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繁体中文
国学经典 | 帮助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我要投稿 | RSS历史网RSS订阅
国学春秋网 中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学 >>  子部 >>  《朱子语类》 我要反馈

卷五十六·孟子六

书名:《朱子语类》 作者:宋·黎靖德 来源:历史春秋网 评论() 【国学经典 加入书架 纠错】【字体:   

  ◎离娄上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离娄之明章
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上无道揆’,则‘下无法守’。傥‘上无道揆’,则下虽有奉法守一官者,亦将不能用而去之矣。‘朝不信道,工不信度’。信,如凭信之‘信’。此理只要人信得及,自然依那个行,不敢逾越。惟其不信,所以妄作。如胥吏分明知得条法,只是他冒法以为奸,便是不信度也。”因叹曰:“看得道理熟,见世间事才是苟且底,鲜有不害事。虽至小之事,以苟且行之,必亦有害,而况大事乎!只是信不及,所以苟且。凡云且如此作,且如此过去,皆其弊也。凡见人说某人做得事好,做得事无病,这便是循理。若见人说某人做得有害,其中必有病。如今人所以苟且者,只为见理不明,故苟且之心多。若是见得道理熟,自然有所分别,而不肯为恶矣。”卓。僩录略。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上无礼,下无学”,此学谓国之俊秀者。前面“工”,是百官守法度者;此“学”字,是责学者之事。惟上无教,下无学,所以不好之人并起而居高位,执进退黜陟之权,尽做出不好事来,则国之丧亡无日矣,所以谓之“贼民”。蠹国害民,非贼而何!然其要只在于“仁者宜在高位”,所谓“一正君而国定”也。僩。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责难之恭,陈善闭邪之敬,何以别?”曰:“大概也一般,只恭意思较阔大,敬意思较细密。如以三代望其君,不敢谓其不能,便是责难于君,便是恭。陈善闭邪,是就事上说。盖不徒责之以难,凡事有善则陈之,邪则闭之,使其君不陷于恶,便是敬。责难之恭,是尊君之词,先立个大志,以先王之道为可必信,可必行。陈善闭邪是子细着工夫去照管,务引其君于当道。陈善闭邪,便是做那责难底工夫。不特事君为然,为学之道亦如此。大立志向,而细密着工夫。如立志以古圣贤远大自期,便是责难。然圣贤为法于天下,‘我犹未免为乡人’,其何以到?须是择其善者而从之,其非者而去之。如日用间,凡一事,须有个是,有个非,去其非便为是,克去己私便复礼。如此,虽未便到圣贤地位,已是入圣贤路了。”淳。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责难于君谓之恭’,以尧舜责之,而不敢以中才常主望之,非尊之而何。‘陈善闭邪谓之敬’,此是尊君中细密工夫。”问:“人臣固当望君以尧舜。若度其君不足以为善而不之谏,或谓君为中才,可以致小康而不足以致大治,或导之以功利,而不辅之以仁义,此皆是贼其君否?”曰:“然。人臣之道,但当以极等之事望其君。责他十分事,临了只做得二三分;若只责他二三分,少间做不得一分矣。若论才质之优劣,志趣之高下,固有不同。然吾之所以导之者,则不可问其才志之高下优劣,但当以尧舜之道望他。如饭必用吃,衣必用着,脾胃壮者吃得来多,弱者吃得来少,然不可不吃那饭也。人君资质,纵说卑近不足与有为,然不修身得否?不讲学得否?不明德得否?此皆是必用做底。到得随他资质做得出来,自有高下大小,然不可不如此做也。孔子曰:‘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这般言语是铁定底条法,更改易不得。如此做则成,不如此做则败。岂可谓吾君不能,而遂不以此望之也!”僩。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责难于君谓之恭,陈善闭邪谓之敬”。曰:“恭是就人君分上理会,把他做个大底人看,致恭之谓也。敬只是就自家身上做,如陈善闭邪,是在己当如此做。”焘。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宾师不以趋走承顺为恭,而以责难陈善为敬;人君不以崇高富贵为重,而以贵德尊士为贤,则上下交而德业成矣。焘。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规矩方圆之至章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规矩,方圆之至也”。曰:“规矩是方圆之极,圣人是人伦之极。盖规矩便尽得方圆,圣人便尽得人伦。故物之方圆者有未尽处,以规矩为之便见;于人伦有未尽处,以圣人观之便见。惟圣人都尽,无一毫之不尽,故为人伦之至。”焘。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欲为君’至‘尧舜而已矣’。昨因看近思录,如看二典,便当‘求尧所以治民,舜所以事君’。某谓尧所以治民,修己而已;舜所以事君,诚身以获乎上而已。”曰:“便是不如此看。此只是大概说读书之法而已,如何恁地硬要桩定一句去包括他得!若论尧所以治民,舜所以事君,是事事做得尽。且如看尧典,自‘钦明文思安安’以至终篇,都是治民底事。自‘钦明文思’至‘格于上下’是一段,自‘克明俊德’至‘于变时雍’又是一段,自‘乃命羲、和’至‘庶绩咸熙’又是一段,后面又说禅舜事,无非是治民之事。舜典自‘浚哲文明’以至终篇,无非事君之事,然亦是治民之事,不成说只是事君了便了!只是大概言观书之法如此。”或曰:“若论尧所以治民,舜所以事君,二典亦不足以尽之。”曰:“也大概可见。”僩。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或问:“‘道二:仁与不仁而已矣。’不仁何以亦曰道?”曰:“此譬如说,有小路,有大路,何疑之有!”去伪。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道二:仁与不仁而已矣”,犹言好底道理,不好底道理也。若论正当道理,只有一个,更无第二个,所谓“夫道一而已矣”者也。因言“胡季随主其家学”云云。已下见胡仁仲类。僩。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三代之得天下章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废兴存亡惟天命,不敢不从,若汤武是也。吕焘。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爱人不亲章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圣人说话,是趱上去,更无退后来。孟子说:“爱人不亲,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礼人不答,反其敬;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其身正而天下归之。”这都是趱向上去,更无退下来。如今人爱人不亲,更不反求诸己,教你不亲也休;治人不治,更不反求诸己,教你不治也休;礼人不答,更不反求诸己,教你不答也休,我也不解恁地得。你也不仁不义,无礼无智;我也不仁不义,无礼无智;大家做个鹘突没理会底人,范忠宣所说“以恕己之心恕人”。且如自家不孝,也教天下人不消得事其亲;自家不忠,也教天下人不消得事其君;自家不弟,也教天下人不消事其兄;自家不信,也教天下人不消信其友,恁地得不得?还有这道理否?又曰:“张子韶说中庸‘所求乎子以事父,未能也’,到‘事父’下点做一句。看他说‘以圣人之所难能’,这正是圣人因责人而点检自家有未尽处,如何恁地说了?而今人多说章句之学为陋,某看见人多因章句看不成句,却坏了道理。”又曰:“明道言:‘忠恕二字,要除一个,更除不得。须是忠,方可以行其恕。’若自家不穿窬,便教你不穿窬,方唤做恕。若自家穿窬,却教别人不穿窬,这便不是恕。若自家穿窬,也教大家穿窬,这也不是恕。虽然,圣人之责人也轻,如所谓‘以人治人,改而止’,教他且存得这道理也得。‘小人革面’,教他且革面也得。又不成只恁地,也须有渐。”又曰:“‘尧舜其犹病诸!’圣人终是不足。”贺孙。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为政不难章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吴伯英问“不得罪于巨室”。曰:“只是服得他心。”佐。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天下有道章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小德役大德,小贤役大贤”,是以贤德论。“小役大,弱役强”,全不赌是,只是以力论。振。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郑问:“‘小役大,弱役强’,亦曰‘天’,何也?”曰:“到那时不得不然,亦是理当如此。”淳。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仁不可为众。”为,犹言“难为弟,难为兄”之“为”。言兄贤,难做他弟;弟贤,难做他兄。仁者无敌,难做众去抵当他。端蒙。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仁不可为众也”,毛公注亦云:“盛德不可为众也。”“鸢飞戾天”,注亦曰:“言其上下察也。”此语必别有个同出处。如“声玉振”,儿宽云:“天子建中和之极,兼总条贯,金声而玉振之。”亦必是古语。□。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不能自强,则听天所命;修德行仁,则天命在我。”今之为国者,论为治则曰,不消做十分底事,只随风俗做便得;不必须欲如尧舜三代,只恁地做天下也治。为士者则曰,做人也不须做到孔孟十分事,且做得一二分也得。尽是这样苟且见识,所谓“听天所命”者也。僩。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自暴者章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自暴、自弃”之别。曰:“孟子说得已分明。看来自暴者便是刚恶之所为,自弃者便是柔恶之所为也。”时举。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自暴,是非毁道理底;自弃,是自放弃底。赐。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言非礼义”,以礼义为非而拒之以不信;“自暴”,自贼害也。“吾身不能居仁由义”,自谓不能,而绝之以不为;“自弃”,自弃绝也。闳祖。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先生问梁:“自暴、自弃如何?”梁未答。先生曰:“‘言非礼义’,非,如‘非先生之道’之‘非’,谓所言必非诋礼义之说为非道,是失之暴戾。我虽言而彼必不肯听,是不足与有言也。自弃者,谓其意气卑弱,志趣凡陋,甘心自绝以为不能。我虽言其仁义之美,而彼以为我必不能‘居仁由义’,是不足有为也。故自暴者强,自弃者弱。伊川云:‘自暴者,拒之以不信;自弃者,绝之以不为。’”梁云平日大为科举累。曰:“便是科举不能为累。”卓。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向所说‘自暴’,作‘自粗暴’,与今集注‘暴,害也’不同。”曰:“也只是害底是。如‘暴其民甚’,‘言非礼义谓之自暴’,要去非议这礼义。如今人要骂道学一般,只说道这许多做好事之人,自做许多模样。不知这道理是人人合有底,他自恁地非议,是他自害了这道理。”贺孙。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仁,人之安宅;义,人之正路。”自人身言之,则有动静;自理言之,则是仁义。祖道。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居下位章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诚是天道,在人只说得“思诚”。泳。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敬之问:“‘诚者,天之道也;思诚者,人之道也。’思诚,莫须是明善否?”曰:“明善自是明善,思诚自是思诚。明善是格物、致知,思诚是毋自欺、慎独。明善固所以思诚,而思诚上面又自有工夫在。诚者,都是实理了;思诚者,恐有不实处,便思去实它。‘诚者,天之道’,天无不实,寒便是寒,暑便是暑,更不待使它恁地。圣人仁便真个是仁,义便真个是义,更无不实处。在常人说仁时,恐犹有不仁处;说义时,恐犹有不义处,便着思有以实之,始得。”时举。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至诚而不动者,未之有也;不诚,未有能动者也。’此是以实理见之于用,故便有感通底道理?”曰:“不是以实理去见之于用,只是既有其实,便自能感动得人也。”因言:“孟子于义利间辩得毫厘不差,见一事来,便劈做两片,便分个是与不是,这便是集义处。义是一柄刀相似,才见事到面前,便与他割制了。”时举。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伯夷辟纣章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才卿问:“伯夷是‘中立而不倚’,下惠是‘和而不流’否?”曰:“柳下惠和而不流之事易见,伯夷中立不倚之事,何以验之?”陈曰:“扣马之谏,饿而死,此是不倚。”曰:“此谓之偏倚,亦何可以见其不倚?”文蔚录云:“‘如此,却是倚做一边去。’文蔚曰:‘他虽如此,又却不念旧恶。’曰:‘亦不相似。’”刘用之曰:“伯夷居北海之滨,若将终身焉,及闻西伯善养老,遂来归之,此可见其不倚否?”曰:“此下更有一转,方是不倚。盖初闻文王而归之,及武王伐纣而去之,遂不食周粟,此可以见其不倚也。”僩。文蔚录意同。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求也为季氏宰章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至之问:“如李悝尽地力之类,不过欲教民而已,孟子何以谓任土地者亦次于刑?”曰:“只为他是欲富国,不是欲为民。但强占土地开垦将去,欲为己物耳,皆为君聚敛之徒也。”时举。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辟草莱,任土地者次之”,“如李悝尽地力,商鞅开阡陌”。他欲致富强而已,无教化仁爱之本,所以为可罪也。僩。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恭者不侮人章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圣人但顾我理之是非,不问利害之当否,众人则反是。且如恭俭,圣人但知恭俭之不可不为尔,众人则以为我不侮人,则人亦不侮我;我不夺人,则人亦不夺我,便是计较利害之私。要之,圣人与众人做处,便是五峰所谓“天理人欲,同行而异情”者也。道夫。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淳于髡曰章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事有缓急,理有大小,这样处皆须以权称之。”或问:“‘执中无权’之‘权’,与‘嫂溺援之以手’之‘权’,微不同否?”曰:“‘执中无权’之‘权’稍轻,‘嫂溺援之以手’之‘权’较重,亦有深浅也。”僩。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人不足与适章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大人格君心之非’,此谓精神意气自有感格处,然亦须有个开导底道理,不但默默而已。伊川解‘遇主于巷’,所谓‘至诚以感动之,尽力以扶持之,明义理以致其知,杜蔽惑以诚其意’,正此意也。”或曰:“设遇暗君,将如何而格之?”曰:“孔子不能格鲁哀,孟子不能格齐宣。诸葛孔明之于后主,国事皆出于一己,将出师,先自排布宫中府中许多人。后主虽能听从,然以资质之庸,难以变化,孔明虽亲写许多文字与之,亦终不能格之。凡此皆是虽有格君之理,而终不可以致格君之效者也。”谟。可学录云:“问:‘有不好君,如何格?’曰:‘其精神动作之间亦须有以格之。要之,有此理在我,而在人者不可必。’”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人不足与适”,至“格君心之非”,三句当作一句读。某尝说,此处与“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皆须急忙连下句读。若偶然脱去下句,岂不害事?方子。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人之患章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孟子一句者,如“人之患在好为人师”之类,当时议论须多,今其所记者,乃其要语尔。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孟子谓乐正子曰章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德修谓:“乐正子从子敖之齐,未必徒哺啜。”曰:“无此事,岂可遽然加以此罪!”文蔚。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仁之实章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或问“事亲、从兄”一段。曰:“紧要在五个实字上。如仁是‘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义是长长、贵贵、尊贤。然在家时,未便到仁民爱物;未事君时,未到贵贵;未从师友时,未到尊贤,且须先从事亲从兄上做将去,这个便是仁义之实。仁民、爱物,贵贵、尊贤,是仁义之英华。若理会得这个,便知得其他,那分明见得而守定不移,便是智之实;行得恰好,便是礼之实;由中而出,无所勉强,便是乐之实。大凡一段中必有紧要处,这一段便是这个字紧要。”胡泳。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仁之实,事亲是也;义之实,从兄是也。”此数句,某煞曾入思虑来。尝与伯恭说,“实”字,有对名而言者,谓名实之实;有对理而言者,谓事实之实;有对华而言者,谓华实之实。今这实字不是名实、事实之实,正是华实之实。仁之实,本只是事亲,推广之,爱人利物,无非是仁。义之实,本只是从兄,推广之,忠君弟长,无非是义。事亲从兄,便是仁义之实;推广出去者,乃是仁义底华采。文蔚。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仁义之实。曰:“须是理会得个实字,方晓得此章意思。这实字便是对华字。且如爱亲、仁民、爱物,无非仁也,但是爱亲乃是切近而真实者,乃是仁最先发去处;于仁民、爱物,乃远而大了。义之实亦然。”夔孙。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事亲是孝,从兄是弟。‘尧舜之道,孝弟而已。’今人将孝弟低看了。‘孝弟之至,通于神明,光于四海’,直是如此。”窦问:“‘仁之实,事亲是也。’窃谓,实者,是事亲得其欢心,当此时,直是和悦,此是实否?”曰:“不然,此乃‘乐之实,乐斯二者’之事。但事亲、从兄是仁义之根实处,最初发得来分晓。向亦曾理会此实字,却对得一个华字。亲亲,仁也;仁民、爱物,亦仁也。事亲是实,仁民、爱物乃华也。”德明。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事亲、从兄有何分别?”曰:“事亲有爱底意思,事兄有严底意思。”又曰:“有敬底意思。”问:“从兄如何为义之实?”曰:“言从兄,则有可否。”问:“所以同处如何?”曰:“不当论同。”问:“伊川以为须自一理中别出,此意如何?”曰:“只是一个道理,发出来偏于爱底些子,便是仁;偏于严底些子,便是义。”又曰:“某怕人便说‘理一’。”节。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事之当为者,皆义也,如何专以从兄言之?”曰:“从兄乃事之当为而最先者。”又问:“事亲岂非事之当为,而不归之义,何也?”曰:“己与亲乃是一体,岂可论当为不当为!”柄。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义之实,从兄是也”。曰:“义是那良知良能底发端处。虽小儿子莫不爱父母,到长大方理会得从兄。所谓‘及其长也,无不知敬其兄’,此义发端处。”植。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孟子言‘义之实,从兄是也’,中庸却言‘义者,宜也,尊贤为大’,甚不同,如何?”曰:“义谓得宜,‘尊贤之等’,道理宜如此。”曰:“父子兄弟皆是恩合,今以从兄为义,何也?”曰:“以兄弟比父子,已是争得些。”问:“五典之常,义主于君臣。今曰‘从兄’,又曰‘尊贤’,岂以随事立言不同,其实则一否?”曰:“然。”德明。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孟子言:‘羞恶之心,义之端也。’又曰:‘义之实,从兄是也。’不知羞恶与从兄之意,如何相似?”曰:“不要如此看。且理会一处上义理教通透了,方可别看。如今理会一处未得,却又牵一处来滚同说,少间愈无理会处。圣贤说话,各有旨归,且与他就逐句逐字上理会去。”木之。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性中虽具四端五常,其实只是一理。故孟子独以仁义二者为主,而以礼为‘节文斯二者’,智为‘知斯二者’。柄谓仁义二者之中又当以仁为主。盖仁者爱之理,爱之得其当,则义也。”曰:“义却是当爱不当爱。”柄。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仁之实,事亲是也’一段,似无四者,只有两个。以礼为‘节文斯二者’,智是‘知斯二者’,只是两个生出礼智来。”曰:“太极初生,亦只生阴阳,然后方有其他底。”节。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孟子言:‘礼之实,节文斯二者;知之实,知斯二者。’礼、知似无专位。今以四德言,却成有四个物事?”曰:“也只是一处如此说。有言四个底,有言两个底,有言三个底。不成说道他只说得三个,遗了一个,不说四个。言两个,如扇一面青,一面白,一个说这一边,谓之青扇,一个说那一边,谓之白扇。不成道说青扇底是,说白扇底不是。”节。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专言仁则包三者,言仁义则又管摄礼智二者,如“智之实,知斯二者;礼之实,节文斯二者”是也。德明。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节文”之“文”。曰:“文是装裹得好,如升降揖逊。”节。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节者,等级也;文,不直,回互之貌。节。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朱蜚卿问“乐则生矣,生则恶可已也”。曰:“如今恁地勉强安排,如何得乐到得常常做得熟,自然浃洽通快,周流不息,油然而生,不能自已。只是要到这乐处,实是难在。若只恁地把捉安排,才忘记,又断了,这如何得乐,如何得生。”问:“如今也且着恁地把捉。”曰:“固是且着恁地,须知道未是到处。须知道‘乐则生’处,是当到这地头。恰似春月,草木许多芽蘖一齐爆出来,更止遏不得。”贺孙问:“如‘孩提之童,无不知爱其亲;及其长也,无不知敬其兄’,这个不是旋安排,这只就他初发上说。”曰:“只如今不能常会如此。孩提知爱其亲,如今自失了爱其亲意思;及其长也知敬其兄,如今自失了敬其兄意思,须着理会。孟子所以说‘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须要常常恁地。要之,须是知得这二者,使常常见这意思,方会到得‘乐则生矣’处。要紧却在‘知斯二者,弗去是也’二句上。须是知得二者是自家合有底,不可暂时失了。到得‘礼之实,节文斯二者’,既知了,又须着检点教详密子细,节节应拍,方始会不间断,方始乐,方始生。孟子又云:‘知皆扩而充之,若火之始然,泉之始达,苟能充之,足以保四海;苟不充之,不足以事父母。’与‘知斯二者,节文斯二者’一段,语势有不同,一则说得紧急,一则说得有许多节次,次序详密。”又曰:“‘乐则生’,如水之流,拨尽许多拥塞之物,只恁地滔滔流将去。”贺孙。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天下大悦章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不得乎亲,不可以为人;不顺乎亲,不可以为子。”“得乎亲”者,不问事之是非,但能曲为承顺,则可以得其亲之悦。苟父母有做得不是处,我且从之,苟有孝心者皆可然也。“顺乎亲”,则和那道理也顺了,非特得亲之悦,又使之不陷于非义,此所以为尤难也。僩。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恭父问:“‘不得乎亲’,以心言,‘不顺乎亲’,以道言,道谓喻父母于道。恐如此看得‘不可为人,不可为子’两字出。”曰:“‘人’字只说大纲,‘子’字却说得重。不得乎亲之心,固有人承亲顺色,看父母做甚么事,不问是非,一向不逆其志。这也是得亲之心,然犹是浅事。惟顺乎亲,则亲之心皆顺乎理,必如此而后可以为子。所以又说‘烝烝乂,不格奸’;‘瞽瞍厎豫而天下化,瞽瞍厎豫而天下之为父子者定’。”贺孙。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不顺乎亲,不可以为子”,是无一事不是处,和亲之心也顺了,下面所以说“瞽瞍厎豫”。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舜尽事亲之道而瞽瞍厎豫,瞽瞍厎豫而天下化,瞽瞍厎豫而天下之为父子者定”,此之谓“尽性”。人杰。xym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历史春秋网www.lishichunq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