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繁体中文
国学经典 | 帮助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我要投稿 | RSS历史网RSS订阅
国学春秋网 中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学 >>  史部 >>  《南史》 我要反馈

卷三 宋本纪下第三

书名:《南史》 作者:(唐)李延寿 来源:历史春秋网 评论() 【国学经典 加入书架 纠错】【字体:   
  太宗明皇帝,讳彧,字休景,小字荣期,文帝第十一子也。元嘉十六年十月生。二十五年,封淮阳王,二十九年改封湘东王。孝武践阼,累迁镇军将军、雍州刺史。
  是岁入朝,时废帝疑畏诸父,以上付廷尉,明日将加祸害,上乃与腹心阮佃夫、李道儿等密谋。时废帝左右直阁将军宗越、谭、童太一等是夜并外宿,佃夫、道儿因结寿寂之等,十一月十九日,弑废帝于后堂。建安王休仁便称臣,奉引升西堂,登御坐。事出仓卒,上失履,跣,犹著乌纱帽,休仁呼主衣以白纱代之。未即位,凡众事悉称令书。己未,司徒豫章王子尚、山阴公主并赐死,宗越、谭金、童太一伏诛。
  十二月庚申朔,令书以东海王祎为中书监、太尉,以晋安王子勋为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癸亥,以建安王休仁为司徒、尚书令,扬州刺史。乙丑,改封安陆王子绥为江夏王。
  泰始元年即大明九年也,魏和平六年。冬十二月丙寅,皇帝即位于太极前殿,大赦,改元。辛未,改封临贺王子产为南平王,晋熙王子舆为庐陵王。壬申,以王景文为尚书仆射。乙亥,追尊所生沈婕妤曰宣皇太后。戊寅,改太皇太后为崇宪太后,立皇后王氏。罢二铢钱。江州刺史晋安王子勋举兵反,镇军长史袁顗赴之,邓琬为其谋主。壬午,谒太庙。甲申,郢州刺史安陆王子绥、会稽太守寻阳王子房、临海王子顼并举兵同逆。
  二年春正月乙未,晋安王子勋僣即伪位于寻阳,年号义嘉。壬辰,徐州刺史薛安都举兵反。甲午,内外戒严,司徒建安王休仁都督诸军南讨。丙戌,徐州刺史申令孙、司州刺史庞孟虬、豫州刺史琰、青州刺史沈文秀、冀州刺史崔道固、湘州行事何慧文、广州刺史袁昙、益州刺史萧惠开、梁州刺史柳元怡并同逆。丙午,车驾亲御六军,顿中兴堂。辛亥,南豫州刺史山阳王休祐改为豫州刺史,西讨。吴郡太守顾琛、吴兴太守王昙生、义兴太守刘延熙、晋陵太守袁标、山阳太守程天祚并举兵反。镇东将军巴陵王休若统军东讨。壬子,崇宪皇太后崩。
  二月乙丑,以蔡兴宗为尚书右仆射。壬申,吴兴太守张永、右军将军萧道成东讨,平晋陵。丁亥,建武将军吴喜公率诸军破贼于吴、吴兴、会稽,平定三郡,同逆皆伏诛。辅国将军萧道成前锋北讨,辅国将军刘勔前锋西讨。刘胡众四万据赭圻。
  三月庚寅,抚军将军殷孝祖攻赭圻,死之。以辅国将军沈攸之代为南讨前锋。贼众稍盛,袁顗顿鹊尾,连营至浓湖,众十余万。丙申,南徐州刺史桂阳王休范总统北讨诸军事。戊戌,贬寻阳王子房爵为松滋县侯。癸卯,令人入米七百石者除郡,减此各有差。壬子,断新钱,专用古钱。
  夏五月甲寅,葬崇宪皇太后于修宁陵。
  秋七月丁酉,以仇池太守杨僧嗣为北秦州刺史,封武都王。
  八月己卯,司徒建安王休仁率众军大破贼,斩伪尚书仆射袁顗,进讨江、郢、荆、湘、雍五州,平之。晋安王子勋、安陆王子绥、临海王子顼、邵陵王子元并赐死,同党皆伏诛。诸将帅封赏各有差。
  九月癸巳,六军解严。戊戌,以王玄谟为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领护军将军。冬十月乙卯,永嘉王子仁、始安王子真、淮南王子孟、南平王子产、庐陵王子舆、松滋侯子房并赐死。丁卯,以沈攸之为中领军,与张永俱北讨。戊寅,立皇子昱为皇太子。十一月壬辰,立建平王景素子延年为新安王。十二月,薛安都要引魏军,张永、沈攸之大败,于是遂失淮北四州及豫州淮西地。是岁,魏天安元年。
  三年春正月庚子,以农役将兴,诏太官停宰牛。癸卯,曲赦豫、南豫二州。闰正月庚午,都下大雨雪,遣使巡行,振贷各有差。二月甲申,为战亡将士举哀。丙申,曲赦青、冀二州。夏四月丙戌,诏以故丞相江夏文献王、故太尉巴东忠烈公柳元景、故司空始兴襄公沈庆之、故征西将军洮阳肃侯宗懿陪祭孝武庙庭。庚子,立桂阳王休范第二子德嗣为庐陵王,立侍中刘韫第二子铣为南丰王,以奉庐江昭王、南丰哀王祀。五月丙辰,诏宣太后崇宁陵禁内坟瘗迁徙者给葬直,蠲复其家。壬戌,以太子詹事袁粲为尚书仆射。
  秋八月壬寅,以中领军沈攸之行南兖州刺史,率众北伐。
  九月戊午,以皇后六宫以下杂衣千领、金钗千枚,赐北伐将士。
  冬十月壬午,改封新安王延年为始平王。辛丑,以镇西大将军、西秦河二州刺史吐谷浑拾寅为征西大将军。
  十一月,立建安王休仁第二子伯猷为江夏王。
  是岁,魏皇兴元年。
  四年春正月丙辰朔,雨草于宫。乙亥,零陵王司马勖薨。
  二月乙巳,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王玄谟薨。
  三月,交州人李长仁据州叛。祆贼攻广州,杀刺史羊希,龙骧将军陈伯绍讨平之。
  夏四月丙申,改封东海王祎为庐江王,山阳王休祐为晋平王。
  秋九月戊辰,诏定黥刖之制。有司奏:"自今凡劫窃执官仗、拒战逻司、攻剽亭寺及伤害吏人,并监司将吏自为劫,皆不限人数,悉依旧制斩刑。若遇赦,黥及两颊'劫'字,断去两脚筋,徙付交、梁、宁州。五人以下止相逼夺者,亦依黥作'劫'字,断去两脚筋,徙付远州。若遇赦,原断徒犹黥面,依旧补冶士。家口应及坐,悉依旧诘讠适"。及上崩,其例乃寝。庚午,上备法驾幸东宫。
  冬十月癸酉朔,日有蚀之,发诸州兵北伐。
  五年春正月癸亥,亲耕藉田。乙丑,魏克青州,执刺史沈文秀以归。
  二月丙申,以庐江王祎为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豫州刺史。
  夏六月辛未,立晋平王休祐子宣曜为南平王。
  秋七月壬戌,改辅国将军为辅师将军。
  九月甲寅,立长沙王纂子延之为始平王。
  冬十月丁卯朔,日有蚀之。
  十一月丁未,魏人来聘。
  十二月庚申,分荆、益之五郡置三巴校尉。
  六年春正月乙亥,初制间二年一祭南郊,间一年一祭明堂。
  夏四月癸亥,立皇子燮为晋熙王。
  六月癸卯,以王景文为尚书左仆射、扬州刺史,以袁粲为右仆射。己未,改临贺郡为临庆郡。
  秋七月丙戌,临庆王智井薨。
  九月戊寅,立总明观,征学士以充之。置东观祭酒、访举各一人,举士二十人,分为儒、道、文、史、阴阳五部学,言阴阳者遂无其人。
  冬十月辛卯,立皇子赞为武陵王。
  十二月癸巳,以边难未息,制父母隔在异域者,悉使婚宦。
  七年春正月甲戌,置散骑奏举郎。
  二月癸丑,征西将军、荆州刺史巴陵王休若进号征西大将军,及征南大将军、江州刺史桂阳王休范并开府仪同三司。甲寅,南徐州刺史晋平王休祐薨。
  三月辛酉,魏人来聘。
  夏五月戊午,鸩司徒建安王休仁。庚午,以袁粲为尚书令,褚彦回为右仆射。丙戌,追免晋平王休祐为庶人。
  秋七月丁巳,罢散骑奏举郎。乙丑,江州刺史巴陵王休若赐死。
  八月戊子,以皇子跻继江夏文献王义恭。庚寅,帝疾间。戊戌,立皇子准为安成王。
  是岁,魏孝文帝延兴元年。
  泰豫元年春正月甲寅朔,上以疾未痊,故改元。丁巳,巨人迹见西池冰上。
  夏四月己亥,上疾大渐。加江州刺史桂阳王休范位司空,以刘勔为尚书右仆射,蔡兴宗为征西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荆州刺史,郢州刺史沈攸之进号安西将军。袁粲、褚彦回、刘勔、蔡兴宗、沈攸之入阁被顾命。是日,上崩于景福殿,时年三十四。五月戊寅,葬临沂县莫府山高宁陵。
  帝好读书,爱文义,在藩时撰《江左以来文章志》,又续卫瓘所注《论语》二卷。及即大位,旧臣才学之士多蒙引进。末年好鬼神,多忌讳,言语文书有祸败凶丧疑似之言应回避者,犯即加戮。改"騧"马字为"马"边"瓜",以"騧"字似"祸"故也。尝以南苑借张永,云:"且给三百年,期尽更请。"宣阳门谓之白门,上以白门不祥,讳之。尚书右丞江谧尝误犯,上变色曰:"白汝家门!"路太后停尸漆床,移出东宫,上幸宫见之,怒,免中庶子,以之坐死者数十人。内外常虑犯触,人不自保。移床修壁,先祭土神,使文士为祝策,如大祭飨。
  阮佃夫、杨运长、王道隆皆擅威权,言为诏敕,郡守令长一缺十除,内外混然。官以贿命,王、阮家富于公室。中书舍人胡母颢专权,奏无不可。时人语曰:"禾绢闭眼诺,胡母大张橐。""禾绢",谓上也。及泰始、泰豫之际,左右失旨,往往有刳剒断截,禁中懔懔若践刀剑。夜梦豫章太守刘愔反,遣就郡杀之。军旅不息,府藏空虚,内外百官并断禄奉。
  在朝造官者皆市井佣贩之子。而又令小黄门于殿内埋钱以为私藏。以蜜渍鱁鮧,一食数升,啖腊肉常至二百脔。奢费过度,每所造制,必为正御三十,副御、次副又各三十。须一物,辄造九十枚。天下骚然,民不堪命。宋氏之业,自此衰矣。
  后废帝,讳昱,字德融,明帝长子也。大明七年正月辛丑,生于卫尉府。帝母陈氏,李道儿妾,明帝纳之,故人呼帝为李氏子,帝亦自称李将军。明帝诸子在孕,皆以《周易》筮之,即以所得卦为小字,故帝小字慧震。泰始二年,立为皇太子。六年,出东宫。又制太子元正朝贺,服兖冕九章衣。明帝崩,庚子,太子即皇帝位,大赦。尚书令袁粲、护军将军褚彦回共辅朝政,班剑依旧入殿。
  六月乙巳,尊皇后曰皇太后,立皇后江氏。
  秋七月戊辰,拜帝所生陈贵妃为皇太妃。
  八月戊午,中书监、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蔡兴宗薨。
  冬十一月己亥,新除郢州刺史刘彦节为尚书左仆射。
  元征元年春正月戊寅,大赦改元。诏自元年以前徙放者并听还本。魏人来聘。
  夏六月乙卯,寿阳大水。
  秋八月,都下旱。庚午,陈留王曹铣薨。
  九月丁亥,立衡阳王嶷子伯玉为南平王。
  冬十二月癸卯朔,日有蚀之。乙巳,进桂阳王休范位太尉。癸亥,立前建安王世子伯融为始安县王。
  二年夏五月壬午,江州刺史桂阳王休范举兵反。庚寅,内外戒严,中领军刘勔、右卫将军萧道成前锋南讨,出屯新亭;征北将军张永屯白下;前南兖州刺史沈怀明戍石头;卫将军袁粲、中军将军褚彦回入卫殿省。壬辰,贼奄至,攻新亭垒,道成拒击,大破之。越骑校尉张苟儿斩休范,贼党杜黑蠡、丁文豪分军向朱雀航,刘勔拒贼,败绩,死之。右将军王道隆奔走,遇害。张永溃于白下,沈怀明自石头奔散。
  甲午,车骑典签茅恬开东府纳贼,贼入屯中堂。羽林监陈显达击,大破之。丙申,张苟儿等又破贼,进平东府城,枭禽群贼。
  丁酉,大赦,解严。荆州刺史沈攸之、南徐州刺史建平王景素、郢州刺史晋熙王燮、湘州刺史张兴世并举义兵赴建邺。
  六月癸卯,晋熙王燮遣军克寻阳,江州平。壬戌,改辅师将军还为辅国。
  秋七月庚辰,立皇弟友为邵陵王。乙酉,南徐州刺史建平王景素进号征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九月丁酉,以袁粲为中书监,领司徒。加护军将军褚彦回为尚书令。
  冬十一月丙戌,帝加元服。
  十二月癸亥,立皇弟跻为江夏王,赞为武陵王。
  三年春三月己巳,都下大水。
  夏六月,魏人来聘。
  秋七月庚戌,以袁粲为尚书令。
  九月丙辰,征西大将军河南王吐谷浑拾寅进号车骑大将军。
  四年夏六月乙亥,加萧道成尚书左仆射。
  秋七月戊子,建平王景素据京城反。己丑,内外纂严。遣骁骑将军任农夫、冠军将军黄回北讨,萧道成总统众军。始安王伯融、都乡侯伯猷并赐死。乙未,克京城,斩景素,同逆皆伏诛。
  八月丁卯,立皇弟翙为南阳王,嵩为新兴王,禧为始建王。
  九月戊子,骁骑将军高道庆有罪,赐死。己丑,车骑将军、扬州刺史安成王准进号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冬十月辛酉,以王僧虔为尚书右仆射。
  五年夏四月甲戌,豫州刺史阮佃夫、步兵校尉申伯宗、朱幼谋废立,皆伏诛。
  五月,地震。
  六月甲戌,诛司徒左长史沈勃、散骑常侍杜幼文、游击将军孙超之、长水校尉杜叔文。
  七月戊子夜,帝遇弑于仁寿殿,时年十五。己丑,皇太后令贬帝为苍梧郡王,葬丹阳秣陵县郊坛西。
  初,帝之生夕,明帝梦人乘马,马无头及后足,有人曰:"太子也。"及在东宫,五六岁能缘漆帐竿,去地丈余,如此者半食。渐长,喜怒乖节,左右失旨者手加扑打,徒跣蹲踞。及嗣位,内畏太后,外惮大臣,犹未得肆志。自加元服,三年,好出入,单将左右,或十里、二十里,或入市里,遇慢骂则悦而受焉。四年,无日不出,与左右解僧智、张五儿恒夜出,开承明门,夕去晨反,晨出暮归,从者并执铤矛,行人男女及犬马牛驴逢无免者。
  人间扰惧,昼日不开门,道无行人。尝著小袴,不服衣冠。有白棓数十,各有名号;钳凿锥锯,不离左右,为击脑、槌阴、剖心之诛,日有数十。常见卧尸流血,然后为乐。左右人见有颦眉者,帝令其正立,以矛刺洞之。曜灵殿上养驴数十头,所自乘马,养于御床侧。与右卫翼辇营女子私通,每从之游,持数千钱为酒肉之费。出逢婚姻葬送,辄与挽车小儿群聚饮酒,以为欢适。阮佃夫腹心人张羊为佃夫委信,佃夫败,叛走,复捕得,自于承明门以车轹杀之。杀杜延载、杜幼文,躬运矛铤,手自脔割。察孙超有蒜气,剖腹视之。执盾驰马,自往刺杜叔文于玄武北湖。孝武帝二十八子,明帝杀其十六,余皆帝杀之。吴兴沈勃多宝货,往劫之。挥刀独前,左右未至,勃时居丧在庐,帝望见之,便投铤,不中;勃知不免,手搏帝耳,唾骂之曰:"汝罪逾桀、纣,屠戮无日!"遂见害,帝自脔割。制露车一乘,施棨,乘以出入,从数十人,羽仪追之,恒不相及;又各虑祸,亦不敢追,但整部伍,别在一处瞻望而已。凡诸鄙事,过目则能,锻银、裁衣、作帽,莫不精绝。未尝吹篪,执管便韵。天性好杀,一日无事,辄惨惨不乐。内外忧惶,夕不及旦。领军将军萧道成与直阁将军王敬则谋之。七月戊子,帝微行出北湖,单马先走,羽仪不及。左右张五儿马坠湖,帝怒自驰骑,刺马屠割之。与左右作羌胡伎为乐。又于蛮冈赌跳,因乘露车,无复卤簿,往青园尼寺新安寺偷狗,就昙度道人煮之饮酒。杨玉夫常得意,忽然见憎,遇辄切齿,曰:"明日当杀小子,取肝肺。"是夜七夕,令玉夫伺织女度,报己;因与内人穿针讫,大醉,卧于仁寿殿东阿毡幄中。帝出入无禁,王敬则先结玉夫、陈奉伯、杨万年等合二十五人,其夕玉夫候帝眠熟,至乙夜,与万年同入毡幄内,取千牛刀杀之。
  顺皇帝,讳准,字仲谟,小字知观,明帝第三子也。泰始五年七月癸丑生。七年,封安成王。帝姿貌端华,眉目如画,见者以为神人。废帝即位,加扬州刺史。元徽二年,加都督扬、南豫二州诸军事。四年,进号骠骑大将军。及废帝殒,萧道成奉太后令迎王入居朝堂。
  升明元年秋七月壬辰,皇帝即位,大赦,改元徽五年为升明元年。甲午,萧道成出镇东城,辅政;荆州刺史沈攸之进号车骑大将军。萧道成司空、录尚书事。以袁粲为中书监、司徒,以褚彦回为卫将军,刘彦节为尚书令,加中军将军。辛丑,以王僧虔为尚书仆射。癸卯,车驾谒太庙。
  八月癸亥,司徒袁粲镇石头。戊辰,崇拜帝所生陈昭华为皇太妃。庚午,以萧道成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录尚书如故。
  九月己酉,庐陵王暠薨。
  十二月丁巳,荆州刺史沈攸之举兵,不从执政。丁卯,萧道成入守朝堂,侍中萧嶷镇东府。戊辰,中外纂严。壬申,司徒袁粲据石头,谋诛道成,不果,旋见覆灭。乙亥,以王僧虔为左仆射,王延之为右仆射。吴郡太守刘遐据郡不从执政,令张瑰攻斩之。
  闰月辛亥,屯骑校尉王宜兴贰于执政,见诛。癸巳,沈攸之攻郢城,前军长史柳世隆固守。巳亥,中外戒严,假萧道成黄钺。乙巳,道成出顿新亭。
  是岁,魏太和元年。
  二年春正月丁卯,沈攸之败,己巳,华容县人斩攸之首送之。辛未,雍州刺史张敬儿克江陵,荆州平。丙子,解严。以柳世隆为尚书右仆射。萧道成旋镇东府。
  二月庚辰,以王僧虔为尚书令,王延之为左仆射。癸未,萧道成加授太尉,以褚彦回为中书监、司空。丙戌,抚军将军、扬州刺史晋熙王燮进号中军将军。
  三月己酉朔,日有蚀之。
  夏四月,南兖州刺史黄回贰于执政,赐死。
  五月戊午,以倭国王武为安东大将军。
  六月丁酉,以辅国将军杨文弘为北秦州刺史,封武都王。
  秋九月乙巳朔,日有蚀之。丙午,加太尉萧道成黄钺、都督中外诸军事、太傅,领扬州牧,赐殊礼。以扬州刺史晋熙王燮为司徒。
  冬十月壬寅,立皇后谢氏。
  十一月,立故武昌太守刘琨息颁为南丰县王。癸亥,诛临沣侯刘晃。甲子,改封南阳王翙为随郡王。
  十二月丙戌,皇后见于太庙。
  三年春正月辛亥,领军将军萧赜加尚书右仆射,进号中军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二月丙子,南豫州刺史邵陵王友薨。丙申,地震建阳门。
  三月癸卯朔,日有蚀之。甲辰,加萧道成相国,总百揆,封十郡,为齐公,备九锡之礼。
  庚戌,诛临川王绰。
  夏四月壬申,进齐公萧道成爵为王。壬午,安西将军武陵王赞薨。辛卯,帝禅位于齐。
  壬辰,逊于东邸。是日,王敬则以兵陈于殿庭,帝犹居内,闻之,逃于佛盖下。太后惧,自帅阉竖索扶幸板舆。黄门或促之,帝怒,抽刀投之,中项而殒。帝既出,宫人行哭,俱迁。备羽仪,乘画轮车,出东掖门。封帝为汝阴王,居丹徒宫,齐兵卫之。建元元年五月己未,帝闻外有驰马者,惧乱作。监人杀王而以疾赴,齐人德之,赏之以邑。六月乙酉,葬于遂宁陵,谥曰顺帝。宋之王侯无少长皆幽死矣。
  论曰:文帝负扆南面,实有人君之美。经国之义虽弘,而隆家之道不足。彭城照不窥古,本无卓尔之资,徒见昆弟之义深,未识君臣之体异。以此家情,行之国道,主忌而犹犯,恩离而未悟。致以陵逼之愆,遂成灭亲之祸。开端树隙,垂之后人。明帝因猜忍之情,据已行之典,剪落洪支,饮不待虑。既而本根莫庇,幼主孤立,下无磐石之托,上有累卵之危。方复藏玺怀绂,鱼服忘反,危冠短制,匹马孤征,以至覆亡,理固然矣。神器以势弱倾移,灵命随乐推回改。斯盖履霜有渐,夫岂一夕,何止区区汝阴揖让而已!
历史春秋网www.lishichunq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