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繁体中文
历史论坛 | 帮助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我要投稿 | RSS历史网RSS订阅
国学春秋网 中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学 >>  子部 >>  《孔子集语》 我要反馈

卷五

书名:《孔子集语》 作者:(清)孙星衍 来源:历史春秋网 评论() 【论坛 加入书架 纠错】【字体:   

   六艺四下nCu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御览》八百四引《诗含神雾》孔子曰:"诗者,天地之心,君德之祖,百福之宗,万物之户也。刻之玉版,藏之府。"
  《毛诗·木瓜传》孔子曰:"吾于木瓜,见苞苴之礼行。"
  《韩诗外传》五子夏问曰:"《关雎》何以为《国风》始也?"孔子曰:"《关雎》至矣乎!夫《关雎》之人,仰则天,俯则地,幽幽冥冥,德之所藏,纷纷沸沸,道之所行,如神龙变化,斐斐文章。大哉!《关雎》之道也。万物之所系,群生之所悬命也,河洛出书图,麟凤翔乎郊。不由《关雎》之道,则《关雎》之事将奚由至矣哉?夫六经之策,皆归论汲汲,盖取之乎《关雎》。《关雎》之事大矣哉!冯冯翊翊,自东自西,自南自北,无思不服。子其勉强之,思服之。天地之间,生民之属,王道之原,不外此矣!"子夏喟然叹曰:"大哉《关雎》!乃天地之基也。"
  《吕氏春秋·季春纪·先己》《诗》曰:"执辔如组。"孔子曰:"审此言也,可以为天下。"子贡曰:"何其躁也。"孔子曰:"非谓其躁也,谓其为之于此而成文于彼也,圣人组修其身而成文于天下矣。"
  《盐铁论·相刺》孔子曰:"诗人疾之不能默,丘疾之不能伏。"是以东西南北,七十说而不用,然后退而修王道,作《春秋》,垂之万载之后,天下折中焉。
  《论衡·对作》孔子曰:"诗人疾之不能默,丘疾之不能伏。"是以论也。
  《盐铁论·执务》孔子曰:"吾于河广,知德之至也。而欲得之,各反其本,复诸古而已。"
  《说苑·贵德》孔子曰:"吾于《甘棠》,见宗庙之敬也。甚尊其人,必敬其位,顺安万物,古圣之道几哉!"
  《说苑·敬慎》孔子论《诗》,至于《正月》之六章,惧然曰:"不逢时之君子,岂不殆哉!从上依世则废道,违上离俗则危身,世不与善,己独由之,则曰非妖则孽也。是以桀杀关龙逢,纣杀王子比干。故贤者不遇时,常恐不终焉。《诗》曰:'谓天盖高,不敢不局;谓地盖厚,不敢不蹐。'"此之谓也。
  《汉书·刘向传》孔子论《诗》,至于"士肤敏,灌将于京",喟然叹曰:"大哉天命!善不可不传于子孙,是以富贵无常,不如是,则王公其何以戒慎!民萌何以劝勉!"
  《毛诗·素冠传》子夏三年之丧毕,见于夫子,援琴而弦,衎衎而乐,作而曰:"先王制礼,不敢不及。"夫子曰:"君子也。"闵子骞三年之丧毕,见于夫子,援琴而弦,切切而哀,作而曰:"先王制礼,不敢过也。"夫子曰:"君子也。"子路曰:"敢问何谓也?"夫子曰:"子夏哀已尽,能引而致之于礼,故曰君子也;闵子骞哀未尽,能自割以礼,故曰君子也。夫三年之丧,贤者之所轻,不肖者之所勉。"
  《淮南子·缪称训》闵子骞三年之丧毕,援琴而弹其弦是也,其声切切而哀。夫子曰:"弦则是也,其声非也。"
  《说苑·修文》子夏三年之丧毕,见于孔子。孔子与之琴,使之弦,援琴而弦,衎衎而乐,作而曰:"先王制礼,不敢不及也。"子曰:"君子也。"闵子骞三年之丧毕,见于孔子。孔子与之琴,使之弦。援琴而弦,切切而悲,作而曰:"先王制礼,不敢过也。"孔子曰:"君子也。"子贡问曰:"闵子哀不尽,子曰'君子也';子夏哀已尽,子曰'君子也'。赐也惑,敢问何谓?"孔子曰:"闵子哀未尽,能断之以礼,故曰君子也;子夏哀已尽,能引而致之,故曰君子也。夫三年之丧,固优者之所屈,劣者之所勉。"
  《后汉·张奋传》孔子谓子夏曰:"礼以修外,乐以修内。丘已矣夫!"
  《大戴礼记·哀公问》哀公问于孔子曰:"大礼何如?君子之言礼,何其尊也?"孔子曰:"丘也小人,何足以知礼!"君曰:"否。吾子言之也。"孔子曰:"丘闻之也,民之所由生,礼为大。非礼无以节事天地之神明也,非礼无以辨君臣上下长幼之位也,非礼无以别男女父子兄弟之亲、昏姻疏数之交也。君子以此之为尊敬然,然后以其所能教百姓,不废其会节;有成事,然后治其雕镂文章黼黻以嗣;其顺之,然后言其丧算,备其鼎俎,设其豕腊,修其宗庙,岁时以敬祭祀,以序宗族。则安其居处,丑其衣服,卑其宫室,车不雕几,器不刻镂,食不贰味,以与民同利。昔之君子之行礼者如此。"公曰:"今之君子,胡莫之行也?"孔子曰:"今之君子,好色无厌,淫德不倦,荒怠敖慢,固民是尽,忤其众以伐有道,求得当欲,不以其所。古之用民者由前,今之用民者由后。今之君子莫为礼也。"
  孔子侍坐于哀公,哀公曰:"敢问人道谁为大?"孔子愀然作色而对曰:"君及此言也,百姓之德也,固臣敢无辞而对。人道,政为大。"公曰:"敢问何谓为政?"孔子对曰:"政者,正也。君为正,则百姓从政矣。君之所为,百姓之所从也;君所不为,百姓何从?"公曰:"敢问为政如之何?"孔子对曰:"夫妇别,父子亲,君臣严。三者正,则庶民从之矣。"公曰:"寡人虽无似也,愿闻所以行三言之道,可得而闻乎?"孔子对曰:"古之为政,爱人为大;所以治爱人,礼为大;所以治礼,敬为大;敬之至也,大昏为大。大昏至矣,大昏既至,冕而亲迎,亲之也。亲之也者,亲之也。是故君子兴敬为亲,舍敬是遗亲也。弗爱不亲,弗敬不正。爱与敬,其政之本与!"公曰:"寡人愿有言,然冕而亲迎,不已重乎?"孔子愀然作色而对曰:"合二姓之好,以继先圣之后,以为天地社稷宗庙之主,君何谓已重乎?"公曰:"寡人固。不固,焉得闻此言也?寡人欲问,不得其辞,请少进。"孔子曰:"天地不合,万物不生。大昏,万世之嗣也。君何以谓已重焉!"孔子遂有言曰:"内以治宗庙之礼,足以配天地之神明;出以治直言之礼,足以立上下之敬。物耻足以振之,国耻足以兴之。为政先礼,礼者,政之本与!"孔子遂言曰:"昔三代明王之政,必敬其妻子也有道。妻也者,亲之主也,敢不敬与?子也者,亲之后也,敢不敬与?君子无不敬也,敬身为大。身也者,亲之枝也,敢不敬与?不能敬其身,是伤其亲;伤其亲,是伤其本;伤其本,枝从而亡。三者,百姓之象也。身以及身,子以及子,配以及配,君子行此三者,则忾乎天下矣!大王之道也如此,国家顺矣。"
  公曰:"敢问何谓敬身?"孔子对曰:"君子过言,则民作辞;过动,则民作则。君子言不过辞,动不过则,百姓不命而敬恭。如是,则能敬其身;能敬其身,则能成其亲矣。"公曰:"敢问何谓成亲?"孔子对曰:"君子也者,人之成名也。百姓归之名,谓之君子之子,是使其亲为君子也。是为成其亲名也已。"孔子遂言曰:"古之为政,爱人为大;不能爱人,不能有其身;不能有其身,不能安土;不能安土,不能乐天;不能乐天,不能成身。"公曰:"敢问何谓成身?"孔子对曰:"不过乎物。"公曰:"敢问君子何贵乎天道也?"孔子对曰:"贵其不已,如日月西东相从而不已也,是天道也;不闭其久也,是天道也;无为物成,是天道也;已成而明,是天道也。"
  公曰:"寡人蠢愚冥烦,子识之心也。"孔子蹴然避席而对曰:"仁人不过乎物,孝子不过乎物,是仁人之事亲也如事天,事天如事亲,是故孝子成身。"公曰:"寡人既闻是言也,无如后罪何?"孔子对曰:"君之及此言也,是臣之福也。"
  《穀梁》桓三年传子贡曰"冕而亲迎,不已重乎"?孔子曰:"合二姓之好,以继万世之后,何谓已重乎?"
  《大戴礼·礼察》孔子曰:"君子之道,譬犹防与?"夫礼之塞,乱之所从生也,犹防之塞,水之所从来也。故以旧防为无用而坏之者,必有水败;以旧礼为无所用而去之者,必有乱患。故婚姻之礼废,则夫妇之道苦而淫辟之罪多矣;乡饮酒之礼废,则长幼之序失而争斗之狱繁矣;聘射之礼废,则诸侯之行恶而盈溢之败起矣;丧祭之礼废,则臣子之恩薄而倍死忘生之礼众矣。
  凡人之知,能见已然,不能见将然。礼者,禁于将然之前;而法者,禁于已然之后。是故法之用易见,而礼之所为生难知也。若夫庆赏以劝善,刑罚以惩恶,先王执此之正,坚如金石,行此之信,顺如四时,处此之功,无私如天地,尔岂顾不用哉!然如曰礼云礼云,贵绝恶于未萌而起敬于微眇,使民日徙善远罪而不自知也。"
  《大戴礼·曾子天圆》曾子曰:"参尝闻之夫子曰:'天道曰圆,地道曰方,方曰幽而圆曰明。明者,吐气者也,是故外景;幽者,含气者也,是故内景。"
  《白虎通·社稷》曾子问曰:"诸侯之祭社稷,俎豆既陈,闻天子崩,如之何?"孔子曰:"废。臣子哀痛之,不敢终于礼也。"
  《白虎通·封公侯》曾子问曰:"立适以长不以贤,何?""以言为贤不肖,不可知也。"
  《白虎通·嫁娶》曾子问曰:"昏礼,既纳币,有吉日,女之父母死,何如?"孔子曰:"婿使人吊之。如婿之父母死,女亦使人吊之,父丧称父,母丧称母,父母不在,则称伯父世母。婿已葬,婿之伯父叔父使人致命女氏曰:'某子有父母之丧,不得嗣为兄弟。'使某致命,女氏许诺。不敢嫁,礼也。婿免丧,女父使人请。婿不娶而后嫁之,礼也。女之父母死,婿亦如之。"
  《白虎通·丧服》曾子问曰:"君薨既殡,而臣有父母之丧,则如之何?"孔子曰:"归居于家,有殷事则之君所,朝夕否。"曰:"君既敛,而臣有父母之丧,则如之何?"孔子曰:"归殡哭而反于君所,有殷事则归,朝夕否。大夫室老行事,士则子孙行事。夫内子有殷事则亦如之君所,朝夕否。"
  《白虎通·丧服》子夏问曰:"三年之丧既卒哭,金革之事无避者,礼与?"孔子曰:"吾闻诸老聃曰:'鲁公伯禽,则有为之也。'今以三年之丧从其利者,不知也。"
  《汉书·艺文志》仲尼有言:"礼失而求诸野。"
  《韩非子·外储说左下》孔子侍坐于鲁哀公,哀公赐之桃与黍,哀公请用。孔子先饭黍而后啖桃,左右皆掩口而笑。哀公曰:"黍者,非饭之也,以雪桃也。"仲尼对曰:"丘知之矣。夫黍者五谷之长也,祭先王为上盛;果蓏有六而桃为下,祭先王不得入庙。丘闻之也,君子以贱雪贵,不闻以贵雪贱。今以五谷之长雪果蓏之下,是从上雪下也。丘以为妨义,故不敢以先于宗庙之盛也。
  《吕氏春秋·孟冬纪·安死》鲁季孙有丧,孔子往吊之,入门而左,从客也。主人以玙璠收,孔子径庭而趋,历级而上,曰:"以宝玉收,譬之犹暴骸中原也。"
  《淮南子·缪称训》子曰:"钧之哭也,曰:'子予奈何兮乘我何,其哀则同,其所以哀则异,故哀乐之袭人情也深矣。'"
  《说苑·修文》孔子曰:"移风易俗,莫善于乐;安上治民,莫善于礼。"是故圣王修礼文,设庠序,陈钟鼓,天子辟雍,诸侯泮宫,所以行德化。
  《说苑·修文》孔子曰:"无体之礼,敬也;无服之丧,忧也;无声之乐,欢也;不言而信,不动而威,不施而仁,志也。钟鼓之声,怒而击之则武,忧而击之则悲,喜而击之则乐。其志变,其声亦变,其志诚通乎金石,而况人乎!"
  《论衡·儒增》孔子曰:"言不文,或时不言。"
  《论衡·实知》鲁以偶人葬,而孔子叹。
  《水经注》六引《丧服要记》鲁哀公祖载其父,孔子问曰:"宁设桂树乎?"哀公曰:"不也。桂树者,起于介子推。子推,晋之人也,文公有内难,出国之狄,子推随其行,割肉以续军粮。后文公复国,忽忘子推,子推奉唱而歌,文公始悟。当受爵禄,子推奔介山,抱木而烧死。国人葬之。恐其神魂濆于地,故作桂树焉。吾父生于宫殿,死于枕席,何用桂树为?"
  《艺文类聚》八十五引《丧服要记》昔者鲁哀公祖载其父,孔子问曰:"宁设五谷囊乎?"哀公曰:"不也。五谷囊者,起伯夷、叔齐不食周粟而饿死首阳山,恐魂之饥,故作五谷囊。吾父食味含哺而死,何用此为?"
  《御览》五百四十八引《丧服要记》鲁哀公葬父,孔子问曰:"宁设菰庐乎?"哀公曰:"菰庐起太伯。太伯出奔,闻古公崩,还赴丧,故作菰庐以彰其尸。吾父无太伯之罪,何用此为?"
  《御览》五百五十二引《丧服要记》鲁哀公葬父,孔子问曰:"宁设桐人乎?"哀公曰:"桐人起于虞卿。齐人遇恶继母,不得养父,死不能葬,知有过,故作桐人。吾父生得供养,何桐人为?"
  《御览》八百八十六引《丧服要记》鲁哀公葬其父,孔子问曰:"宁设魂衣乎?"哀公曰:"魂衣起宛荆于山之下,道逢寒死,友哀,往迎其尸,悯神之寒,故作魂衣。吾父生服锦绣,死于衣被,何魂衣为?"
  《御览》九百六十七引《丧服要记》昔者鲁哀公祖载其父,孔子问曰:"宁设三桃汤乎?"答曰:"不也。桃汤者,起于卫灵公。有女嫁,乳母送新妇就夫家,道闻夫死,乳母欲将新妇返。新妇曰:'女有三从,今属于人,死当卒哀。'因驾素车白马进到夫家,治三桃汤以沐,死者。出东门北隅,礼三终,使死者不恨。吾父无所恨,何用三桃汤为?"
  《路史》后纪十三注引《丧服要记》鲁哀公葬其父,孔子问曰:"宁设表门乎?"公曰:"夫表门起于。禹治洪水,故表其门以纪其功。吾父无功,何用焉?"
  《抱朴子·外篇·讥惑》孔子云:"丧亲者,若婴儿之失母,其号岂常声之有?宁令哀有余而礼不足。"
  《五行大义》四孔子曰:"夏正得天。"
  《韩诗外传》五孔子学鼓琴于师襄子而不进,师襄子曰:"夫子可以进矣。"孔子曰:"丘已得其曲矣,未得其数也。"有间曰:"夫子可以进矣。"曰:"丘已得其数矣,未得其意也。"有间,复曰:"夫子可以进矣。"曰:"丘已得其人矣,未得其类也。"有间曰:"邈然远望,洋洋乎!翼翼乎!必作此乐也。默然思,戚然而怅,以王天下,以朝诸侯者,其惟文王乎!"师襄子避席再拜曰:"善。师以为文王之操也。"故孔子持文王之声,知文王之为人。师襄子曰:"敢问何以知其文王之操也?"孔子曰:"然。夫仁者好伟,和者好粉,智者好弹,有殷勤之意者好丽。丘是以知文王之操也。"
  《淮南子·主术训》孔子学鼓琴于师襄,而谕文王之志,见微以知明矣。
  《韩诗外传》七昔者孔子鼓瑟,曾子、子贡侧耳而听,曲终,曾子曰:"嗟乎!夫子瑟声殆有贪狼之心、邪僻之行,何其不仁趋利之甚?"子贡以为然,不对而入。夫子望见子贡有谏过之色,应难之状,释瑟而待之。子贡以曾子之言告。子曰:"嗟乎!夫参,天下贤人也,其习知音矣。向者丘鼓瑟,有鼠出游,狸见于屋,循梁微行,造焉而避,厌目曲脊,求而不得,丘以瑟浮其音。参以丘为贪狼邪僻,不亦宜乎!"
  《御览》八十一引《乐动声仪》孔子曰:"箫韶者,之遗音也。温润以和,似南风之至,其为音,如寒暑风雨之动物,如物之动人,雷动兽禽,风雨动鱼龙,仁义动君子,财色动小人,是以圣人务其本。"
  《白虎通·三教》引《乐稽耀嘉》颜回问:"三教变虞夏,何如?"曰:"教者,所以追补败政,靡敝溷浊,谓之治也。舜之承,无为易也。"
  《五行大义》一引《乐纬》孔子曰:"丘吹律定姓,一言得土,曰宫;三言得火,曰徵;五言得水,曰羽;七言得金,曰商;九言得木,曰角。"
  《御览》十六引《春秋演孔图》孔子曰:"丘援律吹命,阴得羽之宫。"
  《鲁语》下鲁哀公问于孔子曰:"吾闻夔一足,信乎?"对曰:"夔,人也,何其一足也!夔通于声,尧曰:'夔一而已。'使为乐正,故君子曰:'夔有一足。'非一足也。"
  《韩非子·外储说左下》鲁哀公问于孔子曰:"吾闻古者有夔,一足,其果信有一足乎?"孔子对曰:"不也。夔非一足也。夔者,忿戾恶心,人多不喜说也。虽然,其所以得免于人害者,以其信也。人皆曰:'独此一足矣。'夔非一足也,一而足也。"哀公曰:"审而是固足矣。"一曰,哀公问于孔子曰:"吾闻夔一足,信乎?"曰:"夔,人也。何故一足?彼其无他异,而独通于声,尧曰:'夔一而足矣。'使为乐正。故君子曰:'夔有一足。'非一足也。"
  《吕氏春秋·慎行论·察传》鲁哀公问于孔子曰:"乐正夔一足,信乎?"孔子曰:"昔者,舜欲以乐传教于天下,乃令重黎举夔于草莽之中而进之,舜以为乐正。夔于是正六律,和五声,以通八风,而天下大服。重黎又欲益求人,舜曰:'夫乐,天地之精也,得失之节也,故唯圣人为能和乐之本也。夔能和之,以平天下。若夔者,一而足矣。'故曰夔一足,非一足也。"
  《淮南子·主术训》夫荣启期一弹,而孔子三日乐。感于和。
  《说苑·修文》子路鼓瑟有北鄙之声,孔子闻之曰:"信矣!由之不才也。"冉有侍,孔子曰:"求!来。尔奚不谓由?夫先王之制音也,奏中声,为中节,流入于南,不归于北。南者,生育之乡;北者,杀伐之域。故君子执中以为本,务生以为基。故其音温和而居中,以象生育之气,忧哀悲痛之感,不加乎心,暴厉淫荒之动,不在乎体。夫然者,乃治存之风,安乐之为也。彼小人则不然,执末以论本,务刚以为基。故其音湫厉而微末,以象杀伐之气,和节中正之感,不加乎心,温俨恭庄之动,不存乎体。夫杀者,乃乱亡之风,奔北之为也。昔舜造南风之声,其兴也勃焉,至今王公述而不释;纣为北鄙之声,其废也忽焉,至今王公以为笑。彼舜以匹夫,积正合仁,履中行善,而卒以兴;纣以天子,好慢淫荒,刚厉暴贼,而卒以灭。今由也,匹夫之徒,布衣之丑也。既无意乎先王之制,而又有亡国之声,岂能保七尺之身哉!"冉有以告子路,子路曰:"由之罪也。小人不能耳陷而入于斯,宜矣夫子之言也。"遂自悔,不食,七日而骨立焉。孔子曰:"由之改过矣。"
  《公羊》哀十四年疏引《揆命篇》孔子年七十岁知图书,作《春秋》。
  《御览》十六引《洪范五行传》孔子作《春秋》,正春,正秋,所以重历也。
  《御览》九百二十三引《礼稽命征》孔子谓子夏曰:"鸲鹆至,非中国之禽也。"
  《文选》答宾戏注引《春秋元命包》孔子曰:"丘作《春秋》,始于元,终于麟,王道成也。"
  《仪礼·士冠礼》疏引《春秋演孔图》孔子修《春秋》,九月而成。卜之,得阳豫之卦。
  《公羊》哀十四年疏引《演孔图》获麟而作《春秋》,九月书成。
  《初学记》二十一引《春秋握诚图》孔子作《春秋》,陈天人之际,记异考符。
  《古微书》引《春秋说题辞》孔子言曰:"五变入臼,米出甲,谓硙之为粝米也,舂之则稗米也,皞之则凿米也,臿之则毁米也,又鳷择之,〈白易〉〈白差〉之,则为晶米。"
  引《春秋命历序》孔子始《春秋》,退修殷之故历,使其数可传于后,《春秋》宜以殷历正之。
  《公羊》僖四年解诂孔子曰:"书之重,辞之复。呜呼!不可不察,其中必有美者焉。"
  《公羊》成八年解诂孔子曰:"皇象元,逍遥术,无文字,德明谥。"
  《公羊》昭十二年疏引《春秋说》孔子作《春秋》,一万八千字,九月而书成。以授游夏之徒,游夏之徒不能改一字。
  《史记·太史公自序》子曰:"我欲载之空言,不如见之行事之深切著明也。"
  《公羊》隐公第一疏引《闵因叙》昔孔子受端门之命,制春秋之义,使子夏等十四人求周史记,得百二十国宝书,九月经立。
  《春秋繁露·俞予》仲尼之作春秋也,上探正天,端王公之位,万物民之所欲,下明得失,起贤才以待后圣。故引史记,理往事,正是非也。王公史记十二公之间,皆衰世之事,故门人惑。孔子曰:"吾因其行事而加乎王心焉。"以为见之空言,不如行事博深切。故子贡、闵子、公肩子,言其切而为国家贤也。其为切而至于杀君亡国,奔走不得保社稷,其所以然,是皆不明于道,不览于《春秋》也。故卫子夏言:有国家者不可不学《春秋》,不学《春秋》,则无以见前后旁侧之危,则不知国之大柄、君子重任也。故或胁穷失国,扌拿杀于位,一朝至尔。苟能述《春秋》之法,致行其道,岂徒除祸哉!乃尧舜之德也。故《世子》曰:"功及子孙,光辉百世,圣王之德,莫美于世。"故予先言《春秋》详己而略人,因其国而容天下。《春秋》之道,大得之则以王,小得之则以霸。故曾子、子石盛美齐侯安诸侯,尊天子。霸王之道,皆本于仁。仁,天心,故次以天心。爱人之大者,莫大于思患而豫防之,故蔡得意于吴,鲁得意于齐,而《春秋》皆不告,故次以言怨人不可通,敌国不可狎,扰窃之国不可使久亲,皆防患为民除患之意也。不爱民之渐乃至于死亡,故言楚灵王、晋厉公生弑于位,不仁之所致也。故善宋襄公不厄人,不由其道而胜,不如由其道而败,《春秋》贵之,将以变习俗而成王化也。故夏言春秋重人,诸讥皆本此。或奢侈使人愤怨,或暴虐贼害人,终皆祸及身。故子池言鲁庄筑台,丹楹刻桷,晋厉之刑刻意者,皆不得以寿终。上奢侈,刑又急,皆不内恕,求备于人,故次以《春秋》缘人情,赦小过,而《传》明之曰:"君子辞也。"孔子明得失,见成败,疾时世之不仁失王。孔子曰:"吾因行事",赦小过。《传》又明之曰:"君子辞也。"孔子曰:"吾因行事,加吾王心焉。"假其位号以正人伦,因其成败以明顺逆,故其所善,则桓文行之而遂,其所恶,则乱国行之终以败。故始言大恶杀君亡国,终言赦小国,是以始于粗粝,终于精微,教化流行,德泽大洽,天下之人,人有士君子之行而少过矣,亦讥二名之意也。
  《穀梁》桓二年传孔子曰:"名从主人,物从中国。"
  《穀梁》桓十四年传孔子曰:"听远音者,闻其疾而不闻其舒;望远者,察其貌而不察其形。立乎定哀,以指隐桓,隐桓之日远矣。"
  《穀梁》僖十六年传子曰:"石,无知之物;鶃,微有知之物。石无知,故日之;鶃,微有知之物,故月之。君子之于物,无所苟而已。"
  《穀梁》哀十三年传吴王夫差曰:"好冠,来。"孔子曰:"大矣哉!夫差未能言冠而欲冠也。"
  《艺文类聚》八十引《庄子》仲尼读书,老聃倚灶觚而听之,曰:"是何书也?"曰:"《春秋》也。"
  《韩非子·内储说上·七术》鲁哀公问于仲尼曰:"《春秋》之记曰:'冬,十二月,濆霜不杀菽。'何为记此?"仲尼对曰:"此言可以杀而不杀也。夫宜杀而不杀,桃李冬实,天失道,草木犹犯干之,而况于人君乎?"
  《盐铁论·散不足》孔子读史记,喟然而叹,伤正德之废,君臣之危也。
  《论衡·效力》孔子,周世多力之人也。作《春秋》,删五经,秘书微文,无所不定。
  《论衡·超奇》孔子作《春秋》,以示王意。
  《论衡·超奇》孔子得史记以作《春秋》。及其立义创意,褒贬赏诛,不复因史记者,眇思自出于胸中也。
  《说苑·君道》孔子曰:"文王似元年,武王似春王,周公似正月。文王以王季为父,以太任为母,以太姒为妃,以武王、周公为子,以泰颠、闳夭为臣,其本美矣。武王正其身以正其国,正其国以正天下。伐无道,刑有罪,一动天下正,其事正矣。春致其时,万物皆得生;君致其道,万人皆及治。周公戴己而天下顺之,其诚至矣。"
  《说苑·君道》孔子曰:"夏道不亡,商德不作;商德不亡,周德不作;周德不亡,《春秋》不作;《春秋》作而后君子知周道亡也。"
  《说苑·至公》夫子行,说七十诸侯,无定处,意欲使天下之民各得其所。而道不行,退而修《春秋》。采豪毛之善,贬纤介之恶,人事浃,王道备,精和圣制,上通于天而麟至,此天之知夫子也。于是喟然而叹曰:"天以至明为不可蔽乎,日何为而食?地以至安为不可危乎,地何为而动?天地而尚有动蔽,是故贤圣说于世而不得行其道,故灾异并作也。"
  《周礼·九嫔》注孔子云:"日者,天之明;月者,地之理。阴契制,故月上属为天,使妇从夫,放月纪。"
  《春秋左传》序疏引《孝经钩命决》《春秋》,二尺四寸书之;《孝经》,一尺二寸书之。
  《公羊》序疏引《钩命决》孔子在庶,德无所施,功无所就,志在《春秋》,行在《孝经》。
  《御览》六百十引《钩命决》《孝经》者,篇题就号也,所以表指括意,序中书名,出义见道,曰著一字,苞十八章,为天地喉襟,道要德本,故挺以题符篇冠就。又曰曾子撰,斯问曰:"孝乎?文驳不同乎?"子曰:"吾作《孝经》,以素王无爵之赏、斧钺之诛,与先王以托权目,至德要道以题行首"。仲尼以立情性,言子曰以开号列曾子,示撰辅《书》《诗》以合谋。
  《公羊》哀十四年疏引《孝经说》孔子曰:"《春秋》属商,《孝经》属参。"
  《公羊》哀十四年疏引《孝经说》丘以匹夫,徒步以制正法。
  《论衡·雷虚》《论语》,迅雷风烈必变;《礼记》,有疾风迅雷甚雨则必变。虽夜必兴,衣服,冠而坐。子曰:"天之与人,犹父子。有父为之变,子安能忽?故天变,己亦宜变,顺天时,示已不违也。"
  《说文》《逸论语》曰:"玉粲之璱兮,其裛猛也。"
  《说文》《逸论语》曰:"如玉之莹。"
  《初学记》二十七《逸论语》曰:"玉十谓之区,治玉谓之琢,亦谓之雕。瑳,玉色鲜白也;莹,玉色也;瑛,玉光也;琼,赤玉也;璇瑾瑜,美玉也;璑,三采玉也;玲玱琤琐瑝,玉声也;枿,玉佩也;璬,充耳也;璪,玉饰以水藻也。"
  《初学记》二十七《逸论语》曰:"璠玙,鲁之宝玉也。孔子曰:'美哉璠玙!远而望之,奂若也;近而视之,瑟若也。一则理胜,一则孚胜。'"
  《文选》刘歆移书太常博士注引《论语谶》自卫反鲁,删《诗》、《书》,修《春秋》。
  《文选》齐安陆王碑文注引《论语谶》仲尼居乡党,卷怀道美。
  《说文》孔子曰:"一贯三为王。"
  《说文》孔子曰:"推十合一为士。"
  《说文》孔子曰:"乌,盱呼也。取其助气,故以为乌呼。"
  《说文》孔子曰:"牛羊之字,以形举也。"
  《说文》孔子曰:"黍可为酒,禾入水也。"
  《说文》孔子曰:"粟之为言续也。"
  《说文》孔子曰:"在人下,故诘屈。"
  《说文》孔子曰:"貉之为言恶也。"
  《说文》孔子曰:"视犬之字,如画狗也。"
  《说文》孔子曰:"狗,叩也。叩气吠以守。"
  《史记·滑稽列传》孔子曰:"六艺于治,一也。《礼》以节人,《乐》以发和,《书》以道事,《诗》以达意,《易》以神化,《春秋》以义。"
  《白虎通·五经》孔子居周之末世,王道陵迟,礼义废坏,强陵弱,众暴寡,天子不敢诛,方伯不敢伐。闵道德之不行,故周流应聘,冀行其道德。自卫反鲁,自知不用,故追定五经,以行其道。
  《论衡·佚文》孝武皇帝封弟为鲁恭王,恭王坏孔子宅以为宫,得佚《尚书》百篇,《礼》三百,《春秋》三十篇,《论语》二十一篇。
上一页:卷四回目录下一页:卷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