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繁体中文
历史论坛 | 帮助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我要投稿 | RSS历史网RSS订阅
国学春秋网 中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学 >>  集部 >>  《乐府诗集》 我要反馈

卷五十四·舞曲歌辞三

书名:《乐府诗集》 作者:郭茂倩 来源:历史春秋网 评论() 【论坛 加入书架 纠错】【字体:   

  ◎杂舞二Lk7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齐鼙舞曲
  【明君辞】
  《南齐书·乐志》曰:“汉章帝造。《鼙舞歌》云:‘关东有贤女。’魏明帝代汉曲云:‘明明魏皇帝。’傅玄代魏曲作晋《洪业篇》云:‘宣文创洪业,盛德存泰始。圣皇应灵符,受命君四海。’今前四句错综其辞,从‘五帝’至‘不可阶’六句全玄辞。后二句本云‘将复御龙氏,凤皇在庭栖’,又改易焉。”明君创洪业,盛德在建元。受命君四海,圣皇应灵乾。五帝继三皇,三皇世所归。圣德应期运,天地不能违。仰之弥已高,犹天不可阶。将复结绳化,静拱天下齐。
  【圣主曲辞】
  圣主受天命,应期则虞、唐。升旒综万机。端扆驭八方。盈虚自然数,揖让归圣明。北化陵河塞,南威越沧溟。广德齐七政,敷教腾三辰。万宇必承庆,百福咸来臻。圣皇应福始,昌德洞祐先。
  【明君辞】
  明君御四海,总鉴尽人灵。仰成恩已洽,竭忠身必荣。圣泽洞三灵,德教被八乡。草木变柯叶,川岳洞嘉祥。愉乐盛明运,舞蹈升太时。微霜永昌命,轨心长欢怡。
  【梁鞞舞歌】沈约
  《隋书·乐志》曰:“梁三朝乐第十七设《鼙舞》。”《唐书.乐志》曰:“《明君》,本汉世《鞞舞曲》。梁武帝时改其辞以歌君德。”
  大梁七百始,天监三元初。圣功澄宇县,帝德总车书。熙熙亿兆臣,其志皆欢愉。
  刑措甫自今,隆平亦肇兹。神武超楚、汉,安用道邠、岐。百拜奄来宅,执玉咸在斯。象天则地,体无为。
  礼缉民用扰,乐谐风自移。琴中已绝,衣今复垂。象天则地,体无为。
  治兵战六兽,为邦命九官。灵蛇及瑞羽,分素复衔丹。
  望就逾轩、顼,铿锵掩《咸》、《濩》。九尾扰成群,八象鸣相顾。象天则地,化云布。
  有为臣所执,司契君之道。运行乃四时,无言信苍昊。宸居体冲寂,忘怀定天保。
  至德同自然,裁成侔玄造。珍祥委天贶,灵物开地宝。窈窕降青琴,参差秀朱草。
  ──右明之君
  【梁鞞舞歌三首】周舍
  赫矣明之君,我皇迈前古。机灵通日月,圣敬缔区宇。淮海无横波,文轨同一土,乐哉太平世,当歌复当舞。
  ──右明之君
  圣主应图箓,天下咸所归。端扆临赤县,宸居法紫微。遐方奉正朔,外户辟重扉。我君延万寿,福祚长巍巍。
  ──右明主曲
  明君班五瑞,就日朝百王。充庭植鹭羽,钧天奏清商。本支同中岳,良臣安四方。盛明普日月,兆民乐未央。
  ──右明君曲
  【铎舞歌】
  《唐书·乐志》曰:“《铎舞》,汉曲也。”《古今乐录》曰:“铎,舞者所持也。本铎制法度以号令天下,故取以为名。今谓汉世诸舞,鞞、巾二舞是汉事,铎、拂二舞以象时。古《铎舞曲》有《圣人制礼乐》一篇,声辞杂写,不复可辨,相传如此。魏曲有《太和时》,晋曲有《云门篇》,傅玄造,以当魏曲,齐因之。梁周舍改其篇。”《隋书·乐志》曰:“《铎舞》,傅玄代魏辞云‘振铎鸣’是也。梁三朝乐第十八设铎舞。”
  ○圣人制礼乐篇古辞
  昔皇文武邪弥弥舍善谁吾时吾行许帝道衔来治路万邪治路万邪赫赫意黄运道吾治路万邪善道明邪金邪善道明邪金邪帝邪近帝武武邪邪圣皇八音偶邪尊来圣皇八音及来仪邪同邪乌及来义邪善草供国吾咄等邪乌近帝邪武邪近帝武邪武邪应节合用武邪尊邪应节合用酒期义邪同邪酒期义邪善草国吾咄等邪乌近帝邪武邪近帝武武邪邪下音足木上为鼓义邪应众义邪乐邪供邪延否已邪乌已礼祥咄等邪乌素女有绝其圣乌乌武邪
  【云门篇】晋·傅玄
  黄《云门》,唐《咸池》,虞《韶舞》,夏《夏》《濩》。列代有五,振铎鸣金,延《大武》。清歌发唱,形为主。声和八音,协律吕。身不虚动,手不徒举。应节合度,周其叙。时奏宫角,杂之以徵羽。下餍众目,上从钟鼓。乐以移风,与德礼相辅,安有失其所。右二曲。
  【齐铎舞歌】
  《南齐书·乐志》曰:“《铎舞歌》一曲,傅玄辞,以代魏《太和时》,徵羽,除‘下厌众目,上从钟鼓’二句。”
  黄《云门》,唐《咸池》,虞《韶舞》,夏《夏》殷《濩》,列代有五。振铎鸣金,延《太武》。清歌发唱,形为主。声和八音,协律吕。身不虚动,手不徒举,应节合度,周期序。时奏宫角,杂之以徵羽。乐以移风,礼相辅,安有出其所。
  ──右一曲
  【梁铎舞曲】周舍
  《云门》且莫奏,《咸池》且莫歌。我后兴至德,乐颂发中和。白云汾已隆,万舞郁骈罗。功成圣有作,黄、唐何足多。
  ──右一曲
  【巾舞歌】古辞
  《唐书·乐志》曰:“《公莫舞》,晋、宋谓之《巾舞》。其说云:汉高祖与项籍会鸿门,项庄舞剑,将杀高祖,项伯亦舞,以袖隔之,且语庄云:‘公莫’。古人相呼曰公,言公莫害汉王也。汉人德之,故舞用巾以像项伯衣袖之遗式。”《宋书·乐志》曰:“按《琴操》有《公莫渡河》,然则其声所从来已久。俗云项伯,非也。”《古今乐录》曰:“《巾舞》,古有歌辞,讹异不可解。江左以来,有歌舞辞。沈约疑是《公无渡河曲》今三调中自有《公无渡河》,其声哀切,故入瑟调,不容以瑟调离於舞曲。惟《公无渡河》,古有歌有弦,无舞也。”
  吾不见公莫时吾何婴公来婴姥时吾哺声何为茂时为来婴当恩吾明月之土转起吾何婴土来婴转去吾哺声何为土转南来婴当去吾城上羊下食草吾何婴下来吾食草吾哺声汝何三年针缩何来婴吾亦老吾平平门淫涕下吾何婴何来婴涕下吾哺声昔结吾马客来婴吾当行吾度四州洛四海吾何婴海何来婴四海吾哺声熇西马头香来婴吾洛道吾治五丈度汲水吾噫邪哺谁当求儿母何意零邪钱健步哺谁当吾求儿母何吾哺声三针一发交时还弩心意何零意弩心遥来婴弩心哺声复相头巾意何零何邪相哺头巾相吾来婴头巾母何何吾复来推排意何零相哺推相来婴推非母何吾复车轮意何零子以邪相哺转轮吾来婴转母何吾使君去时意何零子以邪使君去时使来婴去时母何吾思君去时意何零子以邪思君去时思来婴吾去时母何何吾吾
  【齐公莫舞辞】
  《南齐书·乐志》曰:“晋《公莫舞歌》二十章,章无定句,前是第一解,后是第十九二十解,杂有三句,并不可晓解。建武初,明帝奏乐至此曲,言是似永明乐,流涕忆世祖云。”
  吾不见公莫时,吾何婴公来。婴姥时吾,思君去时。吾何零,子以耶,思君去时,思来婴,吾去时母那何,去吾。
  ──右一曲
  【公莫舞歌】唐·李贺
  方花古础排九楹,刺豹淋血盛银罂。华筵鼓吹无桐竹,长刀直立割鸣筝。横楣粗锦生红纬,日炙锦嫣王未醉。腰下三看宝玦光,项庄掉箾栏前起。材官小臣公莫舞,座上真人赤龙子。芒砀云瑞抱天回,咸阳王气清如水。铁枢铁楗重束关,大旗五丈撞双镮。汉王今日须秦印,绝膑刳肠臣不论。
  ○晋拂舞歌
  《晋书·乐志》曰:“《拂舞》出自江左,旧云吴舞也。晋曲五篇:一曰《白鸠》,二曰《济济》,三曰《独禄》,四曰《碣石》,五曰《淮南王》。齐多删旧辞,而因其曲名。”《古今乐录》曰:“梁《拂舞歌》并用晋辞。”《乐府解题》曰:“读其辞,除《白鸠》一曲,馀并非吴歌,未知所起也。”
  【白鸠篇】
  《南齐书·乐志》曰:“《白符鸠舞》,出江南,吴人所造。其歌本云:‘平平白符,思我君惠,集我金堂。’言白者金行,符合也,鸠亦合也,符鸠虽异,其义是同。”《宋书·乐志》曰:“晋杨泓《舞序》云:‘自到江南,见《白符舞》,或言《白凫鸠舞》,云有此来数十年矣。察其辞旨,乃是吴人患孙皓虐政,思属晋也。’晋辞曰:‘翩翩白鸠,载飞载鸣。怀我君德,来集君庭。’盖晋人改其本歌云。”
  翩翩白鸠,载飞载鸣。怀我君德,来集君庭。白雀呈瑞,素羽明鲜,翔庭舞翼,以应仁乾。交交鸣鸠,或丹或黄。乐我君惠,振羽来翔。东璧馀光,鱼在江湖。惠而不费,敬我微躯。策我良驷,习我驱驰。与君周旋,乐首亡馀。我心虚静,我志沾濡。弹琴鼓瑟,聊以自娱。凌云登台,浮游太清。扳龙附凤,目望身轻。
  【济济篇】
  畅飞畅舞气流芳,追念三五大绮黄。去失有时可行,去来同时此未央。时冉冉,近桑榆,但当饮酒为欢娱。衰老逝,有何期,多忧耿耿内怀思。渊池广,鱼独希,原得黄浦众所依。恩感人,世无比,悲歌且舞无极已。
  【独漉篇】
  “独漉”,一作“独禄”。《南齐书·乐志》曰:“古辞《明君曲》后云:‘勇安乐,无慈不问清与浊。清与无时浊,邪交与独禄。’《伎录》曰:‘求禄求禄,清白不浊。清白尚可,贪汙杀我。’晋歌为‘鹿’字,古通用也。疑是风刺之辞。”
  独漉独漉,水深泥浊。泥浊尚可,水深杀我。雍雍双雁,游戏田畔。我欲射雁,念子孤散。翩翩浮萍,得风遥轻。我心何合,与之同并。空床低帷,谁知无人。夜衣锦绣,谁别伪真。刀鸣削中,倚床无施。父冤不报,欲活何为。猛虎班班,游戏山间。虎欲啮人,不避豪贤。
  【碣石篇】
  《南齐书·乐志》曰:“《碣石》,魏武帝辞。晋以为《碣石舞》。其歌四章:一曰《观沧海》,二曰《冬十月》,三曰《土不同》,四曰《龟虽寿》。”《乐府解题》曰:“《碣石篇》,晋乐,奏魏武帝辞。首章言东临碣石,见沧海之广,日月出入其中。二章言农功毕而商贾往来。三章言乡土不同,人性各异。四章言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也。”按《相和大曲》,《步出夏门行》亦有《碣石篇》,与此并同,但曲前更有艳尔。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淡淡,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粲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右《观沧海》
  孟冬十月,北风徘徊。天气肃清,繁霜霏霏。鹍鸡晨鸣,雁过南飞。鸷鸟潜藏,熊罴窟栖。钱镈停置,农收积场。逆旅整设,以通贾商。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右《冬十月》
  乡土不同,河朔隆寒。流凘浮漂,舟船行难。锥不入地,丰籁深奥。水竭不流,冰坚可蹈。士隐者贫,勇侠轻非。心常叹怨,戚戚多悲。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右《土不同》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地乘雾,终为土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右《龟虽寿》
  【淮南王篇】
  崔豹《古今注》曰:“《淮南王》,淮南小山之所作也。淮南王服食求仙,遍礼方士,遂与八公相携俱去,莫知所往。小山之徒,思恋不已,乃作《淮南王曲》焉。”班固《汉武帝故事》曰:“淮南王安好神仙,招方术之士,能为云雨。百姓传云:‘淮南王得天子,寿无极。’帝心恶之,使觇王,云:‘能致仙人,与共游处,变化无常,又能隐形飞行,服气不食。’帝闻而喜,欲受其道,王不肯传。帝怒,将诛焉。王知之,出令与群臣,因不知所之。”《乐府解题》曰:“古词云:‘淮南王,自言尊。’实言安仙去。”
  淮南王,自言尊,百尺高楼与天连。后园凿井银作床,金瓶素绠汲寒浆。汲寒浆,饮少年,少年窈窕何能贤。扬声悲歌音绝天。我欲渡河河无梁,原化双黄鹄,还故乡。还故乡,入故里,徘徊故乡,苦身不已。繁舞寄声无不泰,徘徊桑梓游天外。
<历史春秋网www.lishichunq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