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繁体中文
历史论坛 | 帮助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我要投稿 | RSS历史网RSS订阅
国学春秋网 中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学 >>  子部 >>  《王守仁全集》 我要反馈

卷一(1)

书名:《王守仁全集》 作者:(明)王阳明 来源:历史春秋网 评论() 【论坛 加入书架 纠错】【字体:   

  知行录之一 公移一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提督南赣军务征横水桶冈三浰  抚南赣钦奉敕谕通行各属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正德十二年正月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节该钦奉敕谕:“江西、福建、广东、湖广各布政司地方交界去处,累有盗贼生发。因地连各境,事无统属,特命尔前去巡抚江西南安、赣州,福建汀州、漳州,广东南雄、韶州、惠州、潮州各府,及湖广彬州地方;安抚军民,修理城池,禁革奸弊,一应地方贼情,军马钱粮事宜,小则径自区画,大则奏请定夺。但有盗贼生发,即便严督各该兵备守御守巡,并各军卫有司设法剿捕,选委廉能属官,密切体访,及签所在大户,并被害之家;有智力人丁,多方追袭,量加犒赏;或募知因之人,阴为乡导;或购贼徒,自相斩捕;或听胁从并亡命窝主人等,自首免罪。其军卫有司官员中政务修举者,量加旌奖;其有贪残畏缩误事者,径自拿问发落。尔风宪大臣,须廉正刚果,肃清奸弊,以副朝廷之委任。钦此。”钦遵。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照得抚属地方,界连四省;山溪峻险,林木茂深,盗贼潜处其间,不时出没剽劫;东追则西窜,南捕则北奔,各省巡捕等官,彼此推调观望,不肯协力追剿;遂至延蔓日多。当职猥以菲才,滥膺重寄,大惧职业鳏废,仰负朝廷委托。为照前项地方,延袤广远,未能遍历其间;绥抚之方,随时殊制;攻守之策,因地异宜;若非的确询访,难以臆见裁度。为此仰钞案回司,著落当该官吏,照依案验内事理,即行本司该道分巡、分守、兵备、守备等官,并所属大小衙门各该官吏,公同逐一会议:要见即今各处城堡关隘,有无坚完;军兵民快,曾否操练;某处贼方猖獗,作何擒剿;某处贼已退散,作何抚缉;某贼怙终,必须扑灭;某贼被诱,尚可招徕;何等人役,堪为乡导;何等大户,可令追袭;军不足恃,或须别募精强;财不足用,或可别为经画;某处或有闲田,可兴屯以足食;某处或多浮费,可节省以供军;何地须添寨堡,以断贼之往来;何地堪建城邑,以扼贼之要害;姑息隐忍,固非久安之图;会举夹攻,果得万全之策;一应足财养兵弭寇安民之术,皆宜心悉计虑,折衷推求。山川道路之险易,必须亲切画图;贼垒民居之错杂,皆可按实开注;近者一月以里,远者一月以外,凡有所见,备写揭帖,各另呈来,以凭采择。非独以匡当职之不逮,亦将以验各官之所存,务求实用,毋事虚言。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各该官吏俱要守法奉公,长廉远耻,祛患卫民,竭诚报国。毋以各省而分彼此,务须协力以济艰难,果有忠勇清勤绩行显著者,旌劝自有常典,当职不敢蔽贤;其或奸贪畏缩志行卑污者,黜罚亦有明条,当职亦不敢同恶。深惟昧劣,庶赖匡襄,凡我有官,各宜知悉。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选拣民兵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照得府属地方,界连四省;山谷险隘,林木茂深,盗贼所盘,三居其一;乘间劫掠,大为民害。本院缪当巡抚,专以弭盗安民为职。钦奉敕谕,一应军马钱粮事宜,得以径自区画。莅任以来,甫及旬日,虽未偏历各属,且就赣州一府观之,财用耗竭,兵力脆寡,卫所军丁,止存故籍;府县机快,半应虚文;御寇之方,百无足恃,以此例彼,余亦可知。夫以羸卒而当强寇,犹驱群痒而攻猛虎,必有所不敢矣。是以每遇盗贼猖獗,辄复会奏请兵;非调土军,即倩狼达,往返之际,辄已经年;糜费所须,动逾数万;逮至集兵举事,即已魍魉潜形,曾无可剿之贼;稍俟班师旋旅,则又鼠狐聚党,复皆不轨之群。良由素不练兵,倚人成事;是以机宜屡失,备御益弛,征发无救乎疮痍,供馈适增其荼毒,群盗习知其然,愈肆无惮。百姓谓莫可恃,竞亦从非。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夫事缓则坐纵乌合,势急乃动调狼兵,一皆苟且之谋,此岂可常之策?古之善用兵者,驱市人而使战,假吕戍以兴师。岂以一州八府之地,遂无奋勇敢战之夫?事豫则立,人存政举。近据江西分巡岭北道兵备副使杨璋呈,将所属各县机快,通行拣选,委官统领操练,即其处分,当亦渐胜于前。但此等机快,止可护守城郭,堤备关隘;至于捣巢深入,摧锋陷阵,恐亦未堪。为此案仰四省各兵备官,于各属弩手、打手、机快等项,挑选骁勇绝群,胆力出众之士,每县多或十余人,少或八九辈;务求魁杰异材,缺则悬赏召募。大约江西、福建二兵备,各以五六百名为率;广东、湖广二兵备,各以四五百名为率。中间若有力能扛鼎,勇敌千人者,优其廪饩,署为将领。召募犒赏等费,皆查各属商税赃罚等银支给。各县机快,除南赣兵备已行编选外;余四兵备仍于每县原额数内拣选精壮可用者,量留三分之二;就委该县能官统练,专以守城防隘为事;其余一分拣退疲弱不堪者,免其著役,止出工食,追解该道,以益召募犒赏之费。所募精兵,专随各兵备官屯扎,别选素有胆略属官员分队统押。教习之方,随材异技;器械之备,因地异宜;日逐操演,听候征调。各官常加考校,以核其进止鼓之节。本院间一调遣,以习其往来道途之勤。资装素具,遇警即发,声东击西,举动由己;运机设伏,呼吸从心。如此,则各县屯戍之兵,既足以护防守截;而兵备募召之士,又可以应变出奇。盗贼渐知所畏而格心,平良益有所恃而无恐,然后声罪之义克振,抚绥之仁可施,弭盗之方,斯惟其要。本院所见如此,其间尚有知虑未周,措置犹缺者,又在各官酌量润色,务在尽善,期于可久;亮爱民忧国之心既无不同,则拯溺救焚之图自不容缓。案至,即便举行,或有政务相妨,未能一一亲诣,先行各属,精为选发。先将召募所得姓名,及措置支费银粮,陆续呈报。事完之日,通造文册,以凭查考。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十家牌法告谕各府父老子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本院奉命巡抚是方,惟欲剪除盗贼,安养小民。所限才力短浅,智虑不及;虽挟爱民之心,未有爱民之政;父老子弟,凡可以匡我之不逮,苟有益于民者,皆有以告我,我当商度其可,以次举行。今为此牌,似亦烦劳。尔众中间固多诗书礼义之家,吾亦岂忍以狡诈待尔良民。便欲防奸革弊,以保安尔良善,则又不得不然,父老子弟,其体此意。自今各家务要父慈子孝,兄爱弟敬,夫和妇随,长惠幼顺,小心以奉官法,勤谨以办国课,恭俭以守家业,谦和以处乡里,心要平恕,毋得轻意忿争,事要含忍,毋得辄兴词讼,见善互相劝勉,有恶互相惩戒,务兴礼让之风,以成敦厚之俗。吾愧德政未敷,而徒以言教,父老子弟,其勉体吾意,毋忽!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轮牌人每日仍将告谕省晓各家一番。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十家牌式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某县某坊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某人某籍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某人某籍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某人某籍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某人某籍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某人某籍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某人某籍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某人某籍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某人某籍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某人某籍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某人某籍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右甲尾某人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右甲头某人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此牌就仰同牌十家轮日收掌,每日酉牌时分,持牌到各家,照粉牌查审:某家今夜少某人,往某处,干某事,某日当回;某家今夜多某人,是某姓名,从某处来,干某事;务要审问的确,乃通报各家知会。若事有可疑,即行报官。如或隐蔽,事发,十家同罪。各家牌式: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某县某坊民户某人。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某坊都里长某下,甲首军户则云,某所总旗小旗某下。匠户则云,某里甲下,某色匠。客户则云,原籍某处,某里甲下,某色人,见作何生理,当某处差役,有寄庄田在本县某都,原买某人田,亲征保住人某某。若官户则云,某衙门,某官下,舍人,舍余。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若客户不报写庄田在牌者,日后来告有庄田,皆不准。不报写原籍里甲,即系来历不明;即须查究。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男子几丁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某某项官,见任,致仕,在京听选,或在家。某某处生员,吏典。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某治何生业,成丁,未成丁,或往何处经营。某见当某差役。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某有何技能,或患废疾。某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某某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见在家几丁若人丁多者,牌许增阔,量添行格填写。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一妇女几口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一门面屋几间系自己屋,或典赁某人屋。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一寄歇客人某人系某处人,到此作何生理,一名名开写浮票写帖,客去则揭票;无则云无。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案行各分巡道督编十家牌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照得本院巡抚地方,盗贼充斥;因念御外之策,必以治内为先。顾莅事未久,尚昧土俗;永惟抚缉之宜,懵然未有所措。访得所属军民之家,多有规图小利,寄住来历不明之人,同为狡伪欺窃之事;甚者私通畲贼,而与之传递消息;窝藏奸宄,而为之盘据夤缘;盗贼不靖,职此其由。合就行令所属府县,在城居民,每家各置一牌;备写门户籍贯,及人丁多寡之数,有无寄住暂宿之人,揭于各家门首,以凭官府查考。仍编十家为一牌,开列各户姓名,背写本院告谕,日轮一家,沿门按牌审察动静;但有面目生疏之人,踪迹可疑之事,即行报官究理。或有隐匿,十家连罪,如此庶居民不敢纵恶,而奸伪无所潜形。为此,仰钞案回道,即行各属府县,著落各掌印官,照依颁去牌式,沿街逐巷,挨次编排,务在一月之内了事。该道亦要严加督察,期于著实施行,毋使虚应故事。仍令各将编置过人户姓名造册缴院,以凭查考;非但因事以别勤惰,且将旌罚以示劝惩。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告谕各府父老子弟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告谕父老子弟,今兵荒之余,困苦良甚,其各休养生息,相勉于善。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和妇从,长惠幼顺,勤俭以守家业,谦和以处乡里,心要平怒,毋怀险谲,事贵含忍,毋轻门争。父老子弟曾见有温良逊让、卑己尊人而人不敬爱者乎?曾见有凶狠贪暴、利己侵人而人不疾怨者乎?夫嚣讼之人争利而未必得利,求伸而未必能伸,外见疾于官府,内破败其家业,上辱父祖,下累儿孙,何苦而为此乎?此邦之俗,争利健讼;故吾言恳恳于此。吾愧无德政,而徒以言教,父老其勉听吾言,各训戒其子弟,毋忽!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剿捕漳寇方略牌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正月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据福建、广东布、按二司,参议等官张简等各呈剿捕事宜,已经行仰遵照案验施行。所有方略,恐致泄露,不欲备开案内。为此另行牌仰广东岭东、福建汀、漳等处兵备佥事顾应祥、胡琏,密切会同守巡纪功赞画等官,于公文至日,便可扬言。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本院新有明文,谓:天气向暖,农务方新,兼之山路崎险,林木蓊翳,若雨水洊至,瘴露骤兴,军马深入,实亦非便。莫若于要紧地方,量留打手机兵,操练堤备。其余军马,逐渐抽回;待秋收之后,风气凉冷,然后三省会兵齐进。或宣示远近,或晓谕下人,此声既扬,却乃大响军士,阳若犒劳给赏,为散军之状;实则感激众心,作兴士气;一面亦将不甚紧关人马抽放一处两处,以信其事;其实所散人马,亦可不远,而复预遣间谍,探贼虚实;有间可乘,即便齐糗,衔枚连夜速发,当此之时,却须舍却身家,有死无生,有进无退,若一念转动,便成大害;劲卒当前,重兵继后,伺至其地,鼓噪而入。仍戒当先之士,惟在摧锋破阵,不许斩取首级;后继重兵,止许另分五六十骑,沿途收斩;其余亦不得辄乱行次,违者就便以军法斩首。重兵之后,纪功赞画等官各率数队,相继而进,严整行伍,务令鼓噪之声连亘不绝,使诸贼逃逐山谷者闻之,不得复聚。若贼首未尽,探其所如,分兵速蹑,不得稍缓,使贼复得为计。已获渠魁,其余解散党与,平日罪恶不大,可招纳者,还与招纳;不得贪功,一概屠戮。乘胜之余,尤要肃旅如初;遇敌不得恃胜懈弛,恐生他虞。归途仍将已破贼巢,悉与扫荡,经过寨堡村落,务禁摽掠,宜抚恤者,即加抚恤;宜处分者,即与处分;毋速一时之归,复遗他日之悔。本院奉命而来,专以节制四省沿边军职为务。即今进兵,一应机宜,悉宜禀听本院,庶几事有总领,举动齐一。授去方略,敢有故违,悉以军法论处。各官知会之后,即连名开具遵依揭帖,密切回报。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案行广东福建岭兵官进剿事宜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据福建、广东按察司等衙门备呈到院。看得:两省剿捕事宜,设施布置,颇已详备;诚使诸将齐心,军士用命,并举夹攻,已有必克之势。但事干各省,举动难一,顿兵既久,变故旋生,则谋算机宜,旬日顿异,亦难各守初议,执为定说。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照得福建军务,整缉既久;兼有海沧、演城、政和诸处打手,足可济事;诸将咸有以功赎罪之心,意气颇锐,当道亦皆协谋并力,期收克捷之功,利在速战;若当集谋之始,掩贼不备,奋击而前,成功可必。今即旷日持久,声势彰闻,各巢贼党,必有连络纠合,阻阱设械以御我师;其为奸党,当亦日加险密,至于今日,已为持久之师,且宜示以宽懈,待间而发;而犹执其乘机之说,张皇于外,以坚贼志,是谓知吾卒之可击,而不知敌之未可击也。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广东之兵,集谋稍缓,声威未震,意在倚重狼达土军,然后举事,利于持久,是亦慎重周悉之谋;谋贼闻之,虽相结聚,尚候土兵之集,以卜战期,其备必犹懈弛。若因而形之以缓,乘此机候,正可奋怯为勇,变弱为强,而犹执其持重之说,必候土军之至,以坐失事机;是徒知吾卒之未可击,而不知敌之正可击也。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善用兵者,因形而借胜于敌;故其战胜不复,而应形于无穷;胜负之算,间不容发,乌可执滞。除江西南赣地方,凡通贼关隘,已行兵备副使杨璋委官堤备截杀,及将进剿方略,各另差人封付福建佥事胡琏,广东佥事顾应祥,会同守巡等官,密切遵依行事外。仰钞案回司,即行各官,务要同心协德,乘间而动,毋得各守一见,縻军偾事;一应举止,不必呈禀,以致误事。领军等官,随机应变,就便施行,一面呈报。如复彼此偏执,失误军机,定行从重参拿,决不轻贷。其军马钱粮、纪功给赏等项,已行有成规,不再更定。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案行漳南道守巡官戴罪督兵剿贼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据福建漳南道右参政艾洪等呈:“准左参政陈策、副使唐泽手本,该三司遵依议委各职,随军纪功,运谋经略,依蒙前诣南靖县小溪中营住扎,查理军情,审验功次。大约贼众以四分为率:一分就擒,一分听抚,俱已审验查处明白;一分远逐广东境界,一分深藏本处山谷。狼子野心,绝岩峻岭,易以计破,难以兵碎,必须通将调募见在官军二万二千余名,再加议处,咸冗兵以省费,留精兵以守险,待贼饥疲,随加抚剿,庶几军饷不缺,农业不废。节据各哨委官连日禀报,各贼恃居险阻,公然拒敌官军,不听招抚,合无继处本省钱粮,以坚自守之谋,催请广东狼兵,以助夹攻之计”等因。随据参政陈策等呈:“据镇海卫指挥高伟呈,指挥覃桓,县丞纪镛,被大伞贼众突出,马陷深泥,被伤身死”等因到院。簿查先据参政陈策等呈,已经批各官酌量事机,公同会议如是:贼虽据险而守,尚可出其不趋,掩其不备,则用邓艾破蜀之策,从间道以出奇。若果贼已盘据得地,可以计困,难以兵克,则用充国破羌之谋,减冗兵以省费。务在防隐祸于显利之中,绝深奸于意料之外,万全无失,佥谋皆同,然后呈来定夺去后。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今据前因,参照指挥高伟既奉差委督哨,自合与覃桓等相度机宜,协谋并进;若乃孤军轻率,中贼奸计,虽称督兵救援,先亦颇有斩获,终是功微罪大,难以赎准。广东通判陈策,指挥黄春,千百户陈洪、郑芳等,既与覃桓等面议夹攻,眼见摧毁,略不应援,挫损军威,坏事匪细,俱属违法。各该领兵守备、兵备、守巡等官,督提欠严,亦属有违,合就通行参究;但在紧急用人之际,姑且记罪,查勘督剿。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及查添调狼兵一节,案查该省节呈:兵粮预备已久,惟俟克日进攻。今始成军而出,一遇小挫,辄求济师;况动调狼兵,往返数月;非但临渴掘井,缓不及事,兼据见在官兵二千有余,数已不少;兵贵善用,岂在徒多;况称粮饷缺久,正宜减兵省费,安可益军匮财。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除广东坐视官员,及应否动调狼兵另行查议外。仰钞案回道,查勘指挥覃桓,县丞纪镛,是否领兵夹攻,被伤身死;各官原领军兵若干,见在若干,其指挥仲钦,推官胡宁,道知事曾瑶,知县施祥等缘何不行策应,是否畏避退缩?俱要备查明白,从实开报。其覃桓等所统军兵,就仰高伟管领,戴罪杀贼,立功自赎。仍仰福建布政司作急查处,堪以动支银两,就呈镇巡衙门知会,差官领解军前接济,一面备数呈来,以凭查考,不许稽迟,致误军机。各该官员俱要奋勇协心,乘机进剿,毋顿兵遥制,以失机宜;毋坐待狼兵,以自懈弛;务须连营犄角,以壮我军之威;更休迭出,以蓄我军之锐;多方以误贼人之谋,分攻以疲贼人之守,扫荡巢穴,靖安地方,则东隅可收于桑榆。大捷不计其小挫,事完之日,通查功罪呈来,以凭酌量参奏。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案行领兵官搜剿余贼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据福建左参政陈策,副使唐泽会案呈:“准漳南道参政艾洪,佥事胡琏手本,督据委员指挥徐麒等呈称,督领军兵,黏踪追贼,至象湖山贼寨,连营拒守,遵奉本院密谕,佯言犒众退兵,俟秋再举,密切部勒诸军,乘懈奋击云云。除将擒斩功次,审验监候枭挂外,呈乞照详”等因到院。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卷查先准兵部咨前事,已经备行福建、广东二督,漳南、岭东二道守巡、兵备、守备等官,钦遵调兵上紧相机剿抚,并将进兵方略,行仰各官密切遵照施行,敢有故违,悉以军法论处去后。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续据福建布、按二司,守巡漳南道右参政等官艾洪等呈:“据委指挥高伟呈称,督同指挥等官覃桓等领兵克期夹攻,不意大贼众突出,陷入深泥,被伤身死;广东官兵在彼坐视,不行策救。”呈详到院。参看得各官顿兵日久,老师费财,致此败衄;显是不奉节制,故违方略,正行查勘参提间。随据广东按察司等衙门佥事顾应祥等官会呈前事,开称:“约会福建官兵克期进攻间,爪探福建官军被大伞贼徒杀死指挥覃桓等情,各职随即统兵策应,当获贼人一名,审系贼首罗圣钦,执称余贼潜入箭灌巢内。率领官兵直抵地名白上村,遇贼交战,斩获贼级,俘获贼属”等因,呈报前来。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看得:象湖、箭灌最为峻绝,诸巢贼首,悉遁其间;贼之精悍,尽聚于此。自来兵卒所不能攻,今各官虽有前挫,随能密遵方略,奋勇协力,竟破难克之寨,以收桑榆之功,计其大捷,足盖小挫。但象湖虽破,而可塘犹存;贼首颇已就擒,而余猾尚多逃遁;若不乘此机会速行剿扑,剃草存根,恐复滋蔓;狡兔入穴,获之益难。除将功次另行查奏外,为此仰钞案回道,查照先行方略,乘此胜锋,急攻可塘;破竹之势,不可复缓。仍一面分兵搜斩余猾,毋令复聚为奸;罪恶未稔,可招纳者,还与招纳,毋纵贪功,一概屠戮;务收一篑之功,勿为九仞之弃。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本院即日自漳州起程前来各营督战,仍与各官备历已破诸贼巢垒,共议经久之策。钞案。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奖励福建守巡漳南道广东守巡岭东道领兵官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据福建参政陈策、艾洪,副使唐泽,佥事胡琏,都指挥佥事李胤,广东参议张简,佥事顾应祥,都指挥佥事杨懋各呈称:“据委官知府通判等官钟湘、徐玑等,率领军兵夹攻象湖、可塘、箭灌、大伞等处贼巢,前后擒斩贼首詹师富、罗宗旺等共计一千五百余名颗,及俘获贼属牛马器械等数”到院。看得:象湖、箭灌诸寨,皆系极险最深贼巢,自来官兵所不能下,今各官乃能运谋设策,协力夹攻,旬月之间,擒斩贼首,扫荡巢穴,谋勇显著,功劳可嘉。除将功次查奏外,通合先行奖励。为此牌仰汀州府上杭县,即便动支商税银两,买办彩段银花羊酒,委官分投领赍,备用鼓乐,迎送各官处,用旌勤劳,以明奖励之典。其余领哨有功官员知府钟湘等,就行该道照依定去赏格,酌量轻重,径自支给官钱,买办花红等项,一体赏劳。仍具由回报,以凭查考。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告谕新民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尔等各安生理,父老教训子弟,头目人等抚缉下人,俱要勤尔农业,守尔门户,爱尔身命,保尔室家,孝顺尔父母,抚养尔子孙,无有为善而不蒙福,无有为恶而不受殃,毋以众暴寡,毋以强凌弱,尔等务兴礼义之习,永为良善之民。子弟群小中或有不遵教诲,出外生事为非者,父老头目即与执送官府,明正典刑,一则彰明尔等为善去恶之诚,一则剪除茛莠,免致延蔓,贻累尔等良善。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吾今奉命巡抚是方,惟欲尔等小民安居乐业,共享太平。所恨才识短浅,虽怀爱民之心,未有爱民之政。近因督征象湖、可塘诸处贼巢,悉已擒斩扫荡,住军于此,当兹春耕,甚欲亲至尔等所居乡村,面问疾苦;又恐跟随人众,或至劳扰尔民,特遣官耆谕告,及以布匹颁赐父老头目人等,见吾勤勤抚恤之心。余人众多,不能遍及,各宜体悉此意。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钦奉敕谕切责失机官员通行各属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照得本院于本年六月十五日节该钦奉敕:“近该巡按福建监察御史程昌奏,今年正月内,被漳州南靖地方流贼杀死领军指挥覃桓,县丞纪镛,射死军人打手一十五名。参称指挥高伟、参政陈策、艾洪、副使唐泽、佥事胡琏、都指挥李胤失机误事,俱各有罪。及称尔膺兹重寄,责亦难辞等因,下兵部议谓:前项贼情,自去年七月已敕彼处抚巡等官,相机抚剿,日久未见成功;今反堕贼计,丧师失事;欲将高伟、陈策等姑免提问,各令住俸,戴罪杀贼;并降敕切责,令尔立效赎罪。朕皆从之。敕至,尔宜亲诣潮、漳二府地方,申严号令,详审机宜,督同守巡领军等官,调集官军民快打手人役,僭运粮饷,指授方略,随贼向往,设法剿捕。其福建、广东、江西官员,悉听尔节制,有急督令互相策应,约会夹攻,不许自分彼此,执拗误事;如有不用令,及迟误供军者,宜照原奉敕内事理,径自拿问施行。事有应与两广并江西巡抚等官议处者,公同计议而行;务要处置得宜,贼徒殄灭,以靖地方,钦此。”钦遵外。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照得本院于本年正月十六日抵赣莅事,当据福建参政陈策、佥事胡琏等呈:“为急报贼情事,已经密具方略,行各官遵照,约会广东官兵,克期夹攻;随据各官呈称,指挥覃桓,县丞纪镛,在广东大伞地方,遇贼突出,抵战身死;又称象湖、可塘等寨,系极高绝险,自来官兵所不能攻,乞添调狼兵俟秋再举等因”到院。参看各官顿兵不进,致此败衄,显是不奉节制,故违方略,正宜协愤同奋,因败求胜,岂可辄自退阻,倚调狼兵,坐失机会。本院即于当日选兵二千,自赣起程,进军汀州,一面督令各官密照方略,火速进剿,立功自赎,一面查勘失事缘由,另行参奏间。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随据各官续呈,遵奉本院纸牌密谕,佯言犒众班师,乘贼怠弛,衔枚直捣,攻破象湖等寨。又经行令各官,乘此胜锋,速攻可塘,破竹之势,不可复缓,仍一面分兵搜擒余猾,毋令复聚为奸。本院亦自汀州进军上杭,期至贼寨,亲自督战。随据各官复呈,为捷音事,开称:“攻破贼巢三十余处,擒斩首从贼人一千四百二十余名颗,俘获贼属五百七十余名口,烧毁房屋二千余间,夺获牛马赃仗无算;即今余党,悉愿听抚,出给告示,招抚得胁从贼人一千二百三十五名,家口二千八百二十八名口;乞要班师等因。”已经具本奏报去后。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今奉敕谕切责,不胜惶恐待罪,然犹幸其因人成事,偶获收功,愧虽难当,罪或可免。随又访得,各贼徒党,尚多逃遁诸巢,余蘖又复萌芽,果尔则忧患方兴,罪累日重,深思其故,恐是各官急于成功,不能扫荡,或是惮于久役,为此隐瞒。本院闻此,实切惭惧,即欲遵奉敕谕事理,亲至漳州体勘查处。但今南赣盗贼猖獗,方奉钦依来剿,师期紧迫,军马钱粮,必须调度,势难远出。又前项事情,出于传闻,未委虚的,合行查勘。为此仰钞捧回司,照依备奉敕谕,及查照先今案验内事理,即委本司公正堂上官一员,会同守巡该道官,亲诣漳州地方,督同知府等官,将已破贼巢,逐一查勘,前项强贼,曾否尽绝,所获贼首,是否真正,徒党有无逃遁,余蘖有无萌芽,是否各官苟且隐瞒,惟复别贼,各另生发。若贼首果已擒获,巢穴果已扫荡是实,取具各官不致遗患重甘结状,具由呈来。如或有所规避欺蔽,俱要明白声说,以凭参施行。若有脱漏残党,或是别项流贼,乘间啸聚;事出意外,亦要从实开报,就将防剿机宜,作急议处停当;相机行事,一面呈来定夺。无得畏难推咎,以致贻患地方,国典具存,取罪愈大,俱无违错迟延。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兵符节制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先据该道具呈,计处武备,以便经久事。议将原选听调人役,如宁都杀手廖仲器之属,尽行查出,顶补各县选退机兵,通拘赣城操演,以备征调,已经批仰施行去后。看得,习战之方,莫要于行伍;治众之法,莫先于分数;所据各兵既集,部曲行伍,合先预定。为此仰钞案回道,照依定去分数,将词集各兵,每二十五人编为一伍,伍有小甲;五十人为一队,队有总甲;二百人为一哨,哨有长、协哨二人;四百人为一营,营有官、有参谋二人;一千二百人为一阵,阵有偏将;二千四百人为一军,军有副将、偏将无定员,临阵而设。小甲于各伍之中选材力优者为之,总甲于小甲之中选材力优者为之,哨长于千百户义官之中选材识优者为之。副将得以罚偏将,偏将得以罚营官,营官得以罚哨长,哨长得以罚总甲,总甲得以罚小甲,小甲得以罚伍众。务使上下相维,大小相承,如身之使臂,臂之使指,自然举动齐一,治众如寡,庶几有制之兵矣。编选既定,仍每五人给一牌,备列同伍二十五人姓名,使之连络习熟,谓之伍符。每队各置两牌,编立字号,一付总甲,一藏本院,谓之队符。每哨各置两牌,编立字号,一付哨长,一藏本院,谓之哨符。每营各置两牌,编立字号,一付营官,一藏本院,谓之营符。凡遇征调,发符比号而行,以防奸伪。其诸缉养训练之方,旗鼓进退之节,要皆逐一讲求,务济实用,以收成绩。事完,备造花名手册送院,以凭查考发遣。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预整操练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案照先经批仰将听调人役,查拘操演,以备征调。即今兵威士气,已觉渐有可观;但诸色人内尚有遗才,亦合通拘操演。看得,龙南等县捕盗老人叶秀芳等部下兵众,亦多经战阵;况各役向化日久,皆有竭忠报效之心。但其勇力虽有,而节制未谙;向慕虽诚,而情意未洽;一时调用,亦恐兵违将意,将拂士情,信义既未交孚,心志岂能齐一。为此仰钞案回道,通将所属向化义民人等,悉行查出,照依先行定去分数,行令各选部下骁勇之士,多者二三百人,少者一百人,或五十人,顺从其便,分定班次。各役若无别故,自行统领,或有事故相妨,许今推选亲属为众所服者代领,前来赣城,皆于教场内操演。除耕种之月,放令归农,其余农隙,俱要轮班上操。仍于教场起盖营房,使各有栖息之地;人给口粮,使皆无供馈之劳;效有功勤者,厚加犒赏;违犯约束者,时与惩戒。如此则号令素习,自然如身、臂、手指之便;恩义素行,自然兴父兄子弟之爱;居则有礼,动则有威,以是征诛,将无不可矣。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选募将领牌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看得所属地方,盗贼充斥,一应抚剿事宜,各该兵备等官,既以地方责任,势难频来面议;若专以公文往来,非惟事情不能该悉,兼恐机宜多致泻漏。为此牌仰郴州兵备道即于所属军卫有司官,或义官耆老,推选素有胆略,才堪将领,熟知贼寨险夷,备晓盗情向背,忠慎周密,可相信任者一二人前来军门,凡遇地方机务,即与密切商度,往来计议,庶事可周悉,机无疏虞。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批留岭北道杨璋给由呈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据副使杨璋呈给由事。看得朝廷设官,本因保障;臣子尽职,匪专给由。副使杨璋才力精敏,识见练达,久在军中,习知戎务。见今盗贼猖炽,方尔请兵会剿,一应军马钱粮,皆倚赞画,方有次第。若因给由,遽尔轻动,更代之人,岂免事多,生疏交承之际,必至弊乘间隙,遂有出柙之虞,何益噬脐之悔。仰本官勿以循例给由为急,惟以效忠尽职为先,益展谋猷,仍旧供职。地方安靖,足申体国之勤,懋绩彰闻,岂俟天曹之考。仍行抚按衙门知会。呈缴。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批广东韶州府留兵防守申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看得本院募兵选士,欲弭盗安民,正恐地利不能齐一,措置或有未周,故期各官酌量润色,务求尽善可久。今据该府各县所呈,非惟不能弭盗,而适以启盗;非徒不能安民,而又以扰民;此岂本院立法之初意哉?行仰各县掌印官,务体本院立法不得已之意,各要酌量事势,通融审处,苟无不尽之心,自无难处之事,兵法谓:“守则不足,攻则有余。”今各县所留之兵,止于防守;而兵备所选之士,将以剿袭。防守之兵,虽老弱皆可以备数;而张威剿袭之士,非精锐不可以摧锋而陷阵。况各县所留尚有三分之二,而兵备所取止得三分之一,其于大势未便亏损。今取三分之一,而遂以为地方不复可守,假使原数止此,亦将别无措置之方耶?又况剿袭之兵既集,则兵威日振,声东击西,倏来忽往,贼将瞻前顾后,自然不敢轻出;各县防守愈易为力,此于事理亦皆明白易见。各官类皆狃于因循,惮于振作,惟知取私便之为利,而不知妨大计之为害。宜各除去偏小之见,共为公溥之谋。若复推调迟延,夹攻在迩,已经奏有成命,苟误军机,定以军法从事。QUP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历史春秋网www.lishichunqiu.com
上一页:返回列表回目录下一页:卷一(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