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繁体中文
国学经典 | 帮助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我要投稿 | RSS历史网RSS订阅
国学春秋网 中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学 >>  子部 >>  《朱子语类》 我要反馈

卷八十九·礼六

书名:《朱子语类》 作者:宋·黎靖德 来源:历史春秋网 评论() 【国学经典 加入书架 纠错】【字体:   

  ◎冠昏丧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总论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冠礼、昏礼,不知起于何时。如礼记疏说得恁地,不知如何未暇辨得。义刚。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冠、昏、丧、祭,何书可用?”曰:“只温公书仪略可行,亦不备。”又曰:“只是仪礼。”问:“伊川亦有书?”曰:“只有些子。”节。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钦夫尝定诸礼可行者,淳录云:“在广西刊三家礼。”乃除冠礼不载。问之,云:“难行。”某答之云:“古礼惟冠礼最易行。淳录云:“只一家事。”如昏礼须两家皆好礼,淳录云:“碍两家,如五两之仪,须两家是一样人,始得。”方得行。丧礼临时哀痛中,少有心力及之。祭礼则终献之仪,烦多长久,皆是难行。看冠礼比他礼却最易行。”贺孙。淳录少异。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丧、祭之礼,今之士固难行,而冠、昏自行,可乎?”曰:“亦自可行。某今所定者,前一截依温公,后一截依伊川。昏礼事属两家,恐未必信礼,恐或难行。若冠礼,是自家屋里事,却易行。向见南轩说冠礼难行。某云,是自家屋里事,关了门,将巾冠与子弟戴,有甚难!”又云:“昏礼庙见舅姑之亡者而不及祖,盖古者宗子法行,非宗子之家不可别立祖庙,故但有祢庙。今只共庙,如何只见祢而不见祖?此当以义起,亦见祖可也。”问:“必待三月,如何?”曰:“今若既归来,直待三月,又似太久。古人直是至此方见可以为妇,及不可为妇,此后方反马。马是妇初归时所乘车,至此方送还母家。”贺孙。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冠、昏、丧、祭礼。曰:“今日行之正要简,简则人易从。如温公书仪,人已以为难行,其殽馔十五味,亦难办。”功云:“随家丰俭。”曰:“然。”问:“唐人立庙,不知当用何器?”曰:“本朝只文潞公立庙,不知用何器。曰与叔亦曾立庙,用古器。然其祭以古玄服,乃作大袖皂衫,亦怪,不如着公服。今五礼新仪亦简,唐人祭礼极详。”可学。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冠、昏之礼,如欲行之,当须使冠、昏之人易晓其言,乃为有益。如三加之辞,出门之戒,若只以古语告之,彼将谓何?”曰:“只以今之俗语告之,使之易晓,乃佳。”时举。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冠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因言冠礼,或曰:“邾隐公将冠,使孟懿子问于孔子,孔子对他一段好。”曰:“似这样事,孔子肚里有多,但今所载于方册上者,亦无几尔。”广。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昏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天子诸侯不再娶,亡了后妃,只是以一娶十二女、九女者推上。鲁齐破了此法再娶。大夫娶三,士二,却得再娶。扬。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因论今之士大夫多是死于欲,曰:“古人法度好。天子一娶十二女,诸侯一娶九女,老则一齐老了,都无许多患。”扬。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亲迎之礼,从伊川之说为是,近则迎于其国,远则迎于其馆。闳祖。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程氏昏仪与温公仪如何?”曰:“互有得失。”曰:“当以何为主?”曰:“迎妇以前,温公底是;妇入门以后,程仪是。温公仪,亲迎只拜妻之父两拜,便受妇以行,却是;程仪遍见妻之党,则不是。温公仪入门便庙见,不是;程仪未庙见却是。大概只此两条,以此为准,去子细看。”曰:“庙见当以何日?”曰:“古人三月而后见。”曰:“何必待三月?”曰:“未知得妇人性行如何。三月之久,则妇仪亦熟,方成妇矣。然今也不能到三月,只做个节次如此。”曰:“古人纳采后,又纳吉。若卜不吉,则如何?”曰:“便休也。”曰:“古人纳币五两,只五匹耳。恐太简,难行否?”曰:“计繁简,则是以利言矣。且吾侪无望于复古,则风俗更教谁变?”曰:“温公用鹿皮,如何?”曰:“大节是了,小小不能皆然,亦没紧要。”曰:“温公妇见舅姑,及舅姑享妇仪,是否?”曰:“亦是古人有此礼。”淳。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或问:“古者妇三月庙见,而温公礼用次日。今有当日即庙见者,如何?”曰:“古人是从下做上,其初且是行夫妇礼;次日方见舅姑;服事舅姑已及三月,不得罪于舅姑,方得奉祭祀。”义刚。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妇当日庙见,非礼否?”曰:“固然。温公如此,他是取左氏‘先配后祖’之说。不知左氏之语何足凭?岂可取不足凭之左氏,而弃可信之仪礼乎!”卓。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人着书,只是自入些己意,便做病痛。司马与伊川定昏礼,都是依仪礼,只是各改了一处,便不是古人意。司马礼云:“亲迎,奠雁,见主昏者即出。”不先见妻父母者,以妇未见舅姑也。是古礼如此。伊川却教拜了,又入堂拜大男小女,这不是。伊川云:“婿迎妇既至,即揖入内,次日见舅姑,三月而庙见。”是古礼。司马礼却说,妇入门即拜影堂,这又不是。古人初未成妇,次日方见舅姑。盖先得于夫,方可见舅姑;到两三月得舅姑意了,舅姑方令见祖庙。某思量,今亦不能三月之久,亦须第二日见舅姑,第三日庙见,乃安。亦当行亲迎之礼。古者天子必无亲至后家之礼。今妻家远,要行礼,一则令妻家就近处设一处,却就彼往迎归馆成礼;一则妻家出至一处,婿即就彼迎归自成礼。贺孙。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叔器问:“昏礼,温公仪,妇先拜夫;程仪,夫先拜妇。或以为妻者齐也,当齐拜。何者为是?”曰:“古者妇人与男子为礼,皆侠拜,每拜以二为礼。昏礼,妇先二拜,夫答一拜;妇又二拜,夫又答一拜。冠礼,虽见母,母亦侠拜。”淳。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今有士人对俗人结姻,欲行昏礼,而彼俗人不从,却如何?”先生微笑,顾义刚久之,乃曰:“这也是费力,只得宛转使人去与他商量。古礼也省径,人也何苦不行!”直卿曰:“若古礼有甚难行者,也不必拘。如三周御轮,不成是硬要扛定轿子旋三匝!”先生亦笑而应。义刚曰:“如俗礼若不大段害理者,些小不必尽去也得。”曰:“是。”久之,云:“古人也有不可晓。古人于男女之际甚严,却如何地亲迎乃用男子御车,但只令略偏些子?不知怎生地。”直卿举今人结发之说为笑。先生曰:“若娶用结发,则结发从军,皆先用结了头发后,方与番人冢杀耶?”义刚。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卿问姑舅之子为昏。曰:“据律中不许。然自仁宗之女嫁李玮家,乃是姑舅之子,故欧阳公曰:‘公私皆已通行。’此句最是把□。去声。这事又如鲁初间与宋世为昏,后又与齐世为昏,其间皆有姑舅之子者,从古已然。只怕位不是。”义刚。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丧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丧礼制度节目。曰:“恐怕仪礼也难行。如朝夕奠与葬时事尚可。未殡以前,如何得一一恁地子细?只如含饭一节,教人从那里转?那里安顿?一一各有定所,须是有人相,方得。孔子曰‘行夏之时,乘之辂’,已是厌周文之类了。某怕圣人出来,也只随今风俗立一个限制,须从宽简。而今考得礼子细,一一如古,固是好;如考不得,也只得随俗不碍理底行去。”胡泳。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因论丧服,曰:“今人吉服皆已变古,独丧服必欲从古,恐不相称。”闳祖云:“虽是如此,但古礼已废,幸此丧服尚有古制,不犹愈于俱亡乎?”直卿亦以为然。先生曰:“‘礼时为大。’某尝谓,衣冠本以便身,古人亦未必一一有义。又是逐时增添,名物愈繁。若要可行,须是酌古之制,去其重复,使之简易,然后可。”又云:“一人自在下面做,不济事。须是朝廷理会,一齐与整顿过。”又云:“康节说‘某今人,须着今时衣服’,忒煞不理会也。”闳祖。以下丧服。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子升:“向见考祔礼,煞子细。不知其他礼数,都考得如此否?”曰:“未能及其他。”曰:“今古不同。如殡礼,今已自不可行。”子升因问:“丧礼,如温公仪,今人平时既不用古服,却独于丧礼服之,恐亦非宜,兼非礼不足哀有余之意。故向来斟酌,只以今服加衰绖。”曰:“论来固是如此。只如今因丧服尚存古制,后世有愿治君臣,或可因此举而行之。若一向废了,恐后来者愈不复识矣。”木之。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丧服,今人亦有欲用古制者。时举以为吉服既用今制,而独丧服用古制,恐徒骇俗。不知当如何?”曰:“骇俗犹些小事,但恐考之未必是耳。若果考得是,用之亦无害。”时举。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丧礼衣服之类,逐时换去。如葬后换葛衫,小祥后换绅布之类。扬。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丧服之制。曰:“‘衣带下尺。’郑注云:‘要也广尺,足以掩裳上际。’廖西仲云,以布半幅,其长随衣之围,横缀于衣下而谓之要。’”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丧服,如至尊之丧,小官及士庶等服,于古皆差。仪礼,诸侯为天子斩衰三年。传曰:‘君,至尊也。’注:‘天子诸侯及卿大夫有地者皆曰君。’庶人为国君齐衰三月。注:‘不言民,而言庶人,庶人或有在官者。天子畿内之民,服天子亦如之。’以是观之,自古无通天下为天子三年之制,前辈恐未之考。”曰:“今士庶人既无本国之君服,又无至尊服,则是无君,亦不可不示其变。如今叙衫亦不害,此亦只存得些影子。”问:“士庶亦不可久。”“庶人为国君亦止齐衰三月,诸侯之大夫为天子,亦止小功穗衰。”或问:“有官人嫁娶在祔庙后。”曰:“只不可带花用乐,少示其变。”又曰:“至尊之服,要好,初来三日用古冠服,上衣下裳;以后却用今所制服,四脚□头等。自京官以上是一等服,京官以下是一等服,士人又一等服,庶人又一等服。如此等级分明,也好。”器之问:“寿皇行三年之丧,是谁建议?”曰:“自是要行,这是甚次第!可惜无好宰相将顺成此一大事。若能因举行盛典及于天下,一整数千百年之陋,垂数千百年之成宪,是甚次第!时相自用紫衫皂带,入临用白衫,待退归便不着。某前日在上前说及三年之丧,亦自感动,次日即付出与礼官集议,意甚好。不知后来如何忽又住了,却对宰相说:‘也似吒异。’不知寿皇既已行了,又有甚吒异?只是亦无人助成此事。因检仪礼注疏说嫡孙承重甚详。君之丧服,士庶亦可聚哭,但不可设位。某在潭州时,亦多有民众欲入衙来哭,某初不知,外面被门子止约了。待两三日方知,遂出榜告示,亦有来哭者。”贺孙。以下君丧。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因说:“天子之丧,自太子宰执而下,渐降其服,至于四海,则尽三月。服,谓凶服。讣所至,不问地之远近,但尽于三月而止。天子初死,近地先闻,则尽三月;远地或后闻之,亦止于三月之内也。”又云:“古者次第,公卿大夫与列国之诸侯,各为天子三年之丧;而列国之卿大夫,又各为其君三年之服;盖止是自服其君。如诸侯之大夫,为本国诸侯服三年之丧,则不复为天子服。百姓则畿内之民,自为天子服本国之君服三年之丧也。故礼曰‘百姓为天子、诸侯有土者,服三年之丧’,为此也。”又云:“‘君之丧,诸达官之长,杖。’达官,谓得自通于君者,如内则公卿、宰执、六曹之长,九寺、五监之长,外则监司、郡守,皆自得通章奏于君者。凡此者皆杖,以次则不杖。如太常卿杖,太常少卿则不杖。若无太常卿,则少卿代之杖也。只不知王畿之内,公卿之有采地者,其民当何如服,当检看。”卓。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徽庙讣至,胡明仲知严州,众议欲以日易月。张晋彦为司理,为明仲言:“前世以日易月,皆是有遗诏。今太上在远,无遗诏,岂可行?”胡曰:“然则如之何?”曰:“盍请之于朝?”胡如其说,不报。可学。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高宗登遐,寿皇麻衣不离身,而臣子晏然朝服如常,只于朝见时,略换皂带,以为服至尊之服。冠有数样,衣有数样,所以当来如此者,乃是甚么时,便着甚么样冠服。昨闻朝廷无所折衷,将许多衣服一齐重叠着了。古礼恐难行,如今来却自有古人做未到处。如古者以皮束棺,如何会弥缝?又,设熬黍稷于棺旁以惑蚍蜉,可见少智。然三日便殡了,又见得防虑之深远。今棺以用漆为固,要拘三日便殡,亦难。丧最要不失大本。如不用浮屠,送葬不用乐,这也须除却。所谓古礼难行者,非是道不当行,只怕少间止了得要合那边,要合这边,到这里一重大利害处,却没理会,却便成易了。古人已自有个活法,如身执事者面垢而已之类。贺孙。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器远问:“‘安常习故’,是如何?”曰:“云云。如亲生父母,子合当安之。到得立为伯叔后,疑于伯叔父有不安者,这也是理合当如此。然而自古却有大宗无子,则小宗之子为之后。这道理又却重。只得安于伯叔父母,而不可安于所生父母。丧服则为为后父母服三年,所生父母只齐衰,不杖,期。”贺孙。以下服制。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天下事易至于安常习故’,如何?”曰:“且如今人为所生父母齐衰,不杖,期,为所养父母斩衰三年,以理观之,自是不安。然圣人有个存亡继绝底道理,又不容不安。且如濮安懿王事,当时皆以司马公为是。今则濮安懿王下却有主祀,朝廷却未尝正其号。”卓。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祖在父亡,祖母死,亦承重。毕。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嫡孙承重,庶孙是长亦不承。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庶子之长子死,亦服三年。扬。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礼只有父母服,他服并无,故今长幼服都无考。妻服期,子以父在,服亦期,故哭祭之类同。今律则不然,故其礼皆龃龉。扬。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显道问服制。曰:“唐时添那服制,添得也有差异处。且如亲叔伯是期,堂叔须是大功,乃便降为小功,不知是怎生地。”义刚。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服议,汉儒自为一家之学,以仪礼丧服篇为宗。礼记中小记大传则皆申其说者,详密之至,如理丝栉发。可试考之,画作图子,更参以通典及今律令,当有以见古人之意不苟然也。灏。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孝子于尸柩之前,在丧礼都不拜,如何?”曰:“想只是父母在生时,子弟欲拜,亦须俟父母起而衣服。今恐未忍以神事之,故亦不拜。”胡泳。以下居丧。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或问:“哀慕之情,易得间断,如何?”曰:“此如何问得人!孝子丧亲,哀慕之情,自是心有所不能已,岂待抑勒,亦岂待问人?只是时时思慕,自哀感。所以说‘祭思敬,丧思哀’。只是思着自是敬,自是哀。若是不哀,别人如何抑勒得他!”因举“宰我问三年之丧”云云,曰:“女安则为之!圣人也只得如此说,不当抑勒他,教他须用哀。只是从心上说,教他自感悟。”僩录略。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居丧以来,惟看丧礼,不欲读他书,恐妨哀。然又觉精神元自荒迷,更专一用心去考索制度名物,愈觉枯燥。今欲读语孟,不知如何?”曰“居丧初无不得读书之文。古人居丧废业,业是簨□上版子;废业,谓不作乐耳。古人礼乐不去身,惟居丧然后废乐。故‘丧复常,读乐章’。周礼司业者,亦司乐也。”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叔器问:“今之墨衰便于出入,而不合礼经,如何?”曰:“若不能出,则不服之亦好。但有出入治事,则只得服之。丧服四制说:‘百官备,百物具。不言而事行者,扶而起;言而后事行者,杖而起;身执事而后行者,面垢而已。’盖惟天子诸侯始得全伸其礼,庶人皆是自执事,不得伸其礼。”淳。义刚同。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亲丧,兄弟先满者先除服,后满者后除,以在外闻丧有先后者。扬。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丧妻者,木主要作妻名,不可作母名。若是妇,须作妇名,翁主之。卒哭即祔。更立木主于灵坐,朝夕奠就之,三年除之。扬。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长子死,则主父丧,用次子,不用侄,今法如此。宗子法立,则用长子之子。此法已坏,只从今法。扬。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丧之五服皆有制,不知饮食起居,亦当终其制否?”曰:“合当尽其制。但今人不能行,然在人斟酌行之。”宇。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丧礼不饮酒,不食肉。若朝夕奠,及亲朋来奠之馔,则如之何?”曰:“与无服之亲可也。”淳。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丧葬之时,只当以素食待客。祭馔荤食,只可分与仆役。贺孙。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居丧,为尊长强之以酒,当如何?”曰:“若不得辞,则勉徇其意,亦无害。但不可至沾醉,食已复初可也。”问:“坐客有歌唱者如之何?”曰:“当起避。”僩。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或问:“亲死遗嘱教用僧道,则如何?”曰:“便是难处。”或曰:“也可以不用否?”曰:“人子之心有所不忍。这事,须子细商量。”胡泳。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或问:“设如母卒,父在,父要循俗制丧服,用僧道火化,则如何?”曰:“公如何?”曰:“只得不从。”曰:“其他都是皮毛外事,若决如此做,从之也无妨,若火化则不可。”泳曰:“火化,则是残父母之遗骸。”曰:“此话若将与丧服浮屠一道说,便是未识轻重在。”胡泳。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丧三年不祭。”盖孝子居倚庐垩室,只是思慕哭泣,百事皆废,故不祭耳。然亦疑当令宗人摄祭,但无明文,不可考耳。闳祖。以下丧废祭。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伊川谓,三年丧,古人尽废事,故并祭祀都废。今人事都不废,如何独废祭祀?故祭祀可行。”先生曰:“然。亦须百日外方可。然奠献之礼,亦行不得。只是铺排酒食仪物之类后,主祭者去拜。若是百日之内要祭,或从伯叔兄弟之类,有人可以行。”或问:“今人以孙行之,如何?”曰:“亦得。”又曰:“期、大小功、缌麻之类服,今法上日子甚少,便可以入家庙烧香拜。”扬。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丧三年不祭”。曰:“程先生谓,今人居丧,都不能如古礼,却于祭祀祖先独以古礼不行,恐不得。横渠曰:‘如此,则是不以礼祀其亲也。’某尝谓,如今人居丧时,行三二分居丧底道理,则亦当行三二分祭先底礼数。”今按:此语非谓只可行三二分,但既不得尽如古,则丧祭亦皆当存古耳。广。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古人缌麻已废祭祀,恐今人行不得。扬。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三年丧中,得做祭文祭故旧否?”曰:“古人全不吊祭,今不柰何。胡籍溪言,只散句做,不押韵。”扬。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先生以子丧,不举盛祭,就影堂前致荐,用深衣幅巾。荐毕,反丧服,哭奠于灵,至恸。贺孙。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练而祔,是否?”曰:“此是殷礼,而今人都从周礼。若只此一件却行殷礼,亦无意思。若如陆子静说,祔了便除去几筵,则须练而祔。若郑氏说祔毕复移主出于寝,则当如周制,祔亦何害?”贺孙。以下祔。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今不立昭穆,即所谓“祔于曾祖、曾祖姑”者,无情理也。德明。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古人所以祔于祖者,以有庙制昭穆相对,将来祧庙,则以新死者安于祖庙。所以设祔祭豫告,使死者知其将来安于此位;亦令其祖知是将来移上去,其孙来居此位。今不异庙,只共一堂排作一列,以西为上,则将来祧其高祖了,只趱得一位,死者当移在祢处。如此则只当祔祢,今祔于祖,全无义理。但古人本是祔于祖,今又难改他底,若卒改他底,将来后世或有重立庙制,则又着改也。神宗朝欲议立朝廷庙制,当时张虎则以为祧庙祔庙只移一位,陆农师则以为祔庙祧庙皆移一匝。如农师之说,则是世为昭穆不定,岂得如此?文王却是穆,武王却是昭。如曰“我穆考文王”,又曰“我昭考武王”。又如左传说:“管蔡郕霍鲁卫毛□郜雍曹滕毕原酆郇,文之昭也。”这十六国是文王之子,文王是穆,故其子曰“文之昭也”。“邘晋应韩,武之穆也”,这四国是武王之子,武王是昭,故其子曰“武之穆也”。则昭穆是万世不可易,岂得如陆氏之说?陆氏礼象图中多有杜撰处。不知当时庙制,后来如何不行?贺孙。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祔新主而迁旧主,亦合告祭旧主,古书无所载,兼不说迁于何所。天子则有始祖之庙,而藏之夹室,大夫亦自有始祖之庙。今皆无此,更无顿处。古人埋桑主于两阶间,盖古者阶间人不甚行;今则混杂,亦难埋于此,看来只得埋于墓所。大戴礼说得迁祔一条,又不分晓。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先生以长子大祥,先十日朝暮哭,诸子不赴酒食会。近祥则举家蔬食,此日除祔。先生累日颜色忧戚。贺孙。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二十五月祥后便禫,看来当如王肃之说,于‘是月禫,徙月乐’之说为顺。而今从郑氏之说,虽是礼疑从厚,然未为当。看来而今丧礼须当从仪礼为正。如父在为母期,非是薄于母,只为尊在其父,不可复尊在母,然亦须心丧三年。及嫂叔无服,这般处皆是大项事,不是小节目,后来都失了。而今国家法为所生父母皆心丧三年,此意甚好。贺孙。以下禫。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先是旦日,吴兄不讲礼。先生问何故。曰:“为祖母承重,方在禫,故不敢讲贺礼。”或问:“为祖母承重,有禫制否?”曰:“礼惟于父母与长子有禫。贺孙录云:“却于祖母未闻。”今既承重,则便与父母一般了,当服禫。”广。贺孙同。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或问:“女子已嫁,为父母禫否?”曰:贺孙录云:“想是无此礼。”“据礼云父在为母禫,止是主男子而言。”广。贺孙同。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今吊者用横乌,如何?”曰:“此正与‘羔裘玄冠不以吊’相反,亦不知起于何时。想见当官者既不欲易服去吊人,故杜撰成个礼数。若闲居时,只当易服用叙衫。”广。吊。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本朝于大臣之丧,待之甚哀。”贺孙举哲宗哀临温公事。曰:“温公固是如此,至于尝为执政,已告老而死,祖宗亦必为之亲临罢乐。看古礼,君于大夫,小敛往焉,大敛往焉;于士,既殡往焉;何其诚爱之至!今乃恝然。这也只是自渡江后,君臣之势方一向悬绝,无相亲之意,故如此。古之君臣所以事事做得成,缘是亲爱一体。因说虏人初起时,其酋长与部落都无分别,同坐同饮,相为戏舞,所以做得事。如后来兀术犯中国,虏掠得中国士类,因有教之以分等陛立制度者,于是上下位势渐隔,做事渐难。”贺孙。君临臣丧。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某旧为先人饰棺,考制度作帷□,李先生以为不切。而今礼文觉繁多,使人难行。后圣有作,必是裁减了,方始行得。贺孙。饰棺。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先生殡其长子,诸生具香烛之奠。先生留寒泉殡所受吊,望见客至,必涕泣远接之;客去,必远送之。就寒泉庵西向殡。掘地深二尺,阔三四尺,内以火砖铺砌,用石灰重重遍涂之,棺木及外用土砖夹砌。将下棺,以食五味奠亡人,次子以下皆哭拜。诸客拜奠,次子代亡人答拜。盖兄死子幼,礼然也。贺孙。以下殡。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伯量问:“殡礼可行否?”曰:“此不用问人,当自观其宜。今以不漆不灰之棺,而欲以砖土围之,此可不可耶?必不可矣。数日见公说丧礼太繁絮,礼不如此看,说得人都心闷。须讨个活物事弄,如弄活蛇相似,方好。公今只是弄得一条死蛇,不济事。某尝说,古者之礼,今只是存他一个大概,令勿散失,使人知其意义,要之必不可尽行。如始丧一段,必若欲尽行,则必无哀戚哭泣之情。何者?方哀苦荒迷之际,有何心情一一如古礼之繁细委曲?古者有相礼者,所以导孝子为之。若欲孝子一一尽依古礼,必躬必亲,则必无哀戚之情矣。况只依今世俗之礼,亦未为失,但使哀戚之情尽耳。有虞氏瓦棺而葬,夏后氏堲周,必无周人之繁文委曲也。又礼,圹中用生体之属,久之必溃烂,却引虫蚁,非所以为亡者虑久远也。古人圹中置物甚多。以某观之,礼文之意太备,则防患之意反不足。要之,只当防虑久远,‘毋使土亲肤’而已,其他礼文皆可略也。又如古者棺不钉,不用漆粘。而今灰漆如此坚密,犹有蚁子入去,何况不使钉漆!此皆不可行。孔子曰:‘如用之,则吾从先进。’已是厌周之文了。又曰:‘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此意皆可见。使圣贤者作,必不尽如古礼,必裁酌从今之宜而为之也。又如士相见礼、乡饮酒礼、射礼之属,而今去那里行?只是当存他大概,使人不可不知。方周之盛时,礼又全体皆备,所以不可有纤毫之差。今世尽不见,徒掇拾编缉于残编断简之余,如何必欲尽仿古之礼得!”或曰:“‘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圣人又欲从周之文,何也?”曰:“圣人之言,固非一端。盖圣人生于周之世。周之一代,礼文皆备,诚是整齐,圣人如何不从得!只是‘如用之则吾从先进’,谓自为邦则从先进耳。”僩。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伯谟问:“某人家欲除服而未葬,除之则魂魄无所依,不可祔庙。”曰:“不可,如何不早葬?葬何所费?只是悠悠。”因语:“莆人葬,只是于马鬣上,大可忧!须是悬棺而葬。”可学。以下葬。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丧事都不用冥器粮瓶之类,无益有损。棺椁中都不着世俗所用者一物。扬。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因说地理,曰:“程先生亦拣草木茂盛处,便不是不择。伯恭却只胡乱平地上便葬。若是不知此理,亦不是。若是知有此道理,故意不理会,尤不是!”□。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尧卿问合葬夫妇之位。曰:“某当初葬亡室,只存东畔一位,亦不曾考礼是如何。”安卿云:“地道以右为尊,恐男当居右。”曰:“祭以西为上,则葬时亦当如此,方是。”义刚。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先生葬长子丧仪:铭旌,埋铭,魂轿,柩止用紫盖。尽去繁文。埋铭石二片,各长四尺,阔二尺许,止记姓名岁月居里。刻讫,以字面相合,以铁束之,置于圹上。其圹用石,上盖厚一尺许,五六段横凑之,两旁及底五寸许。内外皆用石灰、杂炭末、细沙、黄泥筑之。贺孙。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问改葬。曰:“须告庙而后告墓,方启墓以葬;葬毕,奠而归,又告庙,哭,而后毕事,方稳。行葬更不必出主,祭告时却出主于寝。”贺孙。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人家墓圹棺椁,切不可太大,当使圹仅能容椁,椁仅能容棺,乃善。去年此间陈家坟墓遭发掘者,皆缘圹中太阔,其不能发者,皆是圹中狭小无着脚手处,此不可不知也。又,此间坟墓山脚低卸,故盗易入。”问:“坟与墓何别?”曰:“墓想是茔域,坟即土封隆起者。光武纪云,为坟但取其稍高,四边能走水足矣。古人坟极高大,圹中容得人行,也没意思。法令,一品以上坟得一丈二尺,亦自尽高矣。”守约云:“坟墓所以遭发掘者,亦阴阳家之说有以启之。盖凡发掘者,皆以葬浅之故。若深一二丈,自无此患。古礼葬亦许深。”曰:“不然,深葬有水。尝见兴化漳泉间坟墓甚高。问之,则曰,棺只浮在土上,深者仅有一半入地,半在地上,所以不得不高其封。后来见福州人举移旧坟稍深者,无不有水,方知兴化漳泉浅葬者,盖防水尔。北方地土深厚,深葬不妨。岂可同也?”问:“椁外可用炭灰杂沙土否?”曰:“只纯用炭末置之椁外,椁内实以和沙石灰。”或曰:“可纯用灰否?”曰:“纯灰恐不实,须杂以筛过沙,久之沙灰相乳入,其坚如石。椁外四围上下,一切实以炭末,约厚七八寸许;既辟湿气,免水患,又截树根不入。树根遇炭,皆生转去,以此见炭灰之妙。盖炭是死物,无情,故树根不入也。抱朴子曰:‘炭入地,千年不变。’”问:“范家用黄泥拌石炭实椁外,如何?”曰:“不可。黄泥久之亦能引树根。”又问:“古人用沥青,恐地气蒸热,沥青溶化,棺有偏陷,却不便。”曰:“不曾亲见用沥青利害。但书传间多言用者,不知如何。”僩。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风之为物,无物不入。因解“巽为风”。今人棺木葬在地中,少间都吹喎了,或吹翻了。”问:“今地上安一物,虽烈风,未必能吹动。何故地如此坚厚,却吹得动?”曰:“想得在地中蕴蓄欲发,其力盛猛;及出平地,则其气涣散矣。”或云:“恐无此理。”曰:“政和县有一人家,葬其亲于某位。葬了,但时闻圹中响声。其家以为地之善,故有此响。久之家业渐替,子孙贫穷,以为地之不利,遂发视之。见棺木一边击触皆损坏,其所击触处正当圹前之笼圹,今卷砖为之,棺木所入之处也。”或云:“恐是水浸致然。”曰:“非也。若水浸,则安能击触有声?不知此理如何。”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古人惟家庙有碑,庙中者以系牲。冢上四角四个,以系索下棺;棺既下,则埋于四角,所谓“丰碑”是也。或因而刻字于其上。后人凡碑刻无不用之,且于中间穴孔,不知欲何用也。今会稽大庙有一碑,下广锐而上小薄,形制不方不圆,尚用以系牲,云是当时葬禹之物。上有隶字,盖后人刻之也。僩。碑。ybh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历史春秋网www.lishichunq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