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繁体中文
历史论坛 | 帮助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我要投稿 | RSS历史网RSS订阅
国学春秋网 中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学 >>  史部 >>  《南史》 我要反馈

卷十一 列传第一

书名:《南史》 作者:(唐)李延寿 来源:历史春秋网 评论() 【论坛 加入书架 纠错】【字体:   
  ◎后妃上
  ○宋孝穆赵皇后 孝懿萧皇后 武敬臧皇后 武张夫人 文章胡太后 少帝司马皇后 文元袁皇后(潘淑妃) 孝武昭路太后 明宣沈太后 孝武文穆王皇后(宣贵妃) 前废帝何皇后 明恭王皇后 后废帝陈太妃 后废帝江皇后 顺陈太妃 顺谢皇后 齐宣孝陈皇后 高昭刘皇后 武穆裴皇后 文安王皇后 郁林王何妃 海陵王王妃 明敬刘皇后 东昏褚皇后 和王皇后
  六宫位号,前史代有不同。晋武帝采汉魏之制,置贵嫔、夫人、贵人,是为三夫人,位视三公;淑妃、淑媛、淑仪、修华、修容、修仪、婕妤、容华、充华,是为九嫔,位视九卿;其余有美人、才人、中才人,爵视千石以下。宋武帝省二才人,其余仍用晋制。案贵嫔,魏文帝所制。夫人,魏武初建魏国所制。贵人,汉光武所制。淑妃,魏明帝所制。淑媛,魏文帝所制。淑仪、修华,晋武帝所制。修容,魏文帝所制。修仪,魏明帝所制。婕妤、容华,前汉旧号。充华,晋武帝所制。美人,汉光武所制。及孝武孝建三年,省夫人,置贵妃,位比相国。进贵嫔比丞相,贵人比三司,以为三夫人。又置昭仪、昭容、昭华,以代修华、修仪、修容。又置中才人、充衣,以为散位。案昭仪,汉元帝所制。昭容,孝武所制。昭华,魏明帝所制。中才人,晋武帝所制。充衣,前汉旧制。
  及明帝泰始二年,省淑妃、昭华、中才人、充衣,复置修华、修仪、修容、才人、良人。三年,又省贵人,置贵姬,以备三夫人之数。又置昭华,增淑容、承徽、列荣。以淑媛、淑仪、淑容、昭华、昭仪、昭容、修华、修仪、修容为九嫔。婕妤、容华、充华、承徽、列荣,凡五职,亚九嫔。美人、才人、良人三职为散役。其后,帝留心后房,拟百官,备置内职焉。
  及齐高帝建元元年,有司奏置贵嫔、夫人、贵人为三夫人,修华、修仪、修容、淑妃、淑媛、淑仪、婕妤、容华、充华为九嫔,美人、中才人、才人为散职。三年,太子宫置三内职:良娣比开国侯,保林比五等侯,才人比附马都尉。及永明元年,有司奏贵妃、淑妃并加章紫绶,佩于置玉。淑妃旧拟九棘,以淑为温恭之称。妃为亚后之名,进同贵妃,以比三司。夫人之号,不殊蕃国。降淑媛以比九卿。七年,复置昭容,位在九嫔焉。
  梁武拨乱反正,深鉴奢逸,配德早终,长秋旷位。定令制贵妃、贵嫔、贵姬为三夫人;淑媛、淑仪、淑容、昭华、昭仪、昭容、修华、修仪、修容为九嫔;婕妤、容华、充华、承徽、列荣为五职;美人、才人、良人为三职。东宫置良娣、保林为二职。及简文、元帝出自储蕃,或迫在拘絷,或逼于寇乱,且妃并先殂,更不建椒阃。
  陈武光膺天历,以朴素自居,故后宫员位,其数多阙。文帝天嘉之后,诏宫职备员。其所制立,无改梁旧。编之令文,以为后法。然帝性恭俭,而嫔嫱不备。宣帝、后主,无所改作。
  今总缀缉,以立此篇云。
  宋孝穆赵皇后讳安宗,下邳僮人也。父裔,平原太守。后以晋穆帝升平四年嫔于孝皇帝,以产武帝,殂于丹徒官舍,葬晋陵丹徒县东乡练璧里雩山。宋初追崇号谥,陵曰兴宁。永初二年,有司奏追赠裔光禄大夫,加金章紫绶;裔命妇孙氏封豫章郡建昌县君。其年,又追封裔临贺县侯。裔子伦之自有传。
  孝懿萧皇后讳文寿,兰陵人也。父卓,字子略,洮阳令。后为孝皇帝继室,生长沙景王道怜、临川烈武王道规。义熙七年,拜豫章公太夫人。武帝为宋公、宋王,又加太妃、太后之号。帝践阼,尊曰皇太后,居宣训宫。上以恭孝为行,奉太后素谨,及即大位,春秋已高,每旦朝太后,未尝失时刻。少帝即位,加崇曰太皇太后。景平元年,崩于显阳殿,年八十一。遗令:"汉世帝后,陵皆异处。今可于茔域之内别为一圹,一遵往式。"乃开别圹,与兴宁合坟。初,武帝微时,贫约过甚,孝皇之殂,葬礼多阙。帝遗旨:"太后百岁后不须祔葬。"至是故称后遗令云。
  卓初与赵裔俱赠金紫光禄大夫,又追封封阳县侯。妻下邳赵氏封吴郡寿昌县君。卓子源之袭爵,源之见子《思话传》。
  武敬臧皇后讳爱亲,东莞人也。祖汪,尚书郎,父俊,郡功曹。后适武帝,生会稽宣长公主兴弟。帝以俭正率下,后恭谨不违。义熙四年正月甲子,殂于东城,故赠豫章公夫人,还葬丹徒。帝临崩,遗诏留葬建邺。于是备法驾迎梓宫,祔葬初宁陵。宋初追赠俊金紫光禄大夫,妻高密叔孙氏封永陵平乡君。俊子焘、熹,并自有传。
  武帝张夫人,讳阙,不知何许人也。生少帝及义兴恭长公主惠媛。永初元年拜夫人。少帝即位,有司奏上尊号为皇太后,宫曰永乐。少帝废,太后还玺绂,随居吴郡。文帝元嘉元年,拜营阳国太妃,二年薨。
  文章胡太后,讳道女,淮南人也。义熙初,武帝所纳。文帝生五年,被谴赐死,葬丹徒。武帝践阼,追赠婕妤。文帝即位,有司奏上尊号曰章皇太后,陵曰熙宁,立庙建邺。
  少帝司马皇后,讳茂英,晋恭帝女也。初封海盐公主,少帝以公子尚焉。宋初拜皇太子妃。少帝即位,为皇后。元嘉元年,降为营阳王妃。又为南丰王太妃。十六年薨。
  文元袁皇后,讳齐妫,陈郡阳夏人,左光禄大夫湛之庶女也。母本卑贱,后年至六岁方见举。后适文帝,初拜宜都王妃,生子劭、东阳献公主英娥。上待后恩礼甚笃,袁氏贫薄,后每就上求钱帛以赡之。上性俭,所得不过五三万、五三十匹。后潘淑妃有宠,爱倾后宫,咸言所求无不得。后闻之,未知信否,乃因潘求三十万钱与家,以观上意,宿昔便得。因此恚恨称疾,不复见上,遂愤恚成疾。元嘉十七年疾笃,上执手流涕,问所欲言。后视上良久,乃引被覆面,崩于显阳殿。上甚悼痛之,诏前永嘉太守颜延之为哀策,文甚丽。及奏,上自益"抚存悼亡,感今怀昔"八字以致意焉。有司奏谥宣皇后,诏谥曰元。
  初,后生劭,自详视之,使驰白帝:"此儿形貌异常,必破国亡家,不可举。"便欲杀之。文帝狼狈至后殿户外,手掇幔禁之乃止。
  后亡后,常有小小灵应。明帝所生沈美人尝以非罪见责,应赐死,从后昔所住徽音殿前度。此殿有五间,自后崩后常闭。美人至殿前流涕大言曰:"今日无罪就死,先后若有灵当知之。"殿户应声豁然开。职掌者遽白文帝,惊往视之,美人乃得释。
  大明五年,孝武乃诏追后之所生外祖亲王夫人为豫章郡新淦平乐乡君,又诏赵、萧、臧光禄、袁敬公、平乐乡君墓,先未给茔户,各给蛮户三以供洒扫。后父湛之自有传。
  潘淑妃者,本以貌进,始未见赏。帝好乘羊车经诸房,淑妃每庄饰褰帷以候,并密令左右以咸水洒地。帝每至户,羊辄舐地不去。帝曰:"羊乃为汝徘徊,况于人乎!"于此爱倾后宫。
  孝武昭路太后,讳惠男,丹阳建康人也。以色貌选入后宫,生孝武帝,拜为淑媛。及年长,无宠,常随孝武出蕃。孝武即位,有司奏奉尊号曰太后,宫曰崇宪。太后居显阳殿。上于闺房之内礼敬甚寡,有所御幸,或留止太后房内,故人间咸有丑声。宫掖事秘,亦莫能辨也。
  孝建二年,追赠太后父兴之散骑常侍,兴之妻余杭县广昌乡君。大明四年,太后弟子抚军参军琼之上表自陈。有司承旨,奏赠琼之父道庆给事中,琼之及弟休之、茂之并居显职。太后颇豫政事,赐与琼之等财物,家累千金,居处器服与帝子相侔。大明五年,太后随上巡南豫州,妃主以下并从。废帝立,号太皇太后。明帝践阼,号崇宪太后。
  初,明帝少失所生,为太后所摄养,抚爱甚笃。及即位,供奉礼仪,不异旧日。有司奏宜别居外宫,诏欲亲奉晨昏,尽欢闺禁,不如所奏。及闻义嘉难作,太后心幸之,延上饮酒,置毒以进。侍者引上衣,上寤,起以其卮上寿。是日太后崩,秘之,丧事如礼。迁殡东宫,题曰崇宪宫。又诏述太后恩慈,特齐衰三月,以申追远。谥曰昭皇太后,葬孝武陵东南,号曰修宁陵。
  先是,晋安王子勋未卒,巫者谓宜开昭太后陵,毁去梓宫以厌胜。修复仓卒,不得如礼。上性忌,虑将来致灾,泰始四年夏,诏有司曰:"崇宪昭太后修宁陵地,大明之世,久所考卜。前岁遭诸蕃之难,礼从权宜,未暇营改,而茔隧之所,山原卑陋,可式遵旧典,以礼改创。"有司奏请"修宁陵玄宫补葺毁坏,权施油殿,暂出梓宫,事毕即定"。诏可。
  废帝景和中,又追赠兴之侍中、金紫光禄大夫,谥曰孝侯。道庆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谥曰敬侯。道庆女为皇后,以休之为侍中。
  明宣沈太后,讳容姬,不知何许人也。为文帝美人,生明帝,拜婕妤。元嘉三十年卒,葬建康之莫府山。孝武即位,追赠湘东国太妃。明帝即位,有司奏上尊号为皇太后,谥曰宣,陵号崇宁。
  孝武文穆王皇后,讳宪嫄,琅邪临沂人也。元嘉二十年,拜武陵王妃,生废帝、豫章王子尚、山阴公主楚玉、临淮康哀公主楚佩、皇女楚琇、康乐公主修明。孝武在蕃,后甚宠异,及即位为皇后焉。
  大明四年,后率六宫躬桑于西郊,皇太后观礼,妃主以下并加班锡。废帝即位,尊曰皇太后,宫曰永训。其年崩于含章殿,祔葬景宁陵。父偃,别有传。
  淑仪,南郡王义宣女也。丽色巧笑。义宣败后,帝密取之。宠冠后宫。假姓殷氏,左右宣泄者多死,故当时莫知所出。及薨,帝常思见之,遂为通替棺,欲见辄引替睹尸。如此积日,形色不异。追赠贵妃,谥曰宣。及葬,给蒨辌车、虎贲、班剑、銮辂九旒、黄屋左纛、前后部羽葆、鼓吹。上自于南掖门临过丧车,悲不自胜,左右莫不掩泣。上痛爱不已,精神罔罔,颇废政事。每寝,先于灵床酌奠酒饮之,既而恸哭不能自反。又讽有司奏曰:"据《春秋》,仲子非鲁惠公元嫡,尚得考别宫。今贵妃盖天秩之崇班,理应创新。"乃立别庙于都下。
  时有巫者能见鬼,说帝言贵妃可致。帝大喜,令召之。有少顷,果于帷中见形如平生。帝欲与之言,默然不对。将执手,奄然便歇。帝尤哽恨,于是拟《李夫人赋》以寄意焉。谢庄作哀策文奏之,帝卧览读,起坐流涕曰:"不谓当今复有此才。"都下传写,纸墨为之贵。或云,贵妃是殷琰家人入义宣家,义宣败入宫云。
  前废帝何皇后,讳令婉,庐江灊人也。孝建三年,纳为皇太子妃。太明五年,薨于东宫微光殿,谥曰献妃。废帝即位,追崇曰献皇后。明帝践阼,迁后与废帝合葬龙山北。后父瑀,字幼玉,晋尚书左仆射澄曾孙也。瑀尚武帝少女豫康长公主讳次男。公主先适徐乔,美容色,聪敏有智数。文帝世,礼待特隆。瑀豪竞于时,与平昌孟灵休、东海何勖等并以舆马相尚。公主与瑀情爱隆密,何氏疏戚莫不沾被恩礼。瑀位右卫将军,主薨,瑀墓开,孝武追赠瑀金紫光禄大夫。子迈尚文帝第十女新蔡公主讳英媚。迈少以贵戚居显官,好犬马驰逐,多聚才力士,位南济阴太守。废帝纳公主于后宫,伪言薨殒,杀一婢送出迈第,殡葬行丧礼,常疑迈有异图。迈亦招聚同志,欲因行废立,事觉见诛。明帝即位,追封建宁县侯。瑀兄子衍,性躁动,位黄门郎。拜竟,求司徒司马。得司马,复求太子右率。拜一二日,复求侍中。旬日之间,求进无已。不得侍中,以怨詈赐死。
  明恭王皇后,讳贞风,琅邪临沂人也。初拜淮阳王妃,明帝改封,又为湘东王妃。生晋陵长公主伯姒、建安长公主伯媛。明帝即位,立为皇后。上尝宫内大集,而裸妇人观之,以为欢笑。后以扇鄣面,独无所言。帝怒曰:"外舍家寒乞,今共作笑乐,何独不视。"后曰:"为乐之事,其方自多。岂有姑姊妹集聚,而裸妇人形体,以此为乐。外舍为欢适,与此不同。"帝大怒,令后起。后兄扬州刺史景文以此事语从舅陈郡谢绰曰:"后在家为伫弱妇人,不知今段遂能刚正如此。"废帝即位,尊为皇太后,宫曰弘训。废帝失德,太后每加勖譬,始犹见顺,后狂慝稍甚。太后尝赐帝玉柄毛扇,帝嫌毛扇不华,因此欲加耽害,令太医煮药。左右止之曰:"若行此事,官便作孝子,岂得出入狡狯。"帝曰:"汝语大有理。"乃止。顺帝即位,齐高帝执权,宗室刘晃、刘绰、卜伯兴等有异志,太后颇与相关。顺帝禅位,太后与帝逊于东邸,因迁居丹阳宫,拜汝阴王太妃。顺帝殂于丹阳,更立第都下。建元元年,薨于第,追加谥,葬以宋礼。后父僧朗,别有传。
  后废帝陈太妃,讳妙登,丹阳建康屠家女也。孝武尝使尉司采访人间子女有姿色者。太妃家在建康县,居有草屋两三间。上出行,问尉曰:"御道那得此草屋,当由家贫。"赐钱三万,令起瓦屋。尉自送钱与之,家人并行,唯太妃在家,时年十二三。尉见其美,即以白孝武。于是是迎入宫,在路太后房内。经二年再呼不见幸,太后因言于上,以赐明帝。始有宠,一年衰歇,以赐李道儿。寻又迎还,生废帝。先是人间言明帝不男,故皆呼废帝为李氏子。废帝后每微行,自称李将军,或自谓李统。明帝即位,拜贵妃,秩同皇太子。废帝践阼,有司奏上尊号曰皇太妃,舆服一如晋孝武李太妃故事。宫曰弘化,置家令一人,改诸国太妃曰太姬。升明初,降为苍梧王太妃。
  后废帝江皇后,讳简珪,济阳考城人也。泰始五年,明帝访太子妃而雅信小数,名家女多不合。江氏虽为华族,而后父祖并已亡,弟又弱小,以卜筮吉,故为太子纳之。六年,拜皇太子妃,讽朝士州郡皆令献物,多者将直百金。始兴太守孙奉伯止献琴书,其外无余物。上大怒,封药赐死,既而原之。太子即帝位,立为皇后。帝即废,降后为苍梧王妃。祖智深,自有传。
  顺陈太妃,讳法容,丹阳建康人也。明帝素肥,晚年废疾,不能内御,诸弟姬人有怀孕者,辄取以入宫。及生男,皆杀其母,而与六宫所爱者养之。顺帝,桂阳王休范子也,以陈昭华为母。明帝崩,昭华拜安成王太妃。顺帝即位,进为皇太妃。顺帝禅位,去皇存太妃之号。
  顺谢皇后,讳梵境,陈郡阳夏人。右光禄大夫庄之孙也。父飏,车骑功曹。升明二年,立为皇后。顺帝禅位,降为汝阴王妃。祖庄,自有传。
  齐宣孝陈皇后,讳道止,临淮东阳人,魏司徒矫之后也。后家贫,少勤织作。家人矜其劳,或止之,后终不改。嫁于宣帝。宣帝庶生子衡阳元王道度、始安贞王道生,后生高帝。高帝年二岁,乳人乏乳,后梦人以两瓯麻粥与之,觉而乳惊,因此丰足。宣帝从任在外,后常留家。有相者谓后曰:"夫人有贵子而不见之。"后叹曰:"我三子,谁当应之?"呼高帝小字曰:"政应是汝耳。"宣帝殂后,后亲执勤,婢使有过,皆恕而不问。高帝虽从宦,而家业本贫,为建康令时,明帝等冬月犹无缣纩,而奉膳甚厚,后每撤去兼肉,曰:"于我过足矣。"殂于县舍。升明二年,追赠竟陵公国太夫人。齐国建,为齐国太妃,并蜜印、画青绶,祠以太牢。建元元年,追尊考皇后。赠外祖父肇之金紫光禄大夫,谥敬侯,后母胡氏为永昌县靖君。永明九年,诏太庙四时祭,宣皇帝荐起面饼鸭褵,孝皇后荐笋鸭卵脯酱炙白肉,高皇帝荐肉脍俎羹,昭皇后荐茗粣炙鱼。并生平所嗜也。
  高昭刘皇后,讳智容,广陵人也。祖玄之,父寿之,并员外郎。后母桓氏,梦吞玉胜生后,时有紫光满室,以告寿之。寿之曰:"恨非是男。"桓笑曰:"虽女亦足兴家矣。"后寝卧,见有羽盖荫其上,家人试察之,常见其上掩蔼如似云气。
  年十七,裴方明为子求婚,酬许已定,后梦见先有迎车至,犹如常家迎法,后不肯去;次有迎至,龙旗豹尾,有异于常,后喜而从之。既而与裴氏不成婚,竟嫔于上。严整有轨度,造次必依礼法。生太子及豫章王嶷。太子初在孕,后尝归宁,遇家奉祠,尔日阴晦失晓,举家狼狈共营祭食。后助炒胡麻,始复内薪,未及索火,火便自然。宋泰豫元年殂,归葬宣帝墓侧,则泰安陵也。门生王清与墓工始下锸,有白兔跳起,寻之不得。及坟成,兔还栖其上。升明二年,赠竟陵公国夫人。三年,赠齐国妃印绶。齐建元元年,尊谥昭皇后。二年。赠后父寿之金紫光禄大夫,母桓氏上虞都乡君。
  武穆裴皇后,讳惠昭,河东闻喜人也。祖封之,给事中。父玑之,左军参军。后少与豫章王妃庾氏为娣姒。庾氏勤女工,奉事高昭后恭谨不倦,后不能及,故不为舅姑所重,武帝亦薄焉。性刚严。竟陵王子良妃袁氏布衣时有过,后加训罚。升明三年,为齐世子妃。建元元年,为皇太子妃。二年,后薨,谥穆妃,葬休安陵。
  时议欲立石志,王俭曰:"石志不出礼,起宋元嘉中颜延之为王球石志。素族无铭策,故以纪行。自尔以来,共相祖习。储妃之重,礼绝恒例,既有哀策,不烦石志。"从之。武帝即位,追尊皇后。赠父玑之金紫光禄大夫,后母檀氏余杭广昌乡元君。
  旧显阳、昭阳二殿,太后皇后所居也。永明中无太后皇后,羊贵嫔居昭阳殿西,范贵妃居昭阳殿东,宠姬荀昭华居凤华柏殿。宫内御所居寿昌画殿南阁,置白鹭鼓吹二部,乾光殿东西头,置钟磬两厢,皆宴乐处也。上数游幸诸苑囿,载宫人后从车。宫内深隐,不闻端门鼓漏声,置钟于景阳楼上,应五鼓及三鼓。宫人闻钟声,早起庄饰。车驾数幸琅邪城,宫人常从。早发,至湖北埭,鸡始鸣,故呼为鸡鸣埭。
  妇人吴郡韩兰英有文辞,宋孝武时献《中兴赋》,被赏入宫。宋明帝时用为宫中职僚。及武帝以为博士,教六宫书学。以其年老多识,呼为韩公云。
  文安王皇后,讳宝明,琅邪临沂人也。祖韶之,吴兴太守。父晔之,太宰祭酒。宋世,高帝为文惠太子纳后。建元元年,为南郡王妃。四年,为皇太子妃,无宠。太子为宫人制新丽衣裳及首饰,而后床帷陈故,古旧钗镊十余枚。永明十一年,为皇太孙太妃。郁林即位,尊为皇太后,称宣德宫,置男左右三十人,前代所未有也。赠后父晔之金紫光禄大夫,母桓氏丰安县君。其年十二月,备法驾谒太庙。明帝即位,出居鄱阳王故第,为宣德宫。永元三年,梁武帝定建邺,迎入宫,后称制。至禅位,逊居外宫。梁天监十一年薨,葬崇安陵,谥曰安后。祖韶之自有传。
  郁林王何妃,讳婧英,庐江灊人,抚军将军戢女也。初将纳为南郡王妃,文惠太子嫌戢无男,门孤,不欲与昏。王俭以南郡王妃,便为将来外戚,唯须高胄,不须强门。今何氏荫华族弱,实允外戚之义。永明三年,乃成昏。
  妃禀性淫乱,南郡王所与无赖人游,妃择其美者,皆与交欢。南郡王侍书人马澄年少色美,甚为妃悦,常与斗腕较力,南郡王以为欢笑。
  澄者本剡县寒人,尝于南岸逼略人家女,为秣陵县所录,南郡王语县散遣之。澄又逼求姨女为妾,姨不与,澄诣建康令沈徽孚讼之。徽孚曰:"姨女可为妇,不可为妾。"澄曰:"仆父为给事中,门户既成,姨家犹是寒贱,政可为妾耳。"徽孚诃而遣之。十一年,为皇太孙妃。又有女巫子杨珉之,亦有美貌,妃尤爱悦之,与同寝处,如伉俪。及太孙即帝位,为皇后,封后嫡母刘为高昌县都乡君,所生母宋为余杭广昌乡君。后将拜,镜在床无因堕地。其冬,与太后同日谒太庙。杨珉之为帝所幸,常居中侍。明帝为辅,与王晏、徐孝嗣、王广之并面请,不听。又令萧谌、坦之固请,皇后与帝同席坐,流涕覆面,谓坦之曰:"杨郎好年少,无罪过,何可枉杀?"坦之耳语于帝曰:"此事别有一意,不可令人闻。"帝谓皇后为阿奴,曰"阿奴暂去"。坦之乃曰:"外间并云杨珉之与皇后有异情,彰闻遐迩。"帝不得已,乃为敕。坦之驰报明帝,即令建康行刑,而果有敕原之,而珉之已死。
  后既淫乱,又与帝相爱亵,故帝恣之。又迎后亲戚入宫,尝赐人百数十万,以武帝曜灵殿处后家属。帝废,后贬为王妃。父戢,自有传。
  海陵王王妃,讳韶明,琅邪临沂人,太常慈之女也。永明八年,纳为临沂公夫人。郁林王即位,为新安王妃。延兴元年,为皇后。其年,降为海陵王妃。妃父慈自有传。
  明敬刘皇后,讳惠端,彭城人,光禄大夫道弘孙也。高帝为明帝纳之。建元三年,除西昌侯夫人。永明七年卒,葬江乘县张山。延兴元年,赠宣城王妃。明帝即位,追尊敬皇后,赠父通直郎景猷为金紫光禄大夫,母王氏平阳乡君。明帝崩,改葬,祇于兴安陵。
  东昏褚皇后,讳令璩,河南阳翟人,太常濯之女也。建武二年,纳为皇太子妃而无宠。帝谓左右曰:"若得如山阴主无恨矣。"山阴主,明帝长女也,后遂与之为乱。明年,妃谒敬后庙。东昏即位,为皇后。帝宠潘妃,后不被遇。黄淑仪生太子诵而卒。东昏废,后及诵并为庶人。后父澄自有传。
  和王皇后,讳蕣华,琅邪临沂人,太尉俭之孙也。初为随王妃,中兴元年为皇后。帝禅位,后降为妃。妃祖俭自有传。
历史春秋网www.lishichunq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