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繁体中文
历史论坛 | 帮助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我要投稿 | RSS历史网RSS订阅
国学春秋网 中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学 >>  子部 >>  《申鉴》 我要反馈

杂言上第四

书名:《申鉴》 作者:荀悦 来源:历史春秋网 评论() 【论坛 加入书架 纠错】【字体:   

  或问曰。君子曷敦夫学。曰。生而知之者寡矣。学而知之者众矣。悠悠之民。泄泄之士。明明之治。汶汶之乱。皆学废兴之由。敦之不亦宜乎。君子有三鉴。世人镜鉴。前惟训。人惟贤。镜惟明。此君子之三鉴夏商之衰。不鉴于汤也。周秦之弊。不鉴于民下也。侧弁垢颜。不鉴于明镜也。故君子惟鉴之务。若夫侧景之镜亡鉴矣。但知镜鉴是为无鉴或问致治之要君乎。曰。两立哉。天无独运君无独理非天地不生物。非君臣不成治。首之者天地也。统之者君臣也哉。先王之道致训焉。故亡斯须之间而违道矣。昔有上致圣。由教戒。因辅弼。钦顺四邻。故检柙之臣。不虚于侧。礼度之典。不旷于目。先哲之言。不辍于身。非义之道。不宣于心。是邪僻之气。末由入也。缺一字有间缺一字必有入之者矣。是故僻志萌则僻事作。僻事作则正塞。正塞。则公正亦末由入也矣。不任不爱谓之公。惟公是从谓之明。齐桓公中材也。末能成功业。由有异焉者矣。妾媵盈宫。非无爱幸也。群臣盈朝。非无亲近也。然外则管仲射己。卫姬色衰。非爱也。任之也。然后知非贤不可任。非智不可从也。夫此之举宏矣哉。膏肓纯白。二竖不生。兹谓心宁。省闼清净。嬖孽不生。兹谓政平。夫膏肓近心而处阨。针之不远。远当作达药之不中。攻之不可。二竖藏焉。是谓笃患。故治身治国者。唯是之畏。或曰。爱民如子。仁之至乎。曰。未也。曰。爱民如身。仁之至乎。曰。未也。汤祷桑林。邾迁于绎。景祠于旱。可谓爱民矣。曰。何重民而轻身也。曰。人主承天命以养民者也。民存则社稷存。民亡则社稷亡。故重民者。所以重社稷而承天命也。或曰。孟轲称人皆可以为。其信矣。曰。人非下愚。则皆可以为尧舜矣。写尧舜之貌。同尧舜之姓则否。服尧之制。行尧之道则可矣。行之于前。则古之尧舜也。行之于后。则今之尧舜也。或曰。人皆可以为桀纣乎。曰。行桀纣之事。是桀纣也。尧舜桀纣之事。常并存于世。唯人所用而已。杨朱哭歧路。所通逼者然也。夫歧路乌足悲哉。中反焉。若夫县度之厄素。举足而已矣。西域传乌秘国西有县度县度者石山也溪谷不通以绳索相引而度去踰为桀纣损益之符。微而显也。赵获二城。临馈而忧。陶朱既富。室妾悲号。此知益为损之为益者也。屈伸之数。隐而昭也。有仍之困。复夏之萌也。鼎雉之异。兴之符也。邵宫之难。隆周之应也。会稽之栖。霸越之基也。子之之乱。强燕之征也。此知伸为屈之为伸者也。0ax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人主之患。常立于二难之间。在上而国家不治。难也。治国家则必勤身。苦思。矫情。以从道。难也。有难之难。闇主取之。无难之难。明主居之。大臣之患。常立于二罪之间。在职而不尽忠直之道。罪也。尽忠直之道。则必矫上拂下。罪也。有罪之罪。谓不尽忠直之道邪臣由之。无罪之罪。谓尽道而矫上拂下忠臣置之。人臣之义。不曰吾君能矣。不我须也。言无补也。而不尽忠。不曰吾君不能矣。不我识也。言无益也。而不尽忠。必竭其诚。明其道。尽其义。斯已而已矣。不已。则奉身以退。臣道也。故君臣有异无乖。有怨无憾。有屈无辱。人臣有三罪。一曰导非。二曰阿失。三曰尸宠。以非引上谓之导。从上之非谓之阿。见非不言谓之尸。导臣诛。阿臣刑。尸臣绌。绌与黜同进忠有三术。一曰防。二曰救。三曰戒。先其未然谓之防。发而止之谓之救。行而责之谓之戒。防为上。救次之。戒为下。下不钳口。上不塞耳。则可有闻矣。有钳之钳。犹可解也。无钳之钳。难矣哉。有塞之塞。犹可除也。无塞之塞。其甚矣夫。无钳之钳无塞之塞献帝之时如此或曰。在上有屈乎。曰。在上者以义申。以义屈。高祖虽能申威于秦项而屈于商山四公。光武能伸于莽而屈于强项令。明帝能申令于天下而屈于钟离尚书。若秦二世之申欲而非笑唐虞。若定陶傅太后之申意而怨于郑。是谓不屈。不然。则赵氏不亡。而秦无愆尤。故人主以义申。以义屈也。喜如春阳。怒如秋霜。威如雷霆之震。惠若雨露之降。沛然孰能御也。0ax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或曰难行。曰。若高祖听戍卒不怀居。迁万乘不俟终日。孝文帝不爱千里马。慎夫人衣不曳地。光武手不持珠玉。可谓难矣。抑情绝欲。不如是。能成功业者鲜矣。人臣若日磾。以子私谩而杀之。丙吉之不伐。苏武之执节。可谓难矣。言三臣者以讽操也或问厉志。曰。若殷高宗能葺其德。乐瞑眩以瘳疾。卫武箴戒于朝。勾践悬胆于坐。厉矣哉。言此欲献帝厉志以再振汉业也宠妻爱妾。幸矣。其为灾也。深矣。灾与幸。同乎。曰。得则庆。否则灾。戚氏不幸不入豕。赵昭仪不幸不失命。栗娅不幸不废。钩乙不幸不忧殇。非灾而何。若慎夫人之知。班婕妤之贤。明德皇后之德。明德马皇后伏波将军援之少女邵矣哉。邵高也为世忧乐者。君子之志也。不为世忧乐者。小人之志也。太平之世。事闲而民乐遍焉。0ax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使籧者揖让百拜。非礼也。忧者弦歌鼓瑟。非乐也。礼者。敬而已矣。乐者。和而已矣。匹夫匹妇。处畎亩之中。必礼乐存焉尔。0ax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违上顺道。谓之忠臣。违道顺上。谓之谀臣。忠所以为上也。谀所以自为也。忠臣安于心。谀臣安于身。故在上者。必察夫违顺。审乎所为。慎乎所安。广川王弗察故杀其臣。楚恭王察之而迟。故有遗言。齐宣王其察之矣。故赏鉴者。0ax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或问人君人臣之戒。曰。莫匪戒也。请问其要。曰。君戒专欲。臣戒专利。患之甚也。缺五字城专译而献珍。非宝也。腹心之人。匍匐而献善。宝之至矣。故明王慎内守。除外寇而重内宝。云从于龙。风从于虎。凤仪于韶。麟集于孔。应也。出于此。应于彼。善则祥。祥则福。否则眚。眚则咎。故君子应之。言善否感应各从其类君子食和羹以平其气。听和声以平其志。纳和言以平其政。履和行以平其德。夫酸咸甘苦不同。嘉味以济谓之和羹。宫商角征不同。嘉音以章。谓之和声。臧否损益不同。中正以训。谓之和言。趋舍动静不同。雅度以平。谓之和行。人之言曰。唯其言而莫予违也。则几于丧国焉。孔子曰。君子和而不同。晏子亦云。以水济水。谁能食之。琴瑟一声。谁能听之。诗云。亦有和羹。既戒且平。奏假无言。时靡有争。此之谓也。0ax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上一页:俗嫌第三回目录下一页:杂言下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