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繁体中文
历史论坛 | 帮助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我要投稿 | RSS历史网RSS订阅
国学春秋网 中医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学 >>  中医典籍 >>  《温病条辨》 我要反馈

《温病条辨》中焦篇 湿温

书名:《温病条辨》 作者:吴鞠通 来源:历史春秋网 评论() 【论坛 加入书架 纠错】【字体:   

   (疟、痢、疸、痹附)Ki1历史春秋网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五四、湿热上焦未清,里虚内陷,神识如蒙,舌滑脉缓,人参泻心汤加白芍主之。
  湿在上焦,若中阳不虚者,必始终在上焦,断不内陷;或因中阳本虚,或因误伤于药,其势必致内陷。湿之中人也,首如裹,目如蒙,热能令人昏,故神识如蒙,此与热邪直入包络谵语神昏有间。
  里虚故用人参护里阳,白芍以护真阴;湿陷于里,故用干姜、枳实之辛通;湿中兼热,故用黄芩、黄连之苦降。此邪已内陷,其势不能还表,法用通降,从里治也。
  人参泻心汤方(苦辛寒兼甘法)
  人参(二钱)干姜(二钱)黄连(一钱五分)黄芩(一钱五分)枳实(一钱)生白芍(二钱)
  水五杯,煮取二杯,分二次服,渣再煮一杯服。
  五五、湿热受自口鼻,由募原直走中道,不饥不食,机窍不灵,三香汤主之。
  三香汤方(微苦微辛微寒兼芳香法)
  栝蒌皮(三钱)桔梗(三钱)黑山栀(二钱)枳壳(二钱)郁(二钱)香豉(二钱)降香末(三钱)
  水五杯,煮取二杯,分二次温服。
  〔方论〕按此证由上焦而来,其机尚浅,故用蒌皮、桔梗、枳壳微苦微辛开上,山栀轻浮微苦清热,香豉、郁金、降香化中上之秽浊而开郁。上条以下焦为邪之出路,故用重;此条以上焦为邪之出路,故用轻;以下三焦均受者,则用分消。彼此互参,可以知叶氏之因证制方,心灵手巧处矣!惜散见于案中而人多不察,兹特为拈出,以概其余。
  五六、吸受秽湿,三焦分布,热蒸头胀,身痛呕逆,小便不通,神识昏迷,舌白,渴不多饮,先宜芳香通神利窍,安宫牛黄丸;续用淡渗分消浊湿,茯苓皮汤。
  按此证表里经络脏腑三焦,俱为湿热所困,最畏内闭外脱,故急以牛黄丸宣窍清热而护神明;但牛黄丸不能利湿分消,故继以茯苓皮汤。
  安宫牛黄丸(方法见前)
  茯苓皮汤(淡渗兼微辛微凉法)
  茯苓皮(五钱)生薏仁(五钱)猪苓(三钱)大腹皮(三钱)白通草(三钱)淡竹叶(二钱)
  水八杯,煮取三杯,分三次服。
  五七、阳明湿温,气壅为哕者,新制桔皮竹茹汤主之。
  按《金匮》桔皮竹茹汤,乃胃虚受邪之治,今治湿热壅遏胃气致哕,不宜用参甘峻补,故改用柿蒂。按柿成于秋,得阳明燥金之主气,且其形多方,他果未之有也,故治肺胃之病有独胜(肺之脏象属金,胃之气运属金)。柿蒂乃柿之归束处,凡花皆散,凡子皆降,凡降先收,从生而散而收而降,皆一蒂为之也,治逆呃之能事毕矣(再按∶草木一身,芦与蒂为升降之门户,载生气上升者芦也,受阴精归藏者蒂也,格物者不可不于此会心焉)。
  新制桔皮竹茹汤(苦辛通降法)
  桔皮(三钱)竹茹(三钱)柿蒂(七枚)姜汁(三茶匙,冲)
  水五杯,煮取二杯,分二次温服;不知,再作服。有痰火者,加竹沥、栝蒌霜。有瘀血者,加桃仁。
  五八、三焦湿郁,升降失司,脘连腹胀,大便不爽,一加减正气散主之。
  再按此条与上第五十六条同为三焦受邪,彼以分消开窍为急务,此以升降中焦为定法,各因见证之不同也。
  一加减正气散方
  藿香梗(二钱)浓朴(二钱)杏仁(二钱)茯苓皮(二钱)广皮(一钱)神曲(一钱五分)麦芽(一钱五分)绵茵陈(二钱)大腹皮(一钱)
  水五杯,煮二杯,再服。
  〔方论〕正气散本苦辛温兼甘法,今加减之,乃苦辛微寒法也。去原方之紫苏、白芷,无须发表也。去甘桔,此证以中焦为扼要,不必提上焦也。只以藿香化浊,浓朴、广皮、茯苓、大腹泻湿满,加杏仁利肺与大肠之气,神曲、麦芽升降脾胃之气,茵陈宣湿郁而动生发之气,藿香但用梗,取其走中不走外也。茯苓但用皮,以诸皮皆凉,泻湿热独胜也。
  五九、湿郁三焦,脘闷,便溏,身痛,舌白,脉象模糊,二加减正气散主之。
  上条中焦病重,故以升降中焦为要。此条脘闷便溏,中焦证也,身痛舌白,脉象模糊,则经络证矣,故加防己急走经络中湿郁;以便溏不比大便不爽,故加通草、薏仁,利小便所以实大便也;大豆黄卷从湿热蒸变而成,能化蕴酿之湿热,而蒸变脾胃之气也。
  二加减正气散(苦辛淡法)
  藿香梗(三钱)广皮(二钱)浓朴(二钱)茯苓皮(三钱)木防己(三钱)大豆黄卷(二钱)川通草(一钱五分)薏苡仁(三钱)
  水八杯,煮三杯,三次服。
  六十、秽湿着里,舌黄脘闷,气机不宣,久则酿热,三加减正气散主之。
  前两法,一以升降为主,一以急宣经隧为主;此则以舌黄之故,预知其内已伏热,久必化热,而身亦热矣,故加杏仁利肺气,气化则湿热俱化,滑石辛淡而凉,清湿中之热,合藿香所以宣气机之不宣也。
  三加减正气散方(苦辛寒法)
  藿香(连梗叶,三钱)茯苓皮(三钱)浓朴(二钱)广皮(一钱五分)杏仁(三钱)滑石(五钱)
  水五杯,煮二杯,再服。
  六一、秽湿着里,邪阻气分,舌白滑,脉右缓,四加减正气散主之。
  以右脉见缓之故,知气分之湿阻,故加草果、楂肉、神曲,急运坤阳。使足太阴之地气不上蒸手太阴之天气也。
  四加减正气散方(苦辛温法)
  藿香梗(三钱)浓朴(二钱)茯苓(三钱)广皮(一钱五分)草果(一钱)楂肉(炒,五钱)神曲(二钱)
  水五杯,煮二杯,渣再煮一杯,三次服。
  六二、秽湿着里,脘闷便泄,五加减正气散主之。
  秽湿而致脘闷,故用正气散之香开;便泄而知脾胃俱伤,故加大腹运脾气,谷芽升胃气也。以上二条,应入前寒湿类中,以同为加减正气散法,欲观者知化裁古方之妙,故列于此。
  五加减正气散(苦辛温法)
  藿香梗(二钱)广皮(一钱五分)茯苓块(三钱)浓朴(二钱)大腹皮(一钱五分)谷芽(一钱)苍术(二钱)
  水五杯,煮二杯,日再服。
  按今人以藿香正气散,统治四时感冒,试问四时止一气行令乎?抑各司一气,且有兼气乎?况受病之身躯脏腑,又各有不等乎?历观前五法,均用正气散,而加法各有不同,亦可知用药非丝丝入扣,不能中病,彼泛论四时不正之气,与统治一切诸病之方,皆未望见轩岐之堂室者也,乌可云医乎!
  六三、脉缓身痛,舌淡黄而滑,渴不多饮,或竟不渴,汗出热解,继而复热,内不能运水谷之湿,外复感时令之湿,发表攻里,两不可施,误认伤寒,必转坏证,徒清热则湿不退,徒祛湿则热愈炽,黄芩滑石汤主之。
  脉缓身痛,有似中风,但不浮,舌滑不渴饮,则非中风矣。若系中风,汗出则身痛解而热不作矣;今继而复热者,乃湿热相蒸之汗,湿属阴邪,其气留连,不能因汗而退,故继而复热。内不能运水谷之湿,脾胃困于湿也;外复受时令之湿,经络亦困于湿矣。倘以伤寒发表攻里之法施之,发表则诛伐无过之表,阳伤而成痉;攻里则脾胃之阳伤,而成洞泄寒中,故必转坏证也。湿热两伤,不可偏治,故以黄芩、滑石、茯苓皮清湿中之热,蔻仁、猪苓宣湿邪之正,再加腹皮、通草,共成宣气利小便之功,气化则湿化,小便利则火腑通而热自清矣。
  黄芩滑石汤方(苦辛寒法)
  黄芩(三钱)滑石(三钱)茯苓皮(三钱)大腹皮(二钱)白蔻仁(一钱)通草(一钱)猪苓(三钱)
  水六杯,煮取二杯,渣再煮一杯,分温三服。
  六四、阳明湿温,呕而不渴者,小半夏加茯苓汤主之;呕甚而痞者,半夏泻心汤去人参、干姜、大枣、甘草加枳实、生姜主之。
  呕而不渴者,饮多热少也,故主以小半夏加茯苓,逐其饮而呕自止。呕而兼痞,热邪内陷,与饮相抟,有固结不通之患,故以半夏泻心,去参、姜、甘、枣之补中,加枳实、生姜之宣胃也。
  小半夏加茯苓汤
  半夏(六钱)茯苓(六钱)生姜(四钱)
  水五杯,煮取二杯,分二次服。
  半夏泻心汤去人参干姜甘草大枣加枳实生姜方
  半夏(六钱)黄连(二钱)黄芩(三钱)枳实(三钱)生姜(三钱)
  水八杯,煮取三杯,分三次服,虚者复纳人参、大枣。
  六五、湿聚热蒸,蕴于经络,寒战热炽,骨骱烦疼,舌色灰滞,面目萎黄,病名湿痹,宣痹汤主之。
  经谓∶风寒湿三者合而为痹。《金匮》谓∶经热则痹。盖《金匮》诚补《内经》之不足。痹之因于寒者固多,痹之兼乎热者,亦复不少,合参二经原文,细验于临证之时,自有权衡。本论因载湿温而类及热痹,见湿温门中,原有痹证,不及备载痹证之全,学人欲求全豹,当于《内经》、《金匮》、喻氏、叶氏以及宋元诸名家,合而参之自得。大抵不越寒热两条,虚实异治。寒痹势重而治反易,热痹势缓而治反难,实者单病躯壳易治,虚者兼病脏腑夹痰饮腹满等证,则难治矣,犹之伤寒两感也。此条以舌灰目黄,知其为湿中生热,寒战热炽,知其在经络;骨骱疼痛,知其为痹证。若泛用治湿之药,而不知循经入络,则罔效矣。故以防己急走经络之湿,杏仁开肺气之先,连翘清气分之湿热,赤豆清血分之湿热,滑石利窍而清热中之湿,山栀肃肺而泻湿中之热,薏苡淡渗而主挛痹,半夏辛平而主寒热,蚕砂化浊道中清气,痛甚加片子姜黄、海桐皮者,所以宣络而止痛也。
  宣痹汤方(苦辛通法)
  防己(五钱)杏仁(五钱)滑石(五钱)连翘(三钱)山栀(三钱)薏苡(五钱)半夏(醋炒,三钱)晚蚕砂(三钱)赤小豆皮(三钱,赤小豆乃五谷中之赤小豆,味酸肉赤,凉水浸取皮用。非药肆中之赤小豆,药肆中之赤豆乃广中野豆,赤皮蒂黑肉黄,不入药者也)
  水八杯,煮取三杯,分温三服。痛甚加片子姜黄二钱,海桐皮三钱。
  六六、湿郁经脉,身热身痛,汗多自利,胸腹白疹,内外合邪,纯辛走表,纯苦清热,皆在所忌,辛凉淡法,薏苡竹叶散主之。
  上条但痹在经脉,此则脏腑亦有邪矣,故又立一法。汗多则表阳开,身痛则表邪郁,表阳开而不解表邪,其为风湿无疑,盖汗之解者寒邪也,风为阳邪,尚不能以汗解,况湿为重浊之阴邪,故虽有汗不解也。学人于有汗不解之证,当识其非风则湿,或为风湿相搏也。自利者小便必短,白疹者,风湿郁于孙络毛窍。此湿停热郁之证,故主以辛凉解肌表之热,辛淡渗在里之湿,俾表邪从气化而散。里邪从小便而驱,双解表里之妙法也,与下条互斟自明。
  薏苡竹叶散方(辛凉淡法,亦轻以去实法)
  薏苡(五钱)竹叶(三钱)飞滑石(五钱)白蔻仁(一钱五分)连翘(三钱)茯苓块(五钱)白通草(一钱五分)
  共为细末,每服五钱,日三服。
  六七、风暑寒湿,杂感混淆,气不主宣,咳嗽头胀,不饥舌白,肢体若废,杏仁薏苡汤主之。
  杂感混淆,病非一端,乃以气不主宣四字为扼要。故以宣气之药为君。既兼雨湿中寒邪,自当变辛凉为辛温。此条应入寒湿类中,列于此者,以其为上条之对待也。
  杏仁薏苡汤(苦辛温法)
  杏仁(三钱)薏苡(三钱)桂枝(五分)生姜(七分)浓朴(一钱)半夏(一钱五分)防己(一钱五分)白蒺藜(二钱)
  水五杯,煮三杯,渣再煮一杯,分温三服。
  六八、暑湿痹者,加减木防己汤主之
  此治痹之祖方也。风胜则引,引者(吊痛掣痛之类,或上或下,四肢游走作痛,经谓行痹是也)加桂枝、桑叶。湿胜则肿,肿者(土曰敦阜。加滑石、萆、苍术。寒胜则痛,痛者加防己、桂枝、姜黄、海桐皮。面赤口涎自出者(《灵枢》谓∶胃热则廉泉开。)重加石膏、知母。绝无汗者,加羌活、苍术,汗多者加黄、炙甘草。兼痰饮者,加半夏、浓朴、广皮。因不能备载全文,故以祖方加减如此,聊示门径而已。
  加减木防己汤(辛温辛凉复法)
  防己(六钱)桂枝(三钱)石膏(六钱)杏仁(四钱)滑石(四钱)白通草(二钱)薏仁(三钱)
  水八杯,煮取三杯,分温三服。见小效不即退者,加重服,日三夜一。
  六九、湿热不解,久酿成疸,古有成法,不及备载,聊列数则,以备规矩(下疟、痢等证仿此)。
  本论之作,原补前人之未备,已有成法可循者,安能尽录。因横列四时杂感,不能不列湿温,连类而及,又不能不列黄胆、疟、痢,不过略标法则而已。按湿温门中,其证最多,其方最伙;盖土居中位,秽浊所归,四方皆至,悉可兼证,故错综参伍,无穷极也。即以黄胆一证而言,《金匮》有辨证三十五条,出治一十二方,先审黄之必发不发,在于小便之利与不利;疸之易治难治,在于口之渴与不渴;再察瘀热入胃之因,或因外并,或因内发,或因食谷,或固酣酒,或因劳色,有随经蓄血,入水黄汗;上盛者一身尽热,下郁者小便为难;又有表虚里虚,热除作哕,火劫致黄。知病有不之因,故治有不紊之法∶于是脉弦胁痛,少阳未罢,仍主以和;渴饮水浆,阳明化燥,急当泻热;湿在上,以辛散,以风胜;湿在下,以苦泄,以淡渗;如狂蓄血,势以必攻;汗后溺白,自宜投补;酒客多蕴热,先用清中,加之分利,后必顾其脾阳;女劳有秽浊,始以解毒,继以滑窍,终当峻补真阴;表虚者实卫,里虚者建中;入水火劫,以及治逆变证,各立方论,以为后学津梁。至寒湿在里之治,阳明篇中,惟见一则,不出方论,指人以寒湿中求之。盖脾本畏木而喜风燥,制水而恶寒湿。今阴黄一证,寒湿相抟,譬如卑监之土,须暴风日之阳,纯阴之病,疗以辛热无疑,方虽不出,法已显然。奈丹溪云∶不必分五疸,总是如酱相似。以为得治黄之扼要,殊不知以之治阳黄,犹嫌其混,以之治阴黄,恶乎可哉!
  喻嘉言于阴黄一证。竟谓仲景方论亡失,恍若无所循从。惟罗谦甫具有卓识,力辨阴阳,遵仲景寒湿之旨,出茵陈四逆汤之治。塘于阴黄一证,究心有年,悉用罗氏法而化裁之,无不应手取效。间有始即寒湿,从太阳寒水之化,继因其人阳气尚未十分衰败,得燥热药数帖,阳明转燥金之化而为阳证者,即从阳黄例治之。
  七十、夏秋疸病,湿热气蒸,外干时令,内蕴水谷,必以宣通气分为要。失治则为肿胀。由黄疸而肿胀者,苦辛淡法,二金汤主之。
  此揭疸病之由,与治疸之法,失治之变,又因变制方之法也。
  二金汤方(苦辛淡法)
  鸡内金(五钱)海金沙(五钱)浓朴(三钱)大腹皮(三钱)猪苓(三钱)白通草(二钱)
  水八杯,煮取三杯,分三次温服。
  七一、诸黄胆小便短者,茵陈五苓散主之。
  沈氏目南云∶此黄胆气分实证,通治之方也。胃为水谷之海,营卫之源,风入胃家气分,风湿相蒸,是为阳黄;湿热流于膀胱,气郁不化,则小便不利,当用五苓散宣通表里之邪,茵陈开郁而清湿热。
  茵陈五苓散(五苓散方见前。五苓散系苦辛温法,今茵陈倍五苓,乃苦辛微寒法)
  茵陈末(十分)五苓散(五分)
  共为细末,和匀,每服三钱,日三服。
  《金匮》方不及备载,当于本书研究,独采此方者,以其为实证通治之方,备外风内湿一则也。
  七二、黄胆脉沉,中痞恶心,便结溺赤,病属三焦里证,杏仁石膏汤主之。
  前条两解表里,此条统治三焦,有一纵一横之义。杏仁、石膏开上焦,姜、半开中焦,枳实则由中驱下矣,山栀通行三焦,黄柏直清下焦。凡通宣三焦之方,皆扼重上焦,以上焦为病之始入,且为气化之先,虽统宣三焦之方,而汤则名杏仁石膏也。
  杏仁石膏汤方(苦辛寒法)
  杏仁(五钱)石膏(八钱)半夏(五钱)山栀(三钱)黄柏(三钱)枳实汁(每次三茶匙,冲)姜汁(每次三茶匙,冲)
  水八杯,煮取三杯,分三次服。
  七三、素积劳倦,再感湿温,误用发表,身面俱黄,不饥溺赤,连翘赤豆饮煎送保和丸。
  前第七十条,由黄而变他病,此则由他病而变黄,亦遥相对待。证系两感,故方用连翘赤豆饮以解其外,保和丸以和其中,俾湿温、劳倦、治逆,一齐解散矣。保和丸苦温而运脾阳,行在里之湿;陈皮、连翘由中达外,其行湿固然矣。兼治劳倦者何?经云∶劳者温之。盖人身之动作云为,皆赖阳气为之主张,积劳伤阳。劳倦者,困劳而倦也,倦者,四肢倦怠也。脾主四肢,脾阳伤,则四肢倦而无力也。再肺属金而主气,气者阳也;脾属土而生金,阳气虽分内外,其实特一气之转输耳。劳虽自外而来,外阳既伤,则中阳不能独运,中阳不运,是人之赖食湿以生者,反为食湿所困,脾即困所食湿,安能不失牝马之贞,而上承干健乎!古人善治劳者,前者有仲景,后则有东垣,均从此处得手。奈之何后世医者,但云劳病,辄用补阴,非惑于丹溪一家之说哉!本论原为外感而设,并不及内伤,兹特因两感而略言之。
  连翘赤豆饮方(苦辛微寒法)
  连翘(二钱)山栀(一钱)通草(一钱)赤豆(二钱)花粉(一钱)香豆豉(一钱)
  煎送保和丸三钱。
  保和丸方(苦辛温平法)
  山楂神曲茯苓陈皮匐子连翘半夏
  七四、湿甚为热,疟邪痞结心下,舌白口渴。烦躁自利,初身痛,继则心下亦痛,泻心汤主之。
  此疟邪结心下气分之方也。
  泻心汤(方法见前)
  七五、疮家湿疟,忌用发散,苍术白虎汤加草果主之。
  《金匮》谓疮家忌汗,发汗则病痉。盖以疮者血脉间病,心主血脉,血脉必虚而热,然后成疮;既成疮以后,疮脓又系血液所化,汗为心液,由血脉而达毛窍,再发汗以伤其心液,不痉何待!故以白虎辛凉重剂,清阳明之热湿,由肺卫而出;加苍术、草果,温散脾中重滞之寒湿,亦由肺卫而出。阳明阳土,清以石膏、知母之辛凉;太阴阴土,温以苍术、草果之苦温;适合其脏腑之宜,矫其一偏之性而已。
  苍术白虎汤加草果方(辛凉复苦温法)
  即前白虎汤内加苍术,草果。
  七六、背寒,胸中痞结,疟来日晏,邪渐入阴,草果知母汤主之。
  此素积烦劳,未病先虚,故伏邪不肯解散,正阳馁弱,邪热固结。是以草果温太阴独胜之寒,知母泻阳明独胜之热,浓朴佐草果泻中焦之湿蕴,合姜、半而开痞结,花粉佐知母而生津退热;脾胃兼病,最畏木克,乌梅、黄芩清热而和肝;疟来日晏,邪欲入阴,其所以升之使出者,全赖草果(俗以乌梅、五味等酸敛,是知其一,莫知其他也。酸味秉厥之气,居五味之首,与辛味合用,开发阳气最速,观小青龙汤自知)。
  草果知母汤方(苦辛寒兼酸法)
  草果(一钱五分)知母(二钱)半夏(三钱)浓朴(二钱)黄芩(一钱五分)乌梅(一钱五分)
  花粉(一钱五分)姜汁(五匙,冲)
  水五杯,煮取二杯,分二次温服。
  按此方即吴又可之达原饮去槟榔,加半夏、乌梅、姜汁。治中焦热结阳陷之证,最为合拍;吴氏乃以治不兼湿邪之温疫初起,其谬甚矣。
  再按前贤制方,与集书者选方,不过示学人知法度,为学人立模范而已,未能预测后来之病证,其变幻若何?其兼证若何?其年岁又若何?所谓大匠诲人,能与人规矩,不能使人巧;至于奇巧绝伦之处,不能传,亦不可传,可遇而不可求,可暂而不可常者也。学人当心领神会,先务识其所以然之故,而后增减古方之药品分量,宜重宜轻,宜多宜寡,自有准的,所谓神而明之,存乎其人!
  七七、疟伤胃阳,气逆不降,热劫胃液,不饥不饱,不食不便,渴不欲饮,味变酸浊,加减人参泻心汤主之。
  此虽阳气受伤,阴汁被劫,恰偏于阳伤为多。故救阳立胃基之药四,存阴泻邪热之药二,喻氏所谓变胃而不受胃变之法也。
  加减人参泻心汤(苦辛温复咸寒法)
  人参(二钱)黄连(一钱五分)枳实(一钱)干姜(一钱五分)生姜(二钱)牡蛎(二钱)
  水五杯,煮取二杯,分二次温服。
  按大辛大温,与大苦大寒合方,乃厥阴经之定例。盖别脏之与腑,皆分而为二,或上下,或左右,不过经络贯通,臆膜相连耳,惟肝之与胆,合而为一,胆即居于肝之内,肝动则胆亦动,胆动而肝即随。肝宜温,胆宜凉,仲景乌梅丸、泻心汤,立万世法程矣;于小柴胡,先露其端。此证疟邪扰胃,致命胃气上逆,而亦用此辛温寒苦合法者何?盖胃之为腑,体阳而用阴,本系下降,无上升之理;其呕吐哕痞,有时上逆,升者胃气,所以使胃气上升者,非胃气也,肝与胆也,故古人以呕为肝病,今人则以为胃病已耳。
  七八、疟伤胃阴,不饥不饱,不便,潮热,得食则烦热愈加,津液不复者,麦冬麻仁汤主之。
  暑湿伤气,疟邪伤阴,故见证如是。此条与上条不饥不饱不便相同。上条以气逆味酸不食辨阳伤,此条以潮热得食则烦热愈加定阴伤也。阴伤既定,复胃阴者莫若甘寒,复酸味者,酸甘化阴也。
  两条胃病,皆有不便者何?九窍不和,皆属胃病也。
  麦冬麻仁汤方(酸甘化阴法)
  麦冬(连心,五钱)火麻仁(四钱)生白芍(四钱)何首乌(三钱)乌梅肉(二钱)知母(二钱)
  水八杯,煮取三杯,分三次温服。
  七九、太阴脾疟,寒起四末,不渴多呕,热聚心胸,黄连白芍汤主之,烦躁甚者,可另服牛黄丸一丸。
  脾主四肢,寒起四末而不渴,故知其为脾疟也。热聚心胸而多呕,中土病而肝木来乘,故方以两和肝胃为主。此偏于热甚,故清热之品重,而以芍药收脾阴也。
  黄连白芍汤方(苦辛寒法)
  黄连(二钱)黄芩(二钱)半夏(三钱)枳实(一钱五分)白芍(三钱)姜汁(五匙,冲)
  水八杯,煮取三杯,分三次,温服。
  八十、太阴脾疟,脉濡寒热,疟来日迟。腹微满,四肢不暖,露姜饮主之。
  此偏于太阴虚寒,故以甘温补正。其退邪之妙,全在用露,清肃能清邪热,甘润不伤正阴,又得气化之妙谛。
  露姜饮方(甘温复甘凉法)
  人参(一钱)生姜(一钱)
  水两杯半,煮成一杯,露一宿,重汤温服。
  八一、太阴脾疟,脉弦而缓,寒战,甚则呕吐噫气,腹鸣溏泄,苦辛寒法,不中与也;苦辛温法,加味露姜饮主之。
  上条纯是太阴虚寒,此条邪气更甚,脉兼弦则土中有木矣,故加温燥泄木退邪。
  加味露姜饮方(苦辛温法)
  人参(一钱)半夏(二钱)草果(一钱)生姜(二钱)广皮(一钱)青皮(醋炒,一钱)
  水二杯半,煮成一杯,滴荷叶露三匙,温服,渣再煮一杯服。
  八二、中焦疟,寒热久不止,气虚留邪,补中益气汤主之。
  留邪以气虚之故,自以升阳益气立法。
  补中益气汤方
  炙黄(一钱五分)人参(一钱)炙甘草(一钱)白术(炒,一钱)广皮(五分)当归(五分)升麻(炙,三分)柴胡(炙,三分)生姜(三片)大枣(去核,二枚)
  水五杯,煮取二杯,渣再煮一杯,分温三服。
  八三、脉左弦,暮热早凉,汗解渴饮,少阳疟偏于热重者,青蒿鳖甲汤主之。
  少阳切近三阴,立法以一面领邪外出,一面防邪内入为要领。小柴胡汤以柴胡领邪,以人参、大枣、甘草护正;以柴胡清表热,以黄芩、甘草苦甘清里热∶半夏、生姜两和肝胃,蠲内饮,宣胃阳,降胃阴,疏肝,用生姜大枣调和营卫。使表者不争,里者内安,清者清,补者补,升者升,降者降,平者平,故曰和也。青蒿鳖甲汤,用小柴胡法而小变之,却不用小柴胡之药者,小柴胡原为伤寒立方,疟缘于暑湿,其受邪之源,本自不同,故必变通其药味,以同在少阳一经,故不能离其法。青蒿鳖甲汤以青蒿领邪,青蒿较柴胡力软,且芳香逐秽,开络之功,则较柴胡有独胜。寒邪伤阳,柴胡汤中之人参、甘草、生姜,皆护阳者也;暑热伤阴,故改用鳖甲护阴,鳖甲乃蠕动之物,且能入阴络搜邪。柴胡汤以胁痛、干呕为饮邪所致,故以姜、半通阳降阴而清饮邪;青蒿鳖甲汤以邪热伤阴,则用知母、花粉以清热邪而止渴,丹皮清少阳血分,桑叶清少阳络中气分。宗古法而变古方者,以邪之偏寒偏热不同也,此叶氏之读古书,善用古方,岂他人之死于句下者,所可同日语哉!
  八四、少阳疟如伤寒证者,小柴胡汤主之。渴甚者去半夏,加栝蒌根;脉弦迟者,小柴胡加干姜陈皮汤主之。
  少阳疟如伤寒少阳证,乃偏于寒重而热轻,故仍从小柴胡法。若内躁渴甚,则去半夏之燥,加栝蒌根生津止渴。脉弦迟则寒更重矣,金匮谓脉弦迟者,当温之,故于小柴胡汤内,加干姜、陈皮温中,且能由中达外,使中阳得伸,逐邪外出也。
  青蒿鳖甲汤方(苦辛咸寒法)
  青蒿(三钱)知母(二钱)桑叶(二钱)鳖甲(五钱)丹皮(二钱)花粉(二钱)
  水五杯,煮取二杯。疟来前,分二次温服。
  小柴胡汤方(苦辛甘温法)
  柴胡(三钱)黄芩(一钱五分)半夏(二钱)人参(一钱)
  炙甘草(一钱五分)生姜(三片)大枣(去核,二枚)
  水五杯,煮取二杯,分二次,温服。加减如伤寒论中法。渴甚者去半夏,加栝蒌根三钱。
  小柴胡加干姜陈皮汤方(苦辛温法)
  即于小柴胡汤内,加干姜(二钱),陈皮(二钱)。
  水八杯,煮取三杯,分三次,温服。
  八五、舌白脘闷,寒起四末,渴喜热饮,湿蕴之故,名曰湿疟,浓朴草果汤主之。
  此热少湿多之证。舌白脘闷,皆温为之也;寒起四末,湿郁脾阳,脾主四肢,故寒起于此;渴,热也,当喜凉饮,而反喜热饮者,湿为阴邪,弥漫于中,喜热以开之也。故方法以苦辛通降,纯用温开,而不必苦寒也。
  浓朴草果汤方(苦辛温法)
  浓朴(一钱五分)杏仁(一钱五分)草果(一钱)半夏(二钱)茯苓块(三钱)广皮(一钱)
  水五杯,煮取二杯,分二次,温服。
  按中焦之疟,脾胃正当其冲。偏于热者胃受之,法则偏于救胃;偏于湿者脾受之,法则偏于救脾。胃,阳腑也,救胃必用甘寒苦寒;脾,阴脏也救脾必用甘温苦辛。两平者,两救之。本论列疟证,寥寥数则,略备大纲,不能偏载。然于此数条反复对勘,彼此互印,再从上焦篇究来路,下焦篇阅归路,其规矩准绳,亦可知其大略矣。
  八六、湿温内蕴,夹杂饮食停滞,气不得运,血不得行,遂成滞下,俗名痢疾,古称重证,以其深入脏腑也。初起腹痛胀者易治;日久不痛并不胀者难治。脉小弱者易治;脉实大数者难治。老年久衰,实大小弱并难治;脉调和者易治。日数十行者易治;一、二行或有或无者难治。面色便色鲜明者易治;秽暗者难治。噤口痢属实者尚可治;属虚者难治。先滞(俗所谓痢疾)后利(俗谓之泄泻)者易治;先利后滞者难治。先滞后疟者易治;先疟后滞者难治。本年新受者易治;上年伏暑,酒客积热,老年阳虚积湿者难治。季胁少腹无动气疝瘕者易治,有者难治。
  此痢疾之大纲。虽罗列难治易治十数条,总不出邪机向外者易治,深入脏络者难治也。谚云∶饿不死的伤寒,撑不死的痢疾。时人解云∶凡病伤寒者,当禁其食,令病者饿,则不至与外邪相搏而死也。痢疾日下数十行,下者既多,肠胃空虚,必令病者多食,则不至肠胃尽空而死也。不知此二语,乃古之贤医金针度人处,后人不审病情,不识句读,以致妄解耳。按《内经》热病禁食,在少愈之际,不在受病之初。仲景《伤寒论》中,现有食粥却病之条,但不可食重浊肥腻耳。痢疾暑湿夹饮食内伤,邪非一端,肠胃均受其殃!古人每云淡薄滋味,如何可以恣食,与邪气团成一片,病久不解耶!
  吾见痢疾不戒口腹而死者,不可胜数。盖此二语,饿字字,皆自为一句,谓患伤寒之人,尚知饿而思食,是不死之证;其死者,医杀之也。盖伤寒暴发之病,自外而来,若伤卫而未及于营,病患知饿,病机尚浅,医者助胃气,捍外侮,则愈,故云不死,若不饿则重矣。仲景谓∶“风病能食,寒病不能食”是也。痢疾久伏之邪,由内下注,若脏气有余;不肯容留邪气,彼此互争则,邪机向外,医者顺水推舟则愈,故云不死。若脏气已虚,纯逊邪气则不而寇深矣。
  八七、自利不爽,欲作滞下,腹中拘急,小便短者,四苓合芩芍汤主之。
  既自利(俗谓泄泻)矣,理当快利,而又不爽者何?盖湿中藏热,气为湿热郁伤,而不得畅遂其本性,故滞。脏腑之中,全赖此一气之转输,气既滞矣,焉有不欲作滞下之理乎!曰欲作,作而未遂也;拘急,不爽之象,积滞之情状也;小便短者,湿注大肠,阑门(小肠之末,大肠之始)不分水,膀胱不渗湿也。故以四苓散分阑门,通膀胱,开支河,使邪不直注大肠;合芩芍法宣气分,清积滞,预夺其滞下之路也。此乃初起之方,久痢阴伤,不可分利,故方后云∶久利不在用之。
  按浙人倪涵初,作疟痢三方,于痢疾条下,先立禁汗、禁分利、禁大下、禁温补之法,是诚见世之妄医者,误汗、误下、误分利、误温补,以致沉不起,痛心疾首而有是作也。然一概禁之,未免因噎废食;且其三方,亦何能包括痢门诸证,是安于小成,而不深究大体也。瑭勤求古训,静与心谋,以为可汗则汗,可下则下,可清则清,可补则补,一视其证之所现,而不可先有成见也。至于误之一字,医者时刻留心,犹恐思虑不及,学术不到,岂可谬于见闻而不加察哉!
  四苓合芩芍汤方(苦辛寒法)
  苍术(二钱)猪苓(二钱)茯苓(二钱)泽泻(二钱)白芍(二钱)黄芩(二钱)广皮(一钱五分)浓朴(二钱)木香(一钱)
  水五杯,煮取二杯,分二次温服,久痢不在用之。
  八八、暑湿风寒杂感,寒热迭作,表证正盛,里证复急,腹不和而滞下者,活人败毒散主之。
  此证乃伤水谷之酿湿,外受时令之风湿,中气本自不足之人,又气为湿伤,内外俱急。立方之法,以人参为君,坐镇中州,为督战之帅;以二活、二胡合川芎从半表半里之际,领邪出外,喻氏所谓逆流挽舟者此也;以枳壳宣中焦之气,茯苓渗中焦之湿,以桔梗开肺与大肠之痹,甘草和合诸药,乃陷者举之之法,不治痢而治致痢之源,痢之初起,憎寒壮热者,非此不可也。若云统治伤寒温疫痹气则不可,凡病各有所因,岂一方之所得而统之也哉!此方在风湿门中,用处甚多,若湿不兼风而兼热者,即不合拍,奚况温热门乎!世医用此方治温病,已非一日,吾只见其害,未见其利也。
  活人败毒散(辛甘温法)
  羌活独活茯苓川芎枳壳柴胡人参前胡桔梗(以上各一两)甘草(五钱)
  共为细末,每服二钱,水一杯,生姜三片,煎至七分,顿服之。热毒冲胃噤口者,本方加陈仓米各等分,名仓廪散,服法如前,加一倍,噤口属虚者勿用之。
  八九、滞下已成,腹胀痛,加减芩芍汤主之。
  此滞下初成之实证,一以疏利肠间湿热为主。
  加减芩芍汤方(苦辛寒法)
  白芍(三钱)黄芩(二钱)黄连(一钱五分)浓朴(二钱)木香(煨,一钱)广皮(二钱)
  水八杯,煮取三杯,分三次温服。忌油腻生冷。
  〔加减法〕肛坠者,加槟榔二钱。腹痛甚欲便,便后痛减,再痛再便者,白滞加附子(一钱五分),酒炒大黄(三钱);红滞加肉桂(一钱五分),酒炒大黄(三钱),通爽后即止,不可频下。如积未净,当减其制,红积加归尾(一钱五分),红花(一钱)桃仁(二钱)。舌浊脉实有食积者,加楂肉(一钱五分),神曲(二钱),枳壳(一钱五分)。湿重者,目黄舌白不渴,加茵陈(三钱),白通草(一钱),滑石一钱。
  九十、滞下湿热内蕴,中焦痞结,神识昏乱,泻心汤主之。
  滞下由于湿热内蕴,以致中痞,但以泻心治痞结之所由来,而滞自止矣。
  泻心汤(方法并见前)
  九十一、滞下红白,舌色灰黄,渴不多饮,小溲不利,滑石藿香汤主之。
  此暑湿内伏,三焦气机阻窒,故不肯见积治积,乃以辛淡渗湿宣气,芳香利窍,治所以致积之因,庶积滞不期愈而自愈矣。
  滑石藿香汤方(辛淡合芳香法)
  飞滑石(三钱)白通草(一钱)猪苓(二钱)茯苓皮(三钱)藿香梗(二钱)浓朴(二钱)白蔻仁(钱)广皮(一钱)
  水五杯,煮取二杯,分二次服。
  九十二、湿温下利,脱肛,五苓散加寒水石主之。
  此急开支河,俾湿去而利自止。
  五苓散加寒水石方(辛温淡复寒法)
  即于五苓散内加寒水石三钱,如服五苓散法,久痢不在用之。
  九十三、久痢阳明不阖,人参石脂汤主之。
  九窍不和,皆属胃病,久痢胃虚,虚则寒,胃气下溜,故以堵截阳明为法。
  人参石脂汤方(辛甘温合涩法,即桃花汤之变法也)
  人参(三钱)赤石脂(细末,三钱)炮姜(二钱)白粳米(炒,一合)
  水五杯,先煮人参、白米、炮姜令浓,得二杯,后调石脂细末和匀,分二次服。
  九十四、自利腹满,小便清长,脉濡而小,病在太阴,法当温脏,勿事通腑,加减附子理中汤主之。
  此偏于湿,合脏阴无热之证,故以附子理中汤,去甘守之人参、甘草,加通运之茯苓、浓朴。
  加减附子理中汤方(苦辛温法)
  白术(三钱)附子(二钱)干姜(二钱)茯苓(三钱)浓朴(二钱)
  水五杯,煮取二杯,分二次温服。
  九十五、自利不渴者属太阴,甚则哕(俗名呃忒),冲气逆,急救土败,附子粳米汤主之。
  此条较上条更危,上条阴湿与脏阴相合,而脏之真阳未败,此则脏阳结而邪阴与脏阴毫无忌惮,故上条犹系通补,此则纯用守补矣。扶阳抑阴之大法如此。
  附子粳米汤方(苦辛热法)
  人参(三钱)附子(二钱)炙甘草(二钱)粳米(一合)干姜(二钱)
  水五杯,煮取二杯,渣再煮一杯,分三次温服。
  九十六、疟邪热气,内陷变痢,久延时日,脾胃气衰,面浮腹膨,里急肛坠,中虚伏邪,加减小柴胡汤主之。
  疟邪在经者多,较之痢邪在脏腑者浅,痢则深于疟矣。内陷云者,由浅入深也。治之之法,不出喻氏逆流挽舟之议,盖陷而入者,仍提而使之出也。故以柴胡由下而上,入深出浅,合黄芩两和阴阳之邪,以人参合谷芽宣补胃阳,丹皮、归、芍内护三阴,谷芽推气分之滞,山楂推血分之滞。谷芽升气分故推谷滞,山楂降血分故推肉滞也。
  加减小柴胡汤(苦辛温法)
  柴胡(三钱)黄芩(二钱)人参(一钱)丹皮(一钱)白芍(炒,二钱)当归(土炒,一钱五分)谷芽(一钱五分)山楂(炒,一钱五分)
  水八杯,煮取三杯,分三次温服。
  九十七、春温内陷下痢,最易厥脱,加减黄连阿胶汤主之。
  春温内陷,其为热多湿少明矣。热必伤阴,故立法以救阴为主。救阴之法,岂能出育阴坚阴两法外哉!此黄连之坚阴,阿胶之育阴,所以合而名汤也。从黄连者黄芩,从阿胶者生地、白芍也,炙草则统甘苦而并和之。此下三条,应列下焦,以与诸内陷并观,故列于此。
  加减黄连阿胶汤(甘寒苦寒合化阴气法)
  黄连(三钱)阿胶(三钱)黄芩(二钱)炒生地(四钱)生白芍(五钱)炙甘草(一钱五分)
  水八杯,煮取三杯,分三次温服。
  九十八、气虚下陷,门户不藏,加减补中益气汤主之。
  此邪少虚多,偏于气分之证,故以升补为主。
  加减补中益气汤(甘温法)
  人参(二钱)黄(二钱)广皮(一钱)炙甘草(一钱)归身(二钱)炒白芍(三钱)防风(五分)升麻(三分)
  水八杯,煮取三杯,分三次温服。
  九十九、内虚下陷,热利下重,腹痛,脉左小右大,加味白头翁汤主之。
  此内虚湿热下陷,将成滞下之方。仲景厥阴篇,谓热利下重者,白头翁汤主之。按热注下焦,设不瘥,必圊脓血;脉右大者,邪从上中而来;左小者,下焦受邪,坚结不散之象。故以白头翁无风而摇者,禀甲乙之气,透发下陷之邪,使之上出;又能有风而静,禀庚辛之气,清能除热,燥能除湿,湿热之积滞去而腹痛自止。秦皮得水木相生之气,色碧而气味苦寒,所以能清肝热。黄连得少阴水精,能清肠之热,黄柏得水土之精,渗湿而清热。加黄芩、白芍者,内陷之证,由上而中而下,且右手脉大,上中尚有余邪,故以黄芩清肠胃之热,兼清肌表之热;黄连、黄柏但走中下,黄芩则走中上,盖黄芩手足阳明、手太阴药也;白芍去恶血,生新血,且能调血中之气也。按仲景太阳篇,有表证未罢,误下而成协热下利之证,心下痞硬之寒证,则用桂枝人参汤;脉促之热证,则用葛根黄连黄芩汤,与此不同。
  加味白头翁汤(苦寒法)
  白头翁(三钱)秦皮(二钱)黄连(二钱)黄柏(二钱)白芍(二钱)黄芩(三钱)
  水八杯,煮取三杯,分三次服。