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繁体中文
历史论坛 | 帮助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我要投稿 | RSS历史网RSS订阅
国学春秋网 中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学 >>  子部 >>  《孔子集语》 我要反馈

卷十一

书名:《孔子集语》 作者:(清)孙星衍 来源:历史春秋网 评论() 【论坛 加入书架 纠错】【字体:   

   博物十Q9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鲁语》下季桓子穿井,获如土缶,其中有羊焉。使问之仲尼曰:"吾穿井而获狗,何也?"对曰:"以丘之所闻,羊也。丘闻之,木石之怪,曰夔蝄蜽;水之怪,曰龙罔象;土之怪,曰勣羊。"
  《说苑·辨物》季桓子穿井得土缶,中有羊。以问孔子,言得狗。孔子曰:"以吾所闻,非狗,乃羊也。木之怪夔罔两,水之怪龙罔象,土之怪勣羊也,非狗也。"桓子曰:"善哉!"
  《搜神记》十二季桓子穿井,获如土缶,其中有羊焉。使问之仲尼曰:"吾穿井而获狗,何邪?"对曰:"以丘所闻,羊也。丘闻之,木石之怪,夔蝄蜽;水之怪,龙罔象;土中之怪,曰贲羊。"
  《初学记》七引《韩诗外传》鲁哀公使人穿井,三月不得泉,得一玉羊,哀公甚惧。孔子闻之曰:"水之精为玉,土之精为羊,此羊肝乃土尔。"哀公使人杀羊,其肝即土也。
  《文选》齐故安陆王碑注引《韩诗外传》孔子曰:"水之精为玉,老蒲为苇,愿无怪之。"
  《御览》九百二引《韩诗外传》鲁哀公使人穿井,三月不得泉,得一玉羊焉,公以为祥,使祝鼓舞之,欲上于天,羊不能上。孔子见公曰:"水之精为玉,土之精为羊,愿无怪之。此羊肝,土也。"公使杀之,视肝即土矣。
  《鲁语》下吴伐越,堕会稽,获骨焉,节专车。吴子使来好聘,且问之仲尼,曰:"无以吾命,宾发币于大夫。"及仲尼,仲尼爵之,既彻俎而宴。客执骨而问曰:"敢问骨何为大?"仲尼曰:"丘闻之,昔致群神于会稽之山,防风氏后至,禹杀而戮之,其骨节专车,此为大矣。"客曰:"敢问谁守为神?"仲尼曰:"山川之灵,足以纪纲天下者,其守为神,社稷之守者为公侯,皆属于王者。"客曰:"防风何守也?"仲尼曰:"汪芒氏之君也,守封、嵎之山者也,为漆姓,在虞、夏、商为汪芒氏,于周为长狄,今为大人。"客曰:"人长之极几何?"仲尼曰:"僬侥氏长三尺,短之至也,长者不过十数之极也。"
  《说苑·辨物》吴伐越,隳会稽,得骨专车。使使问孔子曰:"骨何者最大?"孔子曰:"禹致群臣会稽山,防风氏后至,禹杀而戮之,其骨节专车,此为大矣。"使者曰:"谁为神?"孔子曰:"山川之灵足以纪纲天下者,其守为神,社稷为公侯,山川之祀为诸侯,皆属于王者。"曰:"防风氏何守?"孔子曰:"汪芒氏之君守封、嵎之山者也。其神为釐姓,在虞、夏为防风氏,商为汪芒氏,于周为长狄氏,今谓大人。"使者曰:"人长几何?"孔子曰:"僬侥氏三尺,短之至也;长者不过十,数之极也。"使者曰:"善哉!圣人也。"
  《鲁语》下仲尼在陈,有隼集于陈侯之庭而死,楛矢贯之,石砮其长尺有咫。陈惠公使人以隼如仲尼之馆问之。仲尼曰:"隼之来也远矣,此肃慎氏之矢也。昔武王克商,通道于九夷、百蛮,使各以其方贿来贡,使无忘职业。于是肃慎氏贡楛矢、石砮,其长尺有咫。先王欲昭其令德之致远也,以示后人,使永监焉,故铭其栝曰'肃慎氏之贡矢',以分大姬,配虞胡公而封诸陈。古者分同姓以珍玉,展亲也;分异姓以远方之职贡,使无忘服也。故分陈以肃慎氏之贡,君若使有司求诸故府,其可得也。"使求,得之椟,如之。
  《说苑·辨物》仲尼在陈,有隼集于陈侯之廷而死,楛矢贯之,石砮矢长尺而咫。陈侯使问孔子,孔子曰:"隼之来也远矣,此肃慎氏之矢也。昔武王克商,通道九夷、百蛮,使各以其方贿来贡,思无忘职业。于是肃慎氏贡楛矢、石砮,长尺而咫。先王欲昭其令德之致,故铭其栝曰:'肃慎氏贡楛矢。'以劳大姬,配虞胡公,而封诸陈。分同姓以珍玉,展亲也;分别姓以远方职贡,使无忘服也。故分陈以肃慎氏之矢。"试求之故府,果得焉。
  《初学记》十六引《晏子春秋》齐景公为大钟,将悬之。仲尼、伯常骞、晏子三人俱来朝,皆曰钟将毁。撞之果毁,公召三子问之。晏子曰:"钟大非礼,是以曰将毁。"仲尼曰:"钟大悬下,其气不得上薄,是以曰将毁。"伯常骞曰:"今日庚申,雷日也。阴莫胜于雷,是以曰将毁。"
  《说苑·辨物》楚昭王渡江,有物大如斗,直触王舟,止于舟中。昭王大怪之,使聘问孔子。孔子曰:"此名萍实,令剖而食之。惟霸者能获之,此吉祥也。"其后齐有飞鸟,一足,来下,止于殿前,舒翅而跳。齐侯大怪之,又使聘问孔子。孔子曰:"此名商羊,急告民,趣治沟渠,天将大雨。"于是如之,天果大雨。诸国皆水,齐独以安。孔子归,弟子请问。孔子曰:"异哉!小儿谣曰:'楚王渡江得萍实,大如拳,赤如日,剖而食之美如蜜。'此楚之应也。儿又有两两相牵,屈一足而跳,曰:'天将大雨,商羊起舞。'今齐获之,亦其应也。夫谣之后,未尝不有应随者也。"故圣人非独守道而已也,睹物记也,即得其应矣。
  《论衡·明雩》孔子出,使子路赍雨具,有顷,天果大雨,子路问其故。孔子曰:"昨暮月离于毕,后日,月复离毕。"孔子出,子路请赍雨具,孔子不听,出果无雨,子路问其故。孔子曰:"昔日月离其阴,故雨;昨暮月离其阳,故不雨。"
  《论衡·卜筮》鲁将伐越,筮之,得鼎折足。子贡占之,以为凶。何则?鼎而折足,行用足,故谓之凶。孔子占之,以为吉。曰:"越人水居,行用舟,不用足,故谓之吉。"鲁伐越,果克之。
  《论衡·实知》孔子未尝见猩猩,至辄能名之。然而孔子名猩猩,闻昭人之歌。
  《绎史·孔子类记》四引《冲波传》有乌九尾,孔子与子夏见之,人以问,孔子曰:"鸧也。"子夏曰:"何以知之?"孔子曰:"河上之歌云:'鸧兮鸧兮,逆毛衰兮,一身九尾长兮。'"
  《广韵》十三末鸹字注引《韩诗》孔子渡江,见之异众,莫能名。孔子尝闻河上人歌曰"鸹兮鸹兮,逆毛衰兮,一身九尾长兮,鸧鸹也"。
  《北户录》上引《白泽图》鬼车,昔孔子子夏所见,故歌之,其图九首。
  虞世南撰《夫子庙堂碑》辨飞龟于石函。
上一页:卷十回目录下一页:卷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