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繁体中文
历史论坛 | 帮助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我要投稿 | RSS历史网RSS订阅
国学春秋网 中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学 >>  子部 >>  《朱子语类》 我要反馈

卷一百二十八·本朝二

书名:《朱子语类》 作者:宋·黎靖德 来源:历史春秋网 评论() 【论坛 加入书架 纠错】【字体:   

  △法制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唐殿庭间种花柳,故杜诗云:“香飘合殿春风转,花覆千官淑景移。”又云:“退朝花底散。”国朝惟植槐楸,郁然有严毅气象。又唐制,天子坐朝,有二宫嫔引至殿上,故前诗起句云:“户外昭容紫绶垂,双瞻御座引朝仪。”至敬宗时方罢,止用小黄门引导。至今是如此。按:岑参诗“花迎剑佩星初落,柳拂旌旗露未干”,亦殿庭种花柳之一证也。又杜赠田澄舍人有“舍人退食收封事,宫女开函进御筵”,亦可为二宫嫔之证。儒用。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旧时主上每日不御正殿。然自升朝官以上,凡在京者皆着去立,候宰相奏事罢,却来押班,拜两拜方了,日日如此。后来韩魏公不知如何偶然忘了,不及押班便归第。御史中丞王陶即弹之,韩遂去国。温公代为中丞,先奏云:“前王陶以弹宰相不押班而去国。今若宰相更不押班,则中丞无以为职。须是令宰相押班,某方就职。”如此,便是不押班也不是。义刚。方子录云:“国初文德殿正衙常朝,升朝官以上皆排班,宰相押班,再拜而出。时归班官甚苦之,其后遂废,致王乐道以此攻魏公,盖亦以人情趋于简便故也。”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祖宗于古制虽不能守,然守得家法却极谨。旧时朝见,皆是先引见合门,合门方引从殿下舞蹈后,方得上殿,而今都省了。本来朝见底,皆是用一榜子上于合门,合门奏上,方始引见。而今却于引见时,合门积得这榜子,俟放见时,却一并上。则都省了许多,只是殿下拜两拜,便上殿。这非惟是在下之人懒,亦是人主不能恁地等得,看他在恁地舞手弄脚。更是合门也懒能教得他;及它有失仪,又着弹奏。而今都是从简易处去了。义刚。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引见、上殿是两事。今合门引见,便用舞蹈。近日多是放见,只是上殿拜于阶下,直前奏事而已。惟授告门谢有舞蹈。文蔚。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近日上殿礼简,如所谓舞蹈等事,皆无之。只是直至殿下拜一双,上殿奏事,退又拜,即退。这也是合门要省事,故如此。寿皇初间得几时见群臣,皆许只用紫衫。后来有人说道太简,后不如此。贺孙。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朝见舞蹈之礼。曰:“不知起于何时。元魏末年,方见说那舞,然恐或是夷狄之风。”广。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近日拜表之礼甚异。论礼,班首合跪进,上面却有人来跪受,但进表后,进者因跪而拜。今则进表者先拜,却跪进,其受者亦拜。此礼不可晓。文蔚。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皇太子参决时,见宰相侍从以宾主之礼。余官不然。又曰:“独宰相为正拜者,盖余官谢恩在殿下拜,侍从以上虽拜殿上,亦只偏拜,独宰相正拜,故云。”敬仲。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宫中有内尚书,主文字,文字皆过他处,天子亦颇礼之,或赐之坐,不系嫔御。亦掌印玺,多代御批。行出底文字,只到三省。文蔚。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本朝十一室,则九庙、七庙之制如何?”曰:“孝宗未祔庙,僖祖宣祖未祧迁时,为十二室,是九世。今既祧宣祖,又祧僖祖,却祔孝宗,正是八世。进不及九,退不及七。当时且祧宣祖,存得九庙,却待后世商量犹得。直如此匆忙,何也?”人杰。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今景灵宫,乃叔孙通所谓“原庙”是也。叔孙通言“原庙”,则是衣冠月出游之地,只一月一次到彼,初无神坐。今则一一有之,又只似太庙了,恐非叔孙通所谓“原庙”之意。今景灵宫谓之“朝献”,太庙谓之“大享”。子蒙。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景灵起于何代?”曰:“起于真庙。初只祀圣祖,诸帝后神御散于诸寺。其后神宗始祀圣祖于前殿,帝后于后殿。似此等礼数,唐人亦无。且如唐人配庙只一后,余后立别庙。本朝诸后俱配。”问:“人家配如何?先儒说只用元妃。伊川谓若所祭人是次妃生,即配以次妃。”曰:“此未安。古者诸侯一娶九女,元妃卒,次妃奉事。所谓次妃者,乃元妃之妾,固不可同坐。若如后世士大夫家或三娶,皆人家女,虽同祀何害?所谓‘礼以义起’也,唐人已如此。”可学云:“唐人立庙院,重氏族,固能如此。”曰:“唐人极有可取处。”可学。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因言五礼,云:“今诸后位数多,至尊拜跪劳。古人一帝只以一后配,其余自别立庙,庶几不乱嫡妾之分。今皆配,不是。唐人有言,人家夫妇却不同。盖古者天子诸侯不再娶,故次后与正后有名分。若人家,则再娶亦妻也,故可同祭。伊川祭仪祭继室于别庙,恐未稳。”璘。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三后并配,自本朝真庙始。其初议者皆以归咎于钱惟演,后既习见为常,亦无复有议之者矣。古人虽以子贵,然庶母无系于先君之礼。如左传书“僖公成风”,晋书“简文太后”,皆以系于其子,而别制庙以祀之。必大。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玄朗”讳起于真庙朝,王钦若之徒推得出,这也无考竟处。义刚。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某常疑本朝讳得那旧讳无谓。且如宣帝旧名病己,何曾讳?平帝旧名亦不曾讳。虏中讳得又峣崎,偏旁皆讳:谓讳“敬”字,“立人”傍底也讳,下面着“言”字底也讳。近日朝廷祧了几个祖讳却是,然“玄朗”却不祧。那圣祖莫较近似宣祖些么?义刚。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张以道曰:“秦王陵在汝州,太祖以下八朝陵在永安军。瞿兴瞿俊父子尝提兵至此,乏水,兴祷之。天无雨,小溪平白涌洪流,六军遂得水用。”义刚。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古者车只六尺六寸,今五路甚大。尝见人说秦太师制此,又高于京师旧日者。上面耀叶三层,皆高于旧日三寸,成尺二寸。周辂,孔子犹以为侈,要乘辂。今辂只是极其侈靡。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因问陈庭秀临安人。曰:“今大礼命从官一人立王辂侧,以帛维之,名何官?”曰:“名‘备顾问官’,又曰‘执绥官’。”先生笑曰:“然遍检古今郊礼,安有所谓‘备顾问官’、‘执绥官’者?盖此本太仆卿,即执御之职。古者君将升车,则御者先升,执辔中立,以绥度左肩而双垂之。绥如圆辔。君以两手援绥而升,立车之左,以左为尊。魏公子无忌自驾,虚左方以迎侯生是也。行大礼,不敢坐。车行数步止。中书令宣韶,命千牛将军千牛,择武力者为之。执长刀,立车之右以防非常,所谓骖乘也。既升车,复行,望郊坛数步,复少驻,千牛将军乃降立道左。车复行,则执长刀前导而行。此唐制也。及政和修礼,脱千牛升车一节,而但有‘降车立道左’之文。初未尝登,何降之有?所谓太仆卿执御之职,遂讹曰‘执绥官’、‘备顾问官’。然又不执绥,却立于辂侧,恐其倾跌,以物维之。虽今之典礼官,亦但曰‘执绥官’、‘备顾问官’也。今为太常少卿者,便拨数日工夫,将礼书细阅一过,亦须略晓,而直为此卤莽也!周洪道尝记渠作执绥官事,自云考订精博。某问周:‘何谓执绥官?’渠亦莫晓。又,绥,本人君升车之所执,御者但授与君,则御者亦不可谓之‘执绥官’。语曰‘升车,必正立执绥’,谓乘车者尔。”又曰:“今玉辂太重,转动极难,兼雕刻既多,反不坚牢,不知何用许多玉装饰为也?所以圣人欲乘殷之辂,取其坚质而轻便耳。仁宗神宗两朝造玉辂,皆以重大致压坏。本朝尚存唐一玉辂,闻小而轻,捷而稳,诸辂之行,此必居先。或置之后,则隐隐作声。既有此辂,乘此足矣,何以更为?闻后来此辂亦入虏中。”僩。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南渡以前,士大夫皆不甚用轿,如王荆公伊川皆云不以人代畜。朝士皆乘马。或有老病,朝廷赐令乘轿,犹力辞后受。自南渡后至今,则无人不乘轿矣。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因言,物才数年不用,便忘之。祖宗时,升朝官出入有柱斧,其制是水精小斧头子,在轿前。至宣政间方罢之,今人遂不识此物,亦不闻其名矣。如祖宗时人画像有执柱斧者。璘。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册命之礼,始于汉武封三王,后遂不废。古自有此礼,至武帝始复之耳。郊祀宗庙,太子皆有玉册,皇后用金册,记不审。宰相贵妃皆用竹册。凡宰相宣麻,非是宣与宰相,乃是扬告王庭,令百官皆听闻,以其人可用与否。首则称道之文,后乃警戒之词,如今云“于戏”以下数语是也。末乃云:“主者施行。”所谓“施行”者,行册拜之礼也。此礼,唐以来皆用之。至本朝宰相不敢当册拜之礼,遂具辞免。三辞,然后许,只命书麻词于诰以赐之,便当册文,不复宣麻于庭,便是书以赐宰相。乃是独宣诰命于宰相,而他人不得与闻,失古意矣。僩。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因论今宗室与汉差别。汉宗室只是天子之子封王,王子封侯,嫡子世袭,支庶以下皆同百姓,只是免其繇戍,如汉光武皆是起于民间也。焘。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今南班宗室,多带“皇兄”、“皇叔”等冠于官职之上,非古者“不得以戚戚君”之意。王定国尝言之神庙,欲令只带某王孙,或曾孙,或几世孙。且如越王下当云:“越王几世孙。”广录云:“此说却是。不惟可免‘戚君’之非礼,又可因而见其世系,稍全得些宗法。”后来定国得罪,指以为离间骨肉。今宗室散无统纪,若使当时从定国之说,却有次序可考也。人杰。广同。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古者三公坐而论道,方可子细说得。如今莫说教宰执坐,奏对之时,顷刻即退。文字怀于袖间,只说得几句,便将文字对上宣读过,那得子细指点!且说无坐位,也须有个案子,令开展在上,指画利害,上亦知得子细。今顷刻便退,君臣如何得同心理会事!六朝时,尚有“对案画敕”之语。若有一案,犹使大臣略凭倚细说,如今公吏们呈文字相似,亦得子细。又云:“直要理会事,且如一事属吏部,其官长奏对时,下面许多属官一齐都着在殿下。逐事付与某人某人,便着有个区处,当时便可参考是非利害,即时施行,此一事便了。其他诸部有事皆如此,岂不了事?如今只随例送下某部看详,迁延推托,无时得了;或一二月,或四五月,或一年,或两三年,如何得了!某在漳州要理会某事,集诸同官商量,皆逡巡泛泛,无敢向前。如此,几时得了!于是即取纸来,某自先写起,教诸同官各随所见写出利害,只就这里便见得分明,便了得此一事。少间若更有甚商量,亦只是就这上理会,写得在这里定了,便不到推延。若只将口说来说去,何时得了!朝廷万事,只缘各家都不说要了,但随时延岁月,作履历迁转耳,那得事了?古者人君‘自朝至于日中昃,不遑暇食,用咸和万民’,‘一日二日万几’。如今群臣进对,顷刻而退,人主可谓甚逸。古人岂是故为多事?”又云:“汉唐时,御史弹劾人,多抗声直数其罪于殿上,又如要劾某人,先榜于阙外,直指其名,不许入朝。这须是如此。如今要说一事,要去一人,千委百曲,多方为计而后敢说,说且不尽,是甚模样!六朝所载‘对案画敕’下,又云:‘后来不如此,有同谮愬!’看如今言事者,虽所言皆是,亦只类谮愬。”贺孙。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本朝祖宗积累之深,无意外仓卒之变。惟无意外之变,所以都不为意外之防。今枢密院号为典兵,仓卒之际,要得一马使也没讨处!今枢密要发兵,须用去御前画旨下殿前司,然后可发。若有紧急事变,如何待得许多节次?汉三公都带司马及将军,所以仓卒之际,便出得手,立得事,扶得倾危。今幸然无意外之变,若或有之,枢密且仓卒下手未得。苗刘之事,今人多责之朱吕,当时他也是自做未得。古人定大难者不知是如何?不知范文正寇莱公人物生得如何?气貌是如何?平日饮食言语是如何样底人?今不复得亲身看,且得个依稀样子,看是如何地。如今有志节担当大事人,亦须有平阔广大之意始得。”致道云:“若做不得,只得继之以死而已。”曰:“固是事极也不爱一死。但拌却一死,于自身道理虽仅得之,然恐无益于事,其危亡倾颓自若,柰何!如靖康,李忠愍死于虏手,亦可谓得其死。但当时使虏人感慨,谓中国有忠臣义士如此,可以不必相扰,引兵而退。如此,却于宗社有益。若自身既死,事变只如此,济得甚事!当死而死,自是无可疑者。”贺孙。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因说历代承袭之弊,曰:“本朝鉴五代藩镇之弊,遂尽夺藩镇之权,兵也收了,财也收了,赏罚刑政一切收了,州郡遂日就困弱。靖康之祸,虏骑所过,莫不溃散。”因及熙宁变法,曰:“亦是当苟且废弛之余,欲振而起之,但变之不得其中尔。”贺孙。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本朝官制与唐大概相似,其曲折却也不同。义刚。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神宗用唐六典改官制,颁行之。介甫时居金陵,见之大惊。曰:“上平日许多事,无不商量来。只有此一大事,却不曾商量。”盖神宗因见唐六典,遂断自宸衷,锐意改之,不日而定,却不曾与臣下商量也。僩。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唐初每事先经由中书省,中书做定将上,得旨再下中书,中书付门下。或有未当,则门下缴驳,又上中书,中书又将上,得旨再下中书,中书又下门下。若事可行,门下即下尚书省,尚书省但主书填“奉行”而已,故中书之权独重。本朝亦最重中书,盖以造命可否进退皆由之也。门下虽有缴驳,依旧经由中书,故中书权独重。及神宗仿唐六典,三省皆依此制,而事多稽滞。故渡江以来,执政事皆归一。独诸司吏曹二十四曹。依旧分额各属,三省吏人自分所属,而其上之纲领则不分也。旧时三省事各自由,不相侵越,不相闻知。中书自理会中书事,尚书自理会尚书事,门下自理会门下事。如有除授,则宰执同共议定,当笔宰执判“过中”,中书吏人做上去,再下中书,中书下门下,门下下尚书。书行给舍缴驳,犹州郡行下事,须幕职官佥押,如有不是,得以论执。中书行下门下,皆用门下省官属佥押。事有未当,则官属得以执奏。僩。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旧制:门下省有侍中,有门下侍郎;中书省有中书令,中书侍郎。改官制,神宗除去侍中、中书令,只置门下中书、侍郎。后并尚书左右丞、门下中书侍郎四员,为参政官。”或云:“始者昭文馆大学士兼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富郑公等为之。后改为左右仆射,则蔡京王黼首居是选。及改为左右丞相,则某人等为之。名愈正,而人愈不逮前,亦何预名事?”曰:“只是实不正,使名既正而实亦正,岂不尤佳?”又曰:“人言王安石以‘正名’之说驯致祸乱。且‘正名’是孔子之言,如何便道王安石说得不是!使其名果正,岂不更佳?”僩。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何故起居郎却大,属门下省?起居舍人却小,属中书省?”曰:“不知当初何故,只是胡乱牵拏得来底便是。起居郎居左,起居舍人居右,故如此分大小。只缘改官制时,初无斩新排到理会底说。故如此牵拖旧职,不成伦序。”僩。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给事中初置时,盖欲其在内给事。上差除有不当,用舍有不是,要在里面整顿了,不欲其宣露于外。今则不然,或有除授小报才出,远近皆知了,给舍方缴驳,乃是给事外也。这般所在,都没理会。贺孙。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或言六尚书得论台谏之失,是否?”曰:“旧来左右丞得纠台谏。尝见长老言,神宗建尚书省,中为令听,两旁则左右仆射、左右丞、左右司郎中。蔡京得政,奏言土地神在某方,是居人位,所以宰相累不利,建议将尚书省拆去。”因言:“蔡氏以‘绍述’二字箝天下士大夫之口,其实神宗良法美意,变更殆尽。它人拆尚书省,便如何了得!”德明。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初,蔡京更定幕职,推、判官谓之‘分曹建院’。以为节度使、观察使在唐以治兵治财,今则皆是闲称呼,初无职事,而推、判官犹袭节度、观察之名,甚无谓。又古者以军兴,故置参军。今参军等职皆治民事,而犹循用参军之号,亦无意谓。故分曹建院推、判等官,改为司士曹事、司仪曹事。此类有六。参军之属改为某院某院,而尽除去节度参军之名,看来改得自是。又如妇人封号,有夫为秦国公,而妻为魏国夫人者,亦有封两国者。秦桧妻封两国,范伯达笑之曰:‘一妻而为两国夫人,是甚义理!’故京皆改随其夫号:如夫封建安郡,则妻封建安郡夫人;夫封秦国,则妻亦封秦国夫人;侯伯子男皆然。看来随其夫称极是。如淑人、硕人、宜人、孺人之类,亦京所定,各随其夫官带之。后人谓淑人、硕人非妇人所宜称。看来称硕人亦无妨,惟淑人则非所宜尔。但只有一节未善:有夫方封某郡伯,而妻已先封为某国夫人者,此则与京所改者相值,龃龉不可行。盖其封赠格法如此。当初合并格法也与整顿过,则无病矣。遂使人得以咎之,谓其法自相违戾;亦是京不仔细,乘势粗改。后人以其出于京也,遂不问是非,一切反之。又如神宗所改官制。旧制:凡通判太守出去,皆带吏部员外郎、吏部郎中;其见居职者,则加以判流内铨,流外铨。岂有吏部官而可带出治州郡者!故神宗皆为诸郎,如朝奉郎、朝散郎、朝奉大夫、朝散大夫之类。所以朝散以下谓之员郎,盖本员外郎之资叙;朝奉大夫方谓之正郎,盖吏部郎中资叙也。朝散郎、朝奉大夫之类有二十四阶,分为三等,每等八阶,以别异杂流有出身无出身人,故有前行、中行、后行。”又问知县、通判、知州资叙。曰:“在法,做两任知县,有关升状,方得做通判;两任通判,有关升状,方得为知州;两任知州,有关升状,方得为提刑。提刑又有一节,方得为转运。今巧宦者欲免州县之劳,皆经营六院。盖既为六院,便可经营寺、监、簿、丞,为寺、监、簿、丞出来,便可得小郡。又不肯作郡,便欲经营为郎官。郎官非作郡不得除,故又经营权郎,却自权郎径除卿、监、长、贰,则已在正郎官之右矣。又如法中非作县不得作郡,故不作县者,必经营为临安倅。盖既为临安倅,则必得郡,更不复问先曾为县否也。人君深居九重,安知外间许多曲折?宰相虽知,又且苟简,可以应副亲旧。若是人君知得,都与除了这般体例。苟不作县,虽为临安倅,亦不免便使权卿、监;苟不作郡,定不得除郎;为卿、监者,亦须已作郡人方得做,不得以寺、监、丞、簿等官权之,则人无侥幸之心矣。只缘当初立法,不肯公心明白,留得这般掩头藏幸底路径,所以使人趋之。尝记欧公说旧制,观文殿大学士压资政殿大学士,资政殿大学士压观文殿学士,观文殿学士压资政殿学士。后来改观文两学士都压资政两学士,议者以见任者难为改动。欧公以为此不难,已任者勿改,而自今除者始,可也。以今观之,亦何须如此劳攘?将见任者皆与改定又何妨?不过写换数字而已,又不会痛,当时疑虑顾忌已如此。只缘自来立法建事,不肯光明正大,只是如此委曲回护。其弊至于今日略欲触动一事,则议者纷然以为坏祖宗法。故神宗愤然欲一新之,要改者便改。孝宗亦然,但又伤于太锐,少商量。”僩。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唐制:某镇节度使,某州刺史观察使,此藩镇所称。使持节某州军州事,此属州军所称。其属官则云某州军事判官,某州军事推官。今尚如此。若节镇属官,则云节度推、判官,以自异于属州。使与州各分曹案。使院有观察判官、观察推官,州院有知录,纠六曹官,为六曹之长。凡兵事则属使院,民事则属州院,刑狱则属司理院。三者分属,不相侵越。司法专检法,司户专掌仓库。然司理既结狱,须推、判官签押,方为圆备。不然,则不敢结断。本朝并省州院、使院为一。如署衔,但云知某州军州事。军州事,则使院之职也。自并省三院,而州郡六曹之职颇为淆乱,司法、司理、司户三者尚仍旧。知录管州院事,专主教民,今乃管仓库,独为不得其职。所以六曹官惟知录免二日衙,以其职尊,故优异之。此等事,史书并不载,惟杂说中班驳见一二。旧尝疑州院即是司理院。后阅范文正公集,有云,如使院、州院宜并省归一,方知不然。因晓州院、使院之别。使院,今之佥厅也。凡诸幕职官皆谓之当职官。如唐书所云,有事当罚,则诏云自当职官以下以次受罚;有事当赏,则云当职官以下以次受赏,谓自推、判官而下也。”又曰:“后来蔡京改六曹官名,颇得旧职,为不淆乱。渡江以来,以其出于京也,皆罢之。”又问:“长史何官?”曰:“六朝时长史甚轻。次第只是奔走长官之前,有君臣之分,不得坐。至唐则甚重。盖皇子既遥领正大帅,其群臣出为藩镇者,则称云副大帅某州长史。韩文董晋官位可见。至唐中叶,而长史、司马、别驾皆为贬官,不事事。盖节度使既得自辟置官属,如节度、观察推、判官之属。此既重,则彼皆轻矣。”僩。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蔡元道所为祖宗官制旧典,他只知惩创后来之祸,遂皆归咎神宗,不合轻改官制。事事以祖宗官制为是,便说此是百王不可易之典。殊不知后来所以放行逾越,任用小人,自是执法者偏私,何关改官制事!如武臣诸节度、副总管诸使所以恩礼隆异,俸给优厚者,盖太祖初夺诸镇兵权,恐其谋叛,故置诸节度使,隆恩异数,极其优厚,以收其心而杜其异志。及太宗真宗以后,则此辈或以老死,又无兵权。后来除授者,自可杀其礼数,减其俸给,降其事权,而犹袭一时权宜苟且之制,为子孙不可易之常典,岂不过哉!然祖宗时放行,极艰其选,不过一二人、二三人。后来小人用事,凡宰相除罢,及武臣宠幸宦者之徒,无不得之,实法制不善有以启之耳。及经变故,乃追咎轻越祖宗法度之过。不知此既开其可入之涂,彼孰不为可入之涂以求合乎?僩。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唐沈既济之说已如此。新添改官制,而旧职名不除,所以愈见重复。然唐时犹自归一,如藩镇节度使、观察使,民事兵事一人皆了。今既有帅,又有家居节度使,便用费许多钱养他。见任事者请俸却寡,而家居守闲名者,请俸却大。节度使请俸月千余缗。又节度印,古者所以置旌节以为仪卫,而重其权。今却令带之家居,请重俸,是甚意?今为福州安抚使,而反不如威武军节度使之请俸。僩。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祖宗置资格,自立侥幸之门。如武臣横行,最为超捷。才除横行,便可越过诸使,许多等级皆不须历,一向上去。然今人又不用除横行,横行犹用守这数级,只落借官则无所不可。祖宗之法,本欲人遵守资格,谨重名器。而不知自置许多侥幸之路,令人脱过,是甚意思?除是执法者大段把得定,不轻放过一个半个,无一毫私,方执得住。不然,便不可禁遏矣。不知当初立法,何故如此?今呆底人,便只守此为不可易之典,才触动着,便说是变动祖宗法制。也须赌过是,始得。僩。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赵表之生做文官,才到封王,封安定郡王。便用换武。岂文官不可封王,而须武官耶?又今宗正须以宗室武官为之,文官也只做得。世间一样愚人,便以此等制度为百王不可易之法!僩。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只改儒林、文林之属,其他皆可通行。文官犹有古名,如武官诸阶称呼,多有无意义者。又曰:“四厢都指挥使,又有甚诸色使,皆是虚名。只有三衙都指挥使真有职事。”又曰:“元丰以前武臣无宫观,故武臣无闲者。见武臣乞解军职,必出藩府。及元丰介甫相,置宫观,方有闲者。”僩。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本朝先未有祠禄,但有主管某宫、某观公事者,皆大官带之,真个是主管本宫、本观御容之属。其他多只是监当差遣。虽尝为谏议官,亦有为监当者,如监船□、酒务之属。自王介甫更新法,虑天下士大夫议论不合,欲一切弹击罢黜,又恐骇物论,于是创为宫观祠禄,以待新法异议之人。然亦难得,惟监司郡守以上,眷礼优渥者方得之。自郡守以下,则尽送部中与监当差遣。后来渐轻,今则又轻,皆可以得之矣。僩。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华州云台观、南京鸿庆宫,有神宗神像在,使人主管,犹有说。若武夷山冲佑观、临安府洞霄宫,知他主管个甚么?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今太庙室深而堂浅,一代为一室;堂则虽在室前,而实同为一堂。古人大抵室事尚东向,堂事尚西向。贺孙。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皇城使有亲兵数千人,今八厢貌士之属是也。以武臣二员并内侍都知二员掌之。本朝只此一项,令宦者掌兵,而以武臣参之。”因笑曰:“此项又似制殿前都指挥之兵也。”僩。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今之二衙,即旧日之指挥使。朱温由宣武节度使篡唐,疑忌他人,自用其宣武指挥使为殿前指挥使,管禁卫诸军。以至今日,其权益重。尝见欧阳公记其为某官时,殿帅之权犹轻,见从官,不接坐;但传语,不及献茶。及再入为执政,则礼数大异矣。”问:“何故如此?”曰:“也是积渐致然。是他权重后,自然如此。”僩。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唐之人主喜用宦者监军,何也?”曰:“是他信诸将不过,故用其素所亲信之人。后来一向疏外诸将,尽用宦者。本朝太宗令王继恩平李顺有功,宰相拟以宣徽使赏之。太宗怒,切责宰相,以为太重,盖宣徽亚执政也,遂创‘宣政使’处之。朝臣诸将中岂无可任者,须得用宦者!彼既有功,则爵赏不得吝矣。然犹守得这些意思,恐起宦者权重之患。及熙丰用兵,遂皆用宦者。李宪在西,权任如大将。驯至后来,遂有童贯谭稹之祸。”宦者其初只是走马承受之类,浸渐用事,遂至如此。僩。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今之总管,乃国初之部署。后避英庙讳,改焉。都监乃是唐之监军,不知何时转了。广。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太祖收诸镇节度兵权,置诸州指挥使,大州十数员,次州六七员,又次州三四员,每员管兵四五百人。本州自置营招兵,而军员管之。每遇迁升,则密院出宣付之。用纸一大幅,题其上曰“宣付指挥使某”,却不押号,而以御前大宝印之。军员得此极重,有一人而得数宣者,盖营中亦有数等品级迁转也。指挥有厅,有射场,只在营中升降,不得出官。僩。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总领一司,乃赵忠简所置,当时之意甚重。盖缘韩岳统兵权重,方欲置副贰,又恐启他之疑,故特置此一司,以总制财赋为名,却专切报发御前兵马文字,盖欲阴察之也。”或谓:“总领之职,自可并归漕司。”曰:“财赋散在诸路,漕司却都呼吸不来。亦如坑冶,须是创立都大提点,方始呼吸得聚。”道夫。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运使本是爱民之官,今以督办财赋,反成残民之职。提刑本是仁民之官,今以经、总制钱,反成不仁之具。淳。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祖宗,凡升朝官在京,未有职事者,每日赴班,才有差遣则已。广。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今群臣以罪去者,不能全其退处之节。凡有辞避,必再三不允,直待章疏劾之,遂从罢黜。人杰。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旧制:迁谪人词头,当日命下,当日便要,不许隔宿,便与词头报行。而今缘有信札,故词头有一两月不下者,中书以此觉得事多。此皆军兴后事多,故如此。国朝旧制,煞有因军兴后废格而未复者。广。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旧法:贬责人若是庶官,亦须带别驾或司马,无有带阶官者。今吕子约却是带阶官安置。人杰。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今日作史,左右史有起居注,宰执有时政记,台官有日历,并送史馆着作处参改,入实录作史。大抵史皆不实,紧切处不敢上史,亦不关报。椿。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史甚弊,因神宗实录皆不敢写。传闻只据人自录来者。才对者,便要所上文字,并奏对语上史馆。扬。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今之修史者,只是依本子写,不敢增减一字。盖自绍圣初,章惇为相,蔡汴修国史,将欲以史事中伤诸公。前史官范纯夫黄鲁直已去职,各令于开封府界内居住,就近报国史院,取会文字。诸所不乐者,逐一条问黄范,又须疏其所以然,至无可问,方令去。后来史官因此惩创,故不敢有所增损也。按实录,是时史官赵彦若亦同于府界居住。后赵安置豊州,范永州,黄黔州。儒用。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先生问□“有山谷陈留对问否?”曰:“无之。”曰:“闻当时秦少游最争得峻,惜乎亦不见之。陆农师却有当来对问,其间云,尝与山谷争入王介甫‘无使上知’之语。又云,当时史官因论温公改诗赋不是。某云:‘司马光那得一件是?皆是自叙与诸公争辨之语。’”□。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道君钦宗实录数百卷,吕丈月十日修了。云,只是得大节目百十条。”问云:“何不入文字展日?”曰:“便不是吕丈规模。”振。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本朝国纪好看,虽略,然大纲却都见。长编太详,难看。熊子复编九朝要略,不甚好。国纪,徐端立编。僩。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圣政编年一书,起太祖,止绍兴九年,书坊人做。非好书。振。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今之学规,非胡安定所撰者。仁宗置州县学,取湖学规矩颁行之。湖学之规,必有义理,不如是其陋也。如第一条“谤讪朝政”之类,其出于蔡京行舍法之时有所改易乎!当时如徐节孝为楚州教官,乃罢之,而易以其党。大抵本朝经王氏及蔡京用事后,旧章荡然,可胜叹哉!人杰。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学究一科沿革之故。曰:“此科即唐之明经是也。进士科则试文字,学究科但试墨义。有才思者多去习进士科,有记性者则应学究科。凡试一大经者,兼一小经。每段举一句,令写上下文,以通不通为去取。应者多是齐鲁河朔间人,只务熟读,和注文也记得,故当时有‘董五经’‘黄二传’之称。但未必晓文义,正如和尚转经相似。又有司待之之礼,亦不与进士等。进士入试之日,主文则设案焚香,垂帘讲拜。至学究,则彻幕以防传义,其法极严,有渴至饮砚水而黔其口者!当时传以为笑。欧公亦有诗云:‘焚香礼进士,彻幕待诸生。’或云,“彻幕”乃“瞑目”字,亦非欧诗。其取厌薄如此,荆公所以恶而罢之。但自此科一罢之后,人多不肯去读书。”儒用。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熙宁三舍法,李定所定。崇观三舍法,蔡京所定。胡德辉埕尝作记。学者,所以学为忠与孝也。今欲训天下士以忠孝,而学校之制乃出于不忠不孝之人,不亦难乎!儒用。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大学舍法坏人多,龟山尝立论。高抑崇曾见龟山。太学初兴,召为司业,善类颇属望。到彼一切放倒,三舍法,却在渠手中成。莫负了龟山否?”王子合曰:“闻那时只是取法于一旧老吏。”浩曰:“秦会之是旧大学中人,想是据他向日所行了。”曰:“高公不合与承当。高公大率不立,五峰尝有书责他。”浩。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先生因论本朝南渡以来,其初立法甚放宽,盖欲聚人。不知后来放紧,便不得。焘。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今之法,大概用唐法。淳。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今三代之法,或可见于律中否?”曰:“律自秦汉以来,历代修改,皆不可得而见矣。如汉律文简奥,后代修改,今亦不可见矣。”淳。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律是历代相传,敕是太祖时修,律轻而敕重。如敕中刺面编配,律中无之,只是流若干里,即今之白面编管是也。敕中上刑重而下刑轻,如律中杖一百,实有一百,敕中则折之为二十。五折一。今世断狱只是敕,敕中无,方用律。同。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因言:“律极好。律即刑统。后来敕令格式,罪皆太重,不如律。干道淳熙新书更是杂乱。一时法官不识制法本意,不合于理者甚多。又或有是计嘱妄立条例者。如母已出嫁,欲卖产业,必须出母着押之类。此皆非理,必是当时有计嘱而创此条也。孝宗不喜此书,尝令修之,不知修得如何。”僩。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刑统大字是历代相传,注字是世宗时修。淳。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旧来敕令文辞典雅,近日殊浅俗。里面是有几多病痛。方子。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宋莒公曰:“‘应从而违,堪供而阙’,此六经之亚文也。”谓子不从父不义之命,及力所不能养者,古人皆不以不孝坐之。义当从而不从,力可供而不供,然后坐以不孝之罪。淳。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或问:“‘敕、令、格、式’,如何分别?”曰:“此四字乃神宗朝定法时纲领。本朝止有编敕,后来乃命群臣修定。元丰中,执政安焘等上所定敕令。上喻焘曰:‘设于此而逆彼之至谓之“格”,设于此而使彼效之谓之“式”,禁于未然谓之“令”,治其已然谓之“敕”。修书者要当如此。若其书完具,政府总之,有司守之,斯无事矣。’此事载之己仰录,时出示学者。因记其文如此,然恐有脱误处。神庙天资绝人,观此数语,直是分别得好。格,如五服制度,某亲当某服,某服当某时,各有限极,所谓‘设于此而逆彼之至’之谓也。式,如磨勘转官,求恩泽封赠之类,只依个样子写去,所谓‘设于此而使彼效之’之谓也。令,则条令禁制其事不得为、某事违者有罚之类,所谓‘禁于未然’者。敕,则是已结此事,依条断遣之类,所谓‘治其已然’者。格、令、式在前,敕在后,则有‘教之不改而后诛之’底意思。今但欲尊‘敕’字,以敕居前,令、格、式在后,则与不教而杀者何异?殊非当时本指。”又问:“伊川云:‘介甫言:“律是八分书。”是他见得如此。’何故?”曰:“律是刑统,此书甚好,疑是历代所有传袭下来。至周世宗,命窦仪注解过,名曰刑统,即律也。今世却不用律,只用敕令。大概敕令之法,皆重于刑统。刑统与古法相近,故曰‘八分书’。”“介甫之见,毕竟高于世俗之儒”。此亦伊川语,因论祧庙及之。儒用。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某事合当如何,这谓之“令”。如某功得几等赏,某罪得几等罚,这谓之“格”。凡事有个样子,如今家保状式之类,这谓之“式”。某事当如何断,某事当如何行,这谓之“敕”。今人呼为“敕、令、格、式”,据某看,合呼为“令、格、式、敕”。敕是令、格、式所不行处,故断之以敕。某在漳州,曾编得户、婚两门法。贺孙。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本合是先令而后敕,先教后行之意。自荆公用事以来,方定为“敕、令、格、式”之序。德明。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唐藩镇权重,为朝廷之患。今日州郡权轻,却不能生事,又却无以制盗贼。”或曰:“此亦缘介甫刮刷州郡太甚。”曰:“也不专是介甫。且如仁宗时,淮南盗贼发,赵仲约知高邮军,反以金帛牛酒使人买觅他去。富郑公欲诛其人,范文正公谓他既无钱,又无兵,却教他将甚去杀贼?得他和解得去,不残破州郡,亦自好。只是介甫后来又甚。州郡禁军有阙额处,都不补。钱粮尽欲解发归朝廷,谓之‘封桩阙额禁军钱’,系提刑司管。”文蔚。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经制钱,宣和间用兵,经制使所创。总制钱,绍兴初用兵,总制使所创。二人不记姓名。应干税钱物,杂色场、务纳钱,每贯刻五十文,作头子钱。括之为二色钱,以分毫积,计大计多,况其大者!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经制钱,陈亨伯所创。盖因方腊反,童贯讨之,亨伯为随军转运使。朝廷以其权轻,又重为经制使。患军用不足,创为此名以收州县之财,当时大获其利。然立此制时,明言军罢而止,其后遂因而不改。至绍兴四年,韩球又创总制钱,大略仿经制为之。十一年经界法行,民间印契多,倍有所得,朝廷遂以此年立额。至次年,则其数大亏,乃令州县添补解发。自后州县大困,朝廷亦知之。议者乃请就三年中取中制以立额。却不知中制者乃所添补之岁,其额犹为重也,因仍至今。顷年得江西宪时,陛对日,亦尝为孝宗言之。盖此政是宪司职事。又曰:“亨伯创经制钱时,其兄弟有名某者,劝止之。不从,乃率其子侄哭于家庙,以为作俑之罪,祖先将不祀矣!”广。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德粹语婺源纳银之弊,方伯谟因问和买。先生言其初曰:“今日惟绍兴最重。旧抛和买数时,两浙运使乃绍兴人。朝廷抛降三十万匹与浙东,绍兴受十四万。是时都吏乃会稽县人,会稽又受多。惟余姚令不肯受,为其民以瓦砾掷之,不得已受归,而其数少,恨不记其名。”滕云:“婺源乃汪内翰乡邑。汪知乡郡,朝廷初降月椿时,会诸县令于廷。婺源令偶言丹阳乡民顽,汪本此乡人,以令为讥之,先勒令受十分之四分三厘,至于今为害。”先生曰:“畴昔创封椿时,本无实数,只是赖州县。且如常平中一项钱,亦许椿数。提举司钱今日又解,明日又解,解必有限,彼岂不来争?以此观之,事皆系作始不是。”可学。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祖宗立法催科,只是九分,才破这一分,便不催。但破得一百贯,谓之“破分”,便住。自曾丞相仲钦为户部时,便不用这法,须要催尽。至今所以如此。恪。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所在上供银,皆分配诸县。独建宁因吴公路作宪,算就盐纲上纳。虽是算在纲上,中间作旧科数,诸县甚者至科民间买纳。后沈公雅来,却检会前时行下指挥,遂罢买上供银。道夫。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张定叟尚书云,青城每郊用木十五万□缚幕屋,事已,撤去,皆诸珰得之。其费出于临安。渠知府日,尝奏乞从本府出钱盖屋,庶免逐郊费用,不从。闳祖。qVq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历史春秋网www.lishichunq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