今天是: 繁体中文
历史论坛 | 帮助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我要投稿 | RSS历史网RSS订阅
国学春秋网 中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学 >>  古典小说 >>  《东周列国志》 我要反馈

第三十一回 晋惠公怒杀庆郑介子推割股啖君

书名:《东周列国志》 作者:冯梦龙 来源:历史春秋网 评论() 【论坛 加入书架 纠错】【字体:   
  话说晋惠公囚于灵台山,只道穆姬见怪,全不知衰绖逆君之事。遂谓韩简曰:“昔先君与秦议婚时,史苏已有‘西邻责言,不利婚媾①’之占。若从其言,必无今日之事矣。”简对曰:“先君之败德,岂在婚秦哉?且秦不念婚姻,君何以得入?入而又伐,以好成仇,秦必不然,君其察之。”惠公嘿然。未几,穆公使公孙枝至灵台山问侯晋侯,许以复归。公孙枝曰:“敝邑群臣,无不欲甘心于君者。寡君独以君夫人登台请死之故,不敢伤婚姻之好。前约河外五城,可速交割,再使太子圉为质,君可归矣。”惠公方才晓得穆姬用情,惭愧无地。即遣大夫郤乞归晋,吩咐吕省以割地质子之事。省特至王城,会秦穆公,将五城地图及钱谷户口之数献之,情愿纳质归君。穆公问:“太子如何不到?”省对曰:“国中不和,故太子暂留敝邑。俟寡君入境之日,太子即出境矣。”穆公曰:“晋国为何不和?”省对曰:“君子自知其罪,惟思感秦之德。小人不知其罪,但欲报秦之仇。以此不和也。”穆公曰:汝国犹望君之归乎?”省对曰:“君子以为必归,便欲送太子以和秦。小人以为必不归,坚欲立太子以拒秦。然以臣愚见,执吾君可以立威,舍吾君又可以见德。德威兼济,此伯主之所以行乎诸侯也。伤君子之心,而激小人之怒,于秦何益?弃前功而坠伯业,料君之必不然矣。”穆公笑曰:“寡人意与饴甥正合!”命孟明往定五城之界,设官分守。迁晋侯于郊外之公馆,以宾礼待之。馈以七牢,遣公孙枝引兵同吕省护送晋侯归国。凡牛羊豕各一,谓之一牢。七牢,礼之厚者。此乃穆公修好之意也。
  惠公自九月战败,囚于秦,至十一月才得释。与难诸臣,一同归国。惟虢射病死于秦,不得归。蛾晰闻惠公将入,谓庆郑曰:“子以救君误韩简,君是以被获。今君归,子必不免,盍奔他国以避之?”庆郑曰:“军法:‘兵败当死,将为虏当死。’况误君而贻以大辱,又罪之甚者?君若不还,吾亦将率其家属以死于秦。况君归矣,乃令失刑乎?吾之留此,将使君行法于我,以快君之心;使人臣知有罪之无所逃也。又何避焉?”蛾晰叹息而去。惠公将至绛,太子圉率领狐突、郤芮、庆郑、蛾晰、司马说、寺人勃鞮等,出郊迎接。
  惠公在车中望见庆郑,怒从心起,使家仆徒召之来前,问曰:“郑何敢来见寡人?”庆郑对曰:“君始从臣言,报秦之施,必不伐。继从臣言,与秦讲和,必不成。三从臣言,不乘‘小驷’,必不败。臣之忠于君也至矣!何为不见?”惠公曰:“汝今尚有何言?”庆郑对曰:“臣有死罪三:有忠言而不能使君必听,罪之一也。卜车右吉,而不能使君必用,罪之二也,以救君召二三子,而不能使君必不为人擒,罪之三也。臣请受刑,以明臣罪。”惠公不能答,使梁繇靡代数其罪。梁繇靡曰:“郑所言,皆非死法①也。郑有死罪三,汝不自知乎?君在泥泞之中,急而呼汝,汝不顾,一宜死。我几获秦君,汝以救君误之,二宜死。二三子俱受执缚,汝不力战,不面伤②,全身逃归,三宜死。”庆郑曰:“三军之士皆在此,听郑一言:有人能坐以待刑,而不能力战面伤者乎?”蛾晰谏曰:“郑死不避刑,可谓勇矣!君可赦之,使报韩原之仇。”梁繇靡曰:“战已败矣,又用罪人以报其仇,天下不笑晋为无人乎?”家仆徒亦谏曰:“郑有忠言三,可以赎死。与其杀之以行君之法,不若赦之以成君之仁。”梁繇靡又曰:“国所以强,惟法行也。失刑乱法,谁复知惧!不诛郑,今后再不能用兵矣!”惠公顾③司马说,使速行刑,庆郑引颈受戮。髯仙有诗叹惠公器量之浅,不能容一庆郑也。诗曰:
  闭籴谁教负泛舟?反容奸佞杀忠谋。
  惠公褊急无君德,只合灵台永作囚!
  梁繇靡当时围住秦穆公,自谓必获,却被庆郑呼云:“急救主公!”遂弃之而去。以此深恨庆郑,必欲诛之。诛郑之时,天昏地惨,日色无光,诸大夫中多有流涕者。蛾晰请其尸葬之,曰:“吾以报载我之恩也!”惠公既归国,遂使世子圉随公孙枝入秦为质。因请屠岸夷之尸,葬以上大夫之礼,命其子嗣为中大夫。
  惠公一日谓郤芮曰:“寡人在秦三月,所忧者惟重耳。恐其乘变求入,今日才放心也。”郤芮曰:“重耳在外,终是心腹之疾。必除了此人,方绝后患。”惠公问:“何人能为寡人杀重耳者?寡人不吝重赏。”郤芮曰:“寺人勃鞮,向年①伐蒲,曾斩重耳之衣袂,常恐重耳入国,或治其罪。君欲杀重耳,除非此人可用。”惠公召勃鞮,密告以杀重耳之事。勃鞮对曰:“重耳在翟十二年矣。翟人伐咎如,获其二女,曰叔隗,季隗,皆有美色。以季隗妻重耳,而以叔隗妻赵衰。各生有子。君臣安于室家之乐,无复虞我之意。臣今往伐,翟人必助重耳兴兵拒战,胜负未卜。愿得力士数人,微行至翟,乘其出游,刺而杀之。”惠公曰:“此计大妙!”遂与勃鞮黄百镒,使购求力士,自去行事:“限汝三日内,便要起身。事毕之日,当加重用。”自古道:“若要不知,除非莫为。若要不闻,除非莫言。”惠公所托,虽是勃鞮一人,内侍②中多有闻其谋者。狐突闻勃鞮挥金如土,购求力士,心怀疑惑,密地里访问其故。那狐突是老国舅,那个内侍不相熟?不免把这密谋,来泄漏于狐突之耳。狐突大惊,即时密写一信,遣人星夜往翟,报与公子重耳知道。
  却说重耳,是日正与翟君‘猎于渭水之滨。忽有一人冒围而入,求见狐氏兄弟,说:“有老国舅家书在此。”狐毛、狐偃曰:“吾父素不通外信,今有家书,心然国中有事。”即召其人至前。那人呈上书信,叩了一头,转身就走。毛偃心疑。启函读之,书中云:“主公谋刺公子,已遣寺人勃鞮,限三日内起身。汝兄弟禀知公子,速往他国,无得久延取祸。”二狐大惊,将书禀知重耳。重耳曰:“吾妻子皆在此,此吾家矣。欲去将何之?”狐偃曰:“吾之适此,非以营家,将以图国也;以力不能适远,故暂休足于此。今为日已久,宜徙大国。勃鞮之来,殆天遣①之以促公子之行乎?”重耳曰:“即行,适何国为可?”狐偃曰:“齐侯虽耄,伯业尚存,收恤诸侯,录用贤士。今管仲、隰朋新亡,国无贤佐。公子若至齐,齐侯必然加礼。倘晋有变,又可借齐之力,以图复也。”重耳以为然。乃罢猎归,告其妻季隗曰:“晋君将使人行刺于我,恐遭毒手,将远适大国,结连秦、楚,为复国之计。子宜尽心抚育二子,待我二十五年不至,方可别嫁他人。”季隗泣曰:“男子志在四方,非妾敢留。然妄今二十五岁矣,再过二十五年,妾当老死,尚嫁人乎?妾自当待子,子勿虑也!”赵衰亦嘱咐叔隗,不必尽述。
  次早,重耳命壶叔整顿车乘,守藏小吏头须收拾金帛。正吩咐间,只见狐毛、狐偃仓皇而至,言:“父亲老国舅见勃鞮受命次日,即便起身。诚恐公子未行,难以堤防,不及写书,又遣能行快走之人,星夜赶至,催促公子速速逃避,勿淹②时刻!”重耳闻信,大惊曰:“鞮来何速也?”不及装束,遂与二狐徒步出于城外。壶叔见公子已行,止备犊车一乘,追上与公子乘坐。赵衰、臼季诸人,陆续赶上,不及乘车,都是步行。重耳问:“头须如何不来?”有人说:“头须席卷藏中所有逃去,不知所向了。”重耳已失窠巢,又没盘费,此时情绪,好不愁闷!事已如此,不得不行,正是忙忙似丧家之犬,急急如漏网之鱼。公子出城半日,翟君始知,欲赠资装,已无及矣。有诗为证:
  流落夷邦十二年,困龙伏蛰未升天。
  豆箕何事相煎急?道路于今又播迁①。
  却说惠公原限寺人勃鞮三日内起身,往翟干事,如何次日便行?那勃鞮原是个寺人,专以献勤取宠为事,前番献公差他伐蒲,失了公子重耳,仅割取衣袂而回,料想重耳必然衔恨。今番又奉惠公之差,若能够杀却重耳,不惟与惠公立功,兼可除自己之患。故此纠合力士数人,先期疾走。正要公子不知防备,好去结果他性命。谁知老国舅两番送信,漏泄其情。比及勃鞮到翟,访问公子消息,公子已不在了。崔君亦为公子面上,吩咐关津,凡过往之人,加意盘诘,十分严紧。勃鞮在晋国,还是个近侍的宦者。今日为杀重耳而来,做了奸人刺客之流,若被盘诘,如何答应②?因此过不得翟国,只得怏怏而回,复命于惠公。惠公没法,只得暂时搁起。
  再说公子重耳,一心要往齐邦,却先要经繇卫国,这是“登高必自卑,行远必自迩③”。重耳离了翟境,一路穷苦之状,自不必说。数日,至于卫界,关吏叩其来历。赵衰曰:“吾主乃晋公子重耳,避难在外,今欲往齐,假道于上国耳。”吏开关延入,飞报卫侯。上卿宁速,请①迎之入城。卫文公曰:“寡人立国楚丘,并不曾借晋人半臂之力。卫、晋虽为同姓,未通盟好。况出亡之人,何关轻重?若迎之,必当设宴赠贿,费多少事,不如逐之。”乃吩咐守门阍者,不许放晋公子入城。重耳乃从城外而行。魏犨、颠颉进曰:“卫毁无礼,公子宜临城责之。”赵衰曰:“蛟龙失势,比于蚯蚓。公子且宜含忍,无徒责礼于他人也。”犨、颉曰:“既彼不尽主人之礼,剽掠村落,以助朝夕,彼亦难怪我矣。”重耳曰:“剽掠者谓之盗。吾宁忍饿,岂可行盗贼之事乎?”
  是日,公子君臣,尚未早餐,忍饥而行,看看过午,到一处地名五鹿,见一伙田夫,同饭于陇上。重耳令狐偃问之求食。田夫问:“客从何来?”偃曰:“吾乃晋客,车上者乃吾主也。远行无粮,愿求一餐!”田夫笑曰:“堂堂男子,不能自资,而问吾求食耶?吾等乃村农,饱食方能荷锄,焉有余食及于他人?”偃曰:“纵不得食,乞赐一食器!”田夫乃戏以土块与之曰:“此土可为器也!”魏犨大骂:“村夫焉敢辱吾!”夺其食器,掷而碎之。重耳亦大怒,将加鞭扑。偃急止之曰:“得饭易,得土难;土地,国之基也。天假手野人,以土地授公子,此乃得国之兆,又何怒焉?公子可降拜受之。”重耳果依其言,下车拜受。田夫不解其意,乃群聚而笑曰:“此诚痴人耳!”后人有诗曰:
  土地应为国本基,皇天假手慰艰危。
  高明子犯窥先兆,田野愚民反笑痴。
  再行约十余里,从者饥不能行,乃休于树下。重耳饥困,枕狐毛之膝而卧。狐毛曰:“子余尚携有壶餐①其行在后,可俟之。”魏犨曰:“虽有壶餐,不够子余一人之食,料无存矣。”众人争采蕨薇煮食,重耳不能下咽。忽见介子推捧肉汤一盂以进,重耳食之而美。食毕,问:“此处何从得肉?”介子推曰:“臣之股肉也。臣闻‘孝子杀身以事②其亲,忠臣杀身以事其君。’今公子乏食,臣故割股以饱公子之腹。”重耳垂泪曰:“亡人累子甚矣!将何以报?”子推曰:“但愿公子早归晋国,以成臣等股③肱之义。臣岂望报哉!”髯仙有诗赞云:
  孝子重归全,亏体谓亲辱。
  嗟嗟介子推,割股充君腹。
  委质称股肱,腹心同祸福。
  岂不念亲遗?忠孝难兼局!
  彼哉私身家,何以食君禄?
  良久,赵衰始至。众人问其行迟之故,衰曰:“被棘刺损足胫,故不能前。”乃出竹笥④中壶餐,以献于重耳。重耳曰:“子余不苦饥耶?何不自食?”衰对曰:“臣虽饥,岂敢背君而自食耶?”狐毛戏魏犨曰:“此浆若落子手,在腹中且化矣。”魏犨惭而退。重耳即以壶浆赐赵衰,衰汲水调之,遍食从者。重耳叹服。重耳君臣一路觅食,半饥半饱,至于齐国。
  齐桓公素闻重耳贤名,一知公子进关,即遣使往郊,迎入公馆,设宴款待。席间问:“公子带有内眷否?”重耳对曰:“亡人一身不能自卫,安能携家乎?”桓公曰:“寡人独处一宵,如度一年。公子绌在行旅,而无人以侍巾栉,寡人为公子忧之!”于是择宗女中之美者,纳于重耳。赠马二十乘,自是从行之众,皆有车马。桓公又使廪人致粟,庖人致肉,日以为常。重耳大悦,叹曰:“向闻齐侯好贤礼士,今始信之!其成伯,不亦宜乎?”其时周襄王之八年,乃齐桓公之四十二年也。
  桓公自从前岁委政鲍叔牙,一依管仲遗言,将竖刁、雍巫、开方三人逐去。食不甘味,夜不酣寝;口无谑语,面无笑容。长卫姬进曰:“君逐竖刁诸人,而国不加治。容颜日悴,意者左右使令①,不能体君之心。何不召之?”桓公曰:“寡人亦思念此三人。但已逐之,而又召之,恐拂鲍叔牙之意也。”长卫姬曰:“鲍叔牙左右,岂无给使令者?君老矣,奈何自苦如此!君但以调味,先召易牙,则开方、竖刁可不烦招而致也。”桓公从其言,乃召雍巫和五味。鲍叔牙谏曰:“君岂忘仲父遗言乎?奈何召之?”桓公曰:“此三人有益于寡人,而无害于国。仲父之言,无乃太过!”遂不听叔牙之言,并召开方、竖刁。三人同时皆令复职,给事②左右。鲍叔牙愤郁,发病而死,齐事从此大坏矣。后来毕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注解:
  ①婚媾:婚姻。
  ①死法:法当死。
  ②面伤:受伤。
  ③顾:看。
  ①向年:昔年,以前、
  ②内侍:宫内侍臣,如宦官等。
  ①天遣:上帝安排派来。殆:恐怕是。
  ②淹:滞留。
  ①播迁:流离迁徙。
  ②答应:回答。
  ③迩:爱。
  ①请:请求。
  ①壶餐:一壶水泡饭。
  ②事:服侍。
  ③股,手臂;肱,大腿。股肱之义,手足之情。
  ④笥:竹器。
  ①使令:被使唤的人。
  ②给事:供给服侍。
<历史春秋网www.lishichunq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